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逾二千万租金无法收取的背后

       五年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15-2020)》设定了中国法治目标,承诺“2020年基本建成法治政府”。就在中国百姓盼望期待的2020年到来时,元旦钟声敲响前的一刻,上海投资生活了30多年的80开外台商曹晨平,却收到了一纸不能体现法治精神的民事判决书。这个判决在某种程度并不代表主审法官的意志,完全因为一份来自上上级法院的要求协助执行通知书。


        那是2019年12月30日即将跨入法治新一年前夕,上海市长宁区法院赶在2020来到前,向台资企业上海汉中皇国际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称汉中皇)下达了一纸民事判决书。曹先生是汉中皇的法定代表人,因涉担保抵押,汉中皇位于上海市长宁区江苏路40号的大楼被平安银行申请保全,租客上海韩匠摄影有限公司(下称韩匠)明知平安银行上海分行主张房租优先受偿权被法院驳回,仍拒绝及拖欠支付租金,汉中皇请求法院判决租客依约支付租金,法院却作出法院收下租金的判决。


  法院判决业主汉中皇无权主张收取租金,平安银行也不是租金的受偿人。业主与租客为租金诉讼官司打了整一年,韩匠拖欠的巨额租金过千万,成无主租金,被长宁法院判决汇至法院代管款账户“揽入腰包”。而判决生效以后的租金,亦成为无主款项,判决并没有指明,接下来的租金如何支付,这意味着韩匠公司可以无偿使用整幢楼,判决至今十多个月过去了,累积的租金逾二千万,业主收不到一分钱的租金。


  台资企业汉中皇仍是大楼实质上合法业主,但其出租所得的合法租金在上海法院的判决下变成了罗生门。况且,一年前,上海高院已经否定了平安银行要求查封租金的申请。


  出生上海,小时离开祖国去美国,转而来到台湾,又回到上海生活的曹先生有一种堕入法治黑洞的困挠,曾经法治昌明的上海,怎么会有一只法外之地的手在背后暗中操弄?


(一)


  其实,在租金审理过程中,长宁法院的主审法官开始的态度很明确,用者自付。在开庭、调解过程中,倾向韩匠需要向业主支付租金。据悉,就在审理的最后阶段,法院收到来自上海高院的指令,“让汉中皇撤诉,不同意撤诉也不能将租金判给汉中皇。”


  随后的2019年12月16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直接向长宁法院发出(2018)沪民初38号“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暂缓向上海汉中皇国际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发还上海韩匠摄影有限公司交付你院的上海市江苏路40号1幢房屋的租金。”


  不过,此时,韩匠根本就没有将租金交付长宁区法院。是高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发出后,法院才要求韩匠将款项汇入法院指定账号,共分二次汇款。12月19日汇入1,000万,12月20日又汇入118.6856万,构划的是一幅先画靶再射箭的图画。


12月24日,长宁法官约见汉中皇的代表律师,告诉收到了高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但只能口头通知当事人,不能看原件,更不能拍照、复印。让当事人感到莫名的神秘。


2019年12月30日,长宁法院作出民事判决书,其中专门提到,“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向本院发送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暂缓向原告发还韩匠公司向本院交付的涉讼房屋租金(自2019年7月4日起的租金‘此处日期有误,应该是2018年’,此前租金不在此限)”


  很明显,本案的司法古怪都出在这一份“协助执行通知书”。


  这违反了一般只有承办法官可以提出协助执行要求的申请。带着疑虑,律师找到上海高院抵押担保案的承办法官。承办法官明确告知,未曾提出协助执行要求,亦不清楚此事,可以去询问执行庭。而执行庭也一头雾水,称要查询一下。至今,法院也没有明确告知,请求执行人到底是谁?!


  因抵押担保,汉中皇的房产被保全查封,但在整个担保案件中属第五担保人,所有担保的价值远高于借款,如再查封租金明显属于过度查封。因此,律师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这笔租金究竟应该归属于谁?判决之后的2020年开始的租金该由谁来收?法院无法就此作出明确答复。


  律师指出,事实是,汉中皇涉贷款担保案,高院民庭庭审至今没有作出汉中皇需要承担责任的判决,并因故已经暂停审理,属债权及抵押权待定期间,法院无权剥夺业主收取租金的权利!


  再则,长宁法院早前在驳回平安银行上海分行申请参加诉讼及主张租金裁定书中认为:“本案系出租人汉中皇公司向承租人韩匠公司主张租金及违约责任的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所涉房屋在起诉人(平安银行)另行起诉案外人和汉中皇公司的借贷案件中被法院查封,该案尚在审理过程中,起诉人(平安银行)享有的债权不明确,汉中皇公司是否需以涉讼房屋承担抵押担保责任待定”。上海一中院支持长宁法院裁定理由,驳回平安银行上诉。


  现在,长宁法院又以上海高院协助执行通知为据,将“暂缓发还”判成“无权收租”,还不准曹晨平及代理律师看一眼协助执行通知书,互相矛盾。


  让当事人不解的是,长宁区法院与上海市最高院隔着几层关系,基层法院的案件审理期间,上海高院为什么会来直接进行干预,案件背后究竟有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令上海高院走上了前台?


