管理我的频道

他的百年人生每一段都精彩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同途”,杨振宁先生在百岁华诞上的讲演引起社会共鸣。 他以和物理学家邓稼先先生相识、相知超过兄弟关系的故事。 告诉大家,“人长久”,最最重要的是能够“共同途”。 在22年前,我有机会访问杨振宁,那时已经从他的言语中体会到,为“千里共同途”,他有千年寻一回的心灵期盼。 


海外的媒体都在评论称: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中央研究院院士杨振宁22日在北京庆祝百岁华诞,并在清华大学发表演说,内容提到1971年访问“新中国”是他人生中极为重要的一段,令人感受至 深。其实,如果去查一查杨振宁的历史,他的人生每一段都是极为重要、极为精彩的一段。 


杨振宁4岁认字3000多个,5岁会背《龙文鞭影》。他回忆自己小时候爱看《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小说,但那时对《红楼梦》没有兴趣。杨振宁从小兴趣广泛,尤其是中学时候读到的詹姆斯·金斯的《神秘的宇宙》(The Mysterious Universe)对其影响很大。中学时期,他就对父亲说过:“我长大了要争取得诺贝尔奖!” 一语成谶,真获得了195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成为最早的华人诺奖得主之一,背后就有他不断精彩的人生。 


他也是目前唯一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这一段一段碎片化的人生,有哪段不是极为重要、极其精彩的一段?! 


相约赴京采访杨振宁


我曾有过见证杨振宁重要人生的时刻。 那是1999年的秋天,我从香港特地飞往北方,相约在北京采访杨振宁教授。 北京的秋天还真是"凉爽"。 在香港还只是件单衬衣,到北京必须加厚了。 


 


一下飞机,我就急忙赶往北京市中心王府井,杨先生在那儿刚结束会议,可以有一点时间和我聊一聊中国的科技发展。 


 


1999年5月,杨振宁在200多位科学家欢送下,离开执教了33年的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来到中国。实际上,仅那一年,杨先生已经有4次回祖国的经历,他踏足中国大陆,也穿梭两岸三地,  为中国的科技发展奔波。 


 


那时,中国的改革开放还处于摸着石头过河阶段。中国的科技发展,主要关心的还是掌握技术的人才发展。杨振宁作为李嘉诚先生所赞助的“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专家评审委员,这一次刚刚参加完第二次评审会议。 


 


1998年,李嘉诚先生出资6000万元人民币,支持国家教育部设立了“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以每年每人奖10万元津贴,在高等院校设立特聘教授制度。杨振宁这一次是第二届评审了150位特聘教授,前一届是70多位。 


 


上世纪末,每位获聘教授一年可以增加10万元,奖励,在当时,那是一笔很可观的收入。 


 


随口所谈就是一篇文章


到了酒店大堂后,我让酒店服务员通知杨振宁先生。杨先生让我在大堂等一会。没多久,他自己拖着行李箱下电梯。我迎了上去,杨先生指了指门口,原来有车已经在酒店门口等着他了。 


穿着便装,杨振宁走起路来显得很精神。上来和我握了握手,然后说,我们上车去学校。 


上了车,杨振宁开口就说,“就车上聊好吧?” 我当然没有意见,拿出录音笔就问开了,从这次评审开始,到中国科技发展的梦。 


一个物理学家,最拿手的就是逻辑,向教杨振宁提问,他的回答都非常有针对性,尤其是极有逻辑性。前一句和后一句,没有拖泥带水啰哩啰嗦的。车上访谈近1小时,回来听录音,基本上无须整理,就是一篇完整的专访文章了。 


杨振宁剖析科技强国梦。那时,他就提出要吸取台湾留学生回台贡献的经验。一开始,他就强调,科技是时代发展的标志,最重要一点是与经济发展关系密切,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要非常清楚这一点。 


然后他又告戒,科技推动经济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加强国防。“今天,国际上的军事竞争是高科技竞争,希望中国政府对此特别重视。” 在他看来,二十一世纪的世界还很不穏定,要提高国防的警惕,国防更能体现代科技的水平,国力的表现。他拿邓小平说的话突出重点。邓小平就曾说过,没有“两弹一星”就没有中国今天在国际上的地位。  “加强国防实力,中国才能继续发展”。 


他赞赏李嘉诚先生的“长江学者奖励计划”,认为这一计划的实施,既对国内热心教研人士是极大的鼓励,待遇有了很大的提高,又可以让海外华人了解,国内现在埋头苦干、作出成绩的学者很多。杨振宁觉得这计划利国利民,一举两得。 


现在开始决定留在中国


1979年开始,中国开放海外留学,也有不少人学成不回国的。杨振宁劝说国家领导人不要着急,把眼光放远一些。第一,必须派留学生出国,以最快的方式学习最新的知识;第二,出去的留学生会有人留在海外,但最后的结果对中国有利。  “今天,还有多半留学生不回国,但回来的百分比在增加。  ”


他举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欧洲有些国家都有同样的现象,这"称作脑力丧失。可后来,欧洲经济条件改变了,不少人就回去了。  ”


交通拥堵一直是北京的难题,那年代还没有什么高架路,从市中心王府井到清华大学,足足走了1个小时,我们聊了很多。杨振宁一个人住在清华园,那时他就表明,现在开始就留在中国了。希望能把最新、将有重要发展的领域介绍给年轻人。 


到了校园,杨振宁让我先别离开,陪他一起在校园里走走,我们一起在校园拍了合照。他还特地带我去清华园里的“成志学校”看看,这是杨振宁小时候求学之地,至今旧址尚在。 


杨振宁1933年在成志小学毕业,到1999年一晃离别60多年。如今再回到清华,人生走了一个大圈。虽然,杨振宁又回到了他求知的起点,不过,在人生的路途上,他翻过了十分精采的每一页。 


如今,百岁杨振宁上了年纪,书写的人生却依然精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