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香港年内移离近9万人 医学教育人才流失重灾

文/纪硕鸣


过去一年,香港总体人口减少,跌幅为1.2%。同期有近9万人离开香港,医学界及教育界成为重灾区。专业人士纷纷出走将影响优质服务,长期来说,海外留学的华人及内地专业人士都可以成为人才补充之源。短期还得留住人才。


香港本就是移民社会,每年都有来来去去的移民,见怪不怪了。近一年来,媒体零零碎碎的不断报导香港出现移民潮,却仍然所见,香港街头人声鼎沸、熙熙攘攘,没见到潮起潮落。直到身边有熟悉的人离港了,你才会有香港移民浪潮席卷而来的感受。


近9万人离开香港


上周,听说一位知名的媒体朋友辞去本来衣食无忧的电视台工作,已经全家离开香港到了国外,无声无息,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会走。一位熟悉的优秀律师,上周也辞去薪金丰厚的收入,离开曾经工作、生活稳定的香港,率全家走了。大包小包的行李托运了一大堆,应该是长期弃港的安排。


香港政府统计处发表的数字显示,今年年中香港人口的临时数字约为739万人,与去年年中人口约748万人相比,一年减少87,100人,跌幅为1.2%。统计处指,人口下跌由自然减少及香港居民净移出组成,期间出现11,800人的自然减少,出生人数为38,500人,死亡人数为50,400人。另一方面,过去这一年,有89,200人移离了香港。


离港的原因形形色色,离走的香港人自然不能都断定是移民。港府更解释,香港居民以工作和读书等各种目的进出香港的流动,概念上与移民不相同,而疫情前已离港的香港居民,可能选择续留外地或因航程受阻未能返港,这些因素都可能导致录得港人净移出。


港府希望淡化移民,减少负面观感。但移民潮是实实在在的存在,香港专业人士的流失更值得关注。香港医院管理局主席范鸿龄表示,过去一年全职医生及全职护士流失率分别为4.6%及6.5%,流失率上升的部分原因是移民引致,形容情况令人忧虑。


按公立医院医护人手及流失率计算,过去一年流失的医生约有300人,护士更超过1,700人。


影响香港的优质服务


教育界也是人才离港重灾区,据估计,教师流失人数超过千人。而香港中小学总数约千间,有调查显示,1,178名受访的中小学、幼儿园及特殊学校的教师和校长中,约20%人有计划辞职或提早退休,并离开香港教育界,另有20%人表示倾向离开。


直资学校议会主席陈狄安表示,据他了解,今年学界教师流失率的确较以往增多,平均每间学校流失5至6名教职员,甚至有学校20多名教师离职。教师行业讲求经验,部分新入职教师需由年资较深的教师带领,若流失情况持续,恐怕会对教学造成影响。


而香港学校在校生的数字,可能要在香港9月开学才会显示。香港媒体引述教育局统计显示,截至去年10月,中小学一年内流失约15,400名学生。该报按局方最近公布的2020/21年度《学生人数统计报告书》数字推算,小学3年来首次出现学生净流失,跌幅约1.6%;中学流失率扩大至2.84%。以往学生流失集中在高中,情况在去年蔓延至小学,小一以外每级都有学生流失。


坊间有个传闻,某学校一班20个学生,开学后可能会少了12名学生。


香港是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也是全球服务业主导程度最高的经济体之一,2019年,香港服务业占GDP 93.4%。服务主要靠人才,香港可以向全球提供优质服务,是因为香港的专业人士的优质。如今,有顶尖专业人士离去,带走的一定是香港的优质服务。医疗界及教育界势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


医护移民潮加剧公营医疗人手紧张,更祸及病人治疗安排。有消息指,儿童医院心胸外科一名资深医生10月底将离职移民,但团队内其他医生因缺乏做复杂手术的经验,或未有足够资历可处理复杂心脏科手术。


患先天性心脏病的“小铁汉”Kansas是这位资深医生的病友,最近就面临困境。他曾接受5次心脏手术,其中两次为较复杂的单心室循环手术,皆由皆由该名医生完成。目前已完成首两阶段手术,剩余第三阶段,正在排期,并进行心导管检查。他原计划在今年底进行高风险的“最后一仗”、即第三阶段的心脏手术,现或面临主刀医生的变数,家人感到无助。


受影响的自然不仅仅是Kansas一个,上周就有朋友告知,孩子排期十一月的手术,因医生离港,不知到时会如何,不行的话只能变卖房产,到该医生移民的国家去做手术。


移离香港高峰期尚未出现


近9万港人过去一年净移出香港,引发各界关注移民潮对人力市场的冲击。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教授叶兆辉表示,过去10年的人口统计数字从没有上述情况,担心这一波移民潮还没全面反映,今年下半年至明年才是港人离港高峰期。他又指,今次移民潮多是一家大小举家离开,这些家庭的成年人多是香港人力市场的中层技术及管理人才,大量中流砥柱离开香港,或令人力市场青黄不接,促政府正视及承认移民潮的影响,为香港吸纳人才。


叶兆辉表示,移民需时准备,估计下半年至明年才是香港移民离港的高峰,之后一至两年希望能够稳定下来,减少人才外移。他认为大量中层技术劳工离开香港,对香港的劳动力市场有影响,政府应正视移民潮的影响,并研究怎样补充人力。


其实,一下子要补充几万人不容易。香港人才流失,优质服务流失也就失去原有的优势。


香港是易居城市,生活环境有一定的吸引力。可以吸引海外华人和内地人才,这是长远的考量,短期还是需要考虑留住人才,减少外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