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新香港人组党要重建香港

清华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副理事长、全国政协委员、丝路金融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李山是香港人。2020年清华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年会暨“国家治理的全球视野”学术论坛于清华大学法律图书馆顺利举办,李山作为嘉宾发表讲话,透露一个信息,今年三月,成立了“紫荆党”,要在香港参政议政。一批非本土出生的新香港人组建政党,这绝对是新鲜事。面对香港的堕落,新香港人要么离它而去,要么奋战不懈,重建香港!


李山,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学士和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经济学硕士、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曾任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银行外区衍生证券交易经理、美国高盛投资银行国际经济学家、研究部执行董事和投资银行部执行董事、国家开发银行投资银行筹备领导小组副组长、美国雷曼兄弟公司中国业务董事总经理、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总裁、三山投资公司合伙人、清华大学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现任丝路金融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


1998年4月,为了当年和朱镕基总理的一个承诺,李山毅然辞职回国,参与筹备国家开发银行投资银行。当选2002年度中国十大金融风云人物。


老家四川,但李山是香港永久居民,这儿留下他和家人二十多年生活磨炼的经历。所以,香港是他的家,像很多香港市民一样非常关心也担心香港的前景。他,也可以称为新香港人。


去年,清华国家治理研究院年会,李山提了一个大胆的设想,香港应当建立新的政党,把爱国爱港的新力量团结起来,为香港做一些事情。当然,这不是第一个新香港人提出的构想,但他却是第一个让这一构想变成了现实的新香港人。


今年的年会上,他告诉大家,联络了一些新香港人,在“今年3月1日向共产党创党学习,在香港找了一条船,在维多利亚海湾成立了一个政党,这个政党名字叫紫荆党。”


紫荆党的《建党宣言》借用了清华校歌中的一句话,提出“共建香港、无问西东”的倡议,意思是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团结香港最广大的市民,无论其政治光谱,共同建设美好家园。但前提是要拥护“一国两制”、爱国爱港、坚守法治、反对社群歧视。


难能可贵的是,在香港遭遇反修例引起的社会撕裂、在香港建制力量遭遇滑铁卢、在政府面对香港困境需要援手时……,一批新香港人终于站了出来,他们是各自专业领域的精英,不甘香港走向衰败,要参与香港建设,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


香港发展需要新香港人


香港百多年前开埠,从一个小渔村发展成繁华都市,大量的人才出现大多是外来移民,正是不同时期不断进入香港的这些“新香港人”,成为推动香港都市发展的力量。回归以来,香港又到了社会转型时期,从纯商业社会过渡向科技知识型经济及民主政治社会,时代的变迁又一次呼唤新香港人。 


2011年人口普查显示,香港700万人口中的四成以上是非土生土长的外来人口,他们来自世界各地,但主要的还是华人世界。有中国内地、台湾、新加坡,以及全球各地背景,尤以中国内地背景的居多。即使现今过半数香港人在香港出生及成长,大多也是自1945年后中国内地及世界各地的华人新移民的后代。可以说,香港的发展离不开这些非土生土长的新香港人。 


中英联合声明发表后,香港进入了一个回归祖国的准备期,一个时代带有更多政治因素的转变,催生了新一代香港人,从那个时候开始,香港社会带有明显的回归痕迹,这个时期移民的新香港人,多少也带有这样一种时代烙印。


以1984年《中英签署联合声明》签署确定香港回归为分水岭,大批来自中国大陆乃至世界各地的“新香港人”移民香港,这个群体注定会是香港商业社会走向政治民主发展的新力量。


不过,转型期中,这批新香港人遗憾的成为了沉默的大多数。


今天,“新香港人”这个名称已经不再陌生,香港电台拍摄“铿锵集:新香港人”;香港经济日报开设“新香港人”专栏;还有人专门撰写“新香港人”书籍。同时,也有不少人不喜欢,并在报刊撰写《我们不要这样的“新香港人”》。但无论如何,这个群体的存在及其为香港所作的贡献不容忽视。 


从参与香港经济商业活动到在香港政治舞台崭露头角,新香港人正在成为这个社会的重要力量。香港转型,日趋政治化,政治光谱有所改变。面对近年来香港本土主义的激进势力,新香港人会在香港一国两制下重新定位中成为本土激进势力的对手,成为政治香港的主导力量。没有身份认同的困惑,无论在选举期间还是在香港面对激进分离者时,在香港的政治社会转型中都必须发挥重要作用。


“新香港人”不是过客


在香港进入回归转型期移民来的新香港人,有一些共同的特点:一是殖民色彩少,没有身份认同的困惑;二是相对理性,比较少暴力、激进;三是不管有大陆背景、台湾背景还是新加坡背景,大多对政治斗争耳濡目染,有自己争取权益的方式;四是尊重和认同香港的核心价值;五是虽然不在香港出生,但绝对认为香港人应为香港作贡献,同时也会兼顾大陆文化,因为他们是主人而不是过客。


新香港人是不同时期的主力。香港开埠时,广东一带移民来到小渔村,早年的苦力、建筑工人,福建下南洋的劳工赚钱后又回流到香港的投资人,他们是开拓者。


战乱时期,孙中山出现,成为香港何去何从的推动人。孙中山和香港的关系密切,他的中学教育,部分在香港接受,而大学阶段,则在香港大学前身香港西医书院度过。投身革命后,孙中山曾多次到港,并以香港为策划反清起义的基地。1923年2月,孙中山最后一次到港,曾在香港大学演讲说:“从前人人问我:‘你在何处及如何得到革命思想?’吾今直言答之革命思想系从香港得来。”那个时代是开启中国革命的时代,孙中山就是那个时代的新香港人。


李嘉诚、董建华、邵逸夫、金庸等香港政商文化界名人,是他们那个时代的新香港人,在中国这片最自由亦最具法治的土地上,顺应商业的香港,参与编织商业香港的美丽梦想,他们成为商界翘楚。不同时期的新香港在他们所处的社会中发挥不一样的作用。他们是那个时代的精英,只不过,在殖民时期,不需要参加政治及社会活动,更多的是在商业领域展现自己的才华。


回归以后的香港社会,政治气氛越益浓烈,虽然新香港人比较重视商业机会,但不能否认的是香港社会政治化趋势,不能主宰政治命运,商业机会也会丧失。所以一方面回归以后新香港人在不断增加,另一方面,热心投入政治及社会活动的新香港人也必须增加。


新香港人是重建香港的主力。回归的新时代开始,香港注定有了不同的使命。随着香港回归的脚步,越来越多不在香港出生成长、不会说广东话(或不会说地道广东话)的全球华人精英来到香港,在香港不同领域开始掌握主导权,缔造新一页的“新香港人”传奇。


李山等有抱负的一批新香港人走上政治舞台,担当起时代的责任,成为香港发展推陈出新的政治人才,这是香港重新出发的良好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