      更何况,2020年1月24日,上海市银保监局就该起贷款案作出调查后,向平安银行上海分行作出“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通知书指“我局在对上海汉中皇国际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反映你分行放贷等举报事项的核查中发现,你总行原现代物流金融事业部落账你分行的相应业务存在以下贷前调查不尽,贷后管理不到位等问题”,并详细列出四个方面的问题。


  上海市银保监局并于2020年10月14日,向汉中皇发出告知,已经受理了要求对平安银行上海分行贷款违规问题予以行政处罚的相关事项。


(二)


     涉案的物业位于上海市长宁区江苏路40号,这幢楼宇整幢出租。曹老先生一家没有其它收入,租金是他的收入来源,员工、一家老小的生活开支都在此。如今,一纸判文,长宁法院因收到上海高院“扣留租金”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剥夺了曹先生收取租金的权利,也把他一家的生计判得没有着落。


       原来家中的佣人要缩减、变卖了私家车、长期私人垫付公司员工的工资,已经到了山重水复疑无路,只待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时。


       曹晨平退休后,他选择在中国大陆上海和家人安享颐年。1995年成立公司、获批租土地,在上海江苏路 40 号独资建造“汉中皇国际商务大楼”,整幢五层楼房出租成为支撑他晚年生活及安顿跟随多年员工支出的重要资源。他合法经营,按时交税,一直相安无事。


      2013年9月汉中皇公司与韩匠公司签订租赁合同,汉中皇公司把江苏路40号房屋出租给韩匠公司,为期十年。租金按年递增,平均年收益近千万人民币。合约写明,韩匠公司应于每月25日支付汉中皇公司下月租金。逾期支付租金,按应付租金额每日0.2%支付违约金。


      2014年12月,汉中皇公司名下上海江苏路40号为宁夏盛世荣华公司与平安银行七亿元贷款抵押担保。该担保案有十家公司资产担保涉案,汉中皇公司是案中排最后的担保者。


      2018年6月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受理平安银行上海分行诉盛世荣华公司、汉中皇等公司的贷款及抵押担保合同纠纷案,2018年7月2日裁定查封汉中皇抵押担保房屋。


       租客韩匠公司拒收法院送达汉中皇诉讼材料及庭审通知,致曹晨平及汉中皇公司未收到起诉书下缺席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值得关注的是该案的借款人盛世荣华公司实际控制人朱一栋因涉案被上海公安机关羁押,上海高院并没有将庭审传票送达被羁押的朱一栋。


     平安银行上海分行2018年9月擅自致函租客韩匠公司,表示自法院查封涉讼房屋之日起的租金,由平安银行上海分行收取,要求韩匠公司停止向曹晨平支付租金,改向平安银行上海分行支付。同年10月,韩匠公司通知汉中皇公司,以房屋被法院查封,以及平安银行函告为由,停止应于每月25日支付的下月租金。   


     这时,曹先生才得知涉案,大楼被诉讼保全,赶紧聘请律师赴上海高院查询,获悉该案已缺席审理。汉中皇公司即向韩匠复函列述查封不及于租金法律规定,要求依约支付租金。


       2018年11月12日,平安银行向上海高院提出补充查封租金诉讼保全申请书,11月23日上海高院召集平安银行及汉中皇公司听取意见,汉中皇公司以超标查封为由提出异议。汉中皇公司提供抵押担保房产江苏路40号房产已被查封,平安银行再申请补充保全汉中皇租金,属超标保全。另外,上海高院已查封、冻结、扣押将近人民币10亿馀元其他抵押担保人房产,实际查封扣押资产已明显超过平安银行诉讼请求本息。


      2018年11月23日庭审后,上海高院接纳汉中皇的意见及相关理据,没有准允查封租金。尽管案情涉及借贷纠纷及租金归属,上海高院已经明示不支持查封租金。


      2020年1月24日,上海市银保监局就该起贷款案作出调查后,认定贷款涉及严重违规,向平安银行上海分行作出“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汉中皇正循受骗、担保合同无效维护自身权益。


   被代表律师视为完全不合法的“判决”,违背了最起码的法理依据、事实和人文精神。如今,租赁合同合法有效,曹先生仍然是该物业的业主,要承担整幢楼宇的治安、消防等属于业主负责的安全责任,但他应有的业主权益却被法院剥夺了。企业没有收入,业务运作停顿,员工工资发不出,税金无法交纳,生活陷入困境。这背后是一个又一个凄惨的故事。


(三)


     上海市高院没有支持的租金争议事宜,长宁法院先后作出的裁定及判决自相矛盾冲突,令本一个很简单的案子,却生出诸多疑团。用者自付,租了房自然要交金;房子抵押了,所值肯定抵上所欠,租金再查封就是过度查封了;上海高院一年多前没有下达查封租金的裁定,又以一纸执行通知书代替了。一幢商厦租金归属,在上海高、中、区法院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好几回,至今不明不白!除了法院,没有赢家,却严重损害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当事人认为,如果有法律依据,上海高院应该直接下达查封租金的裁定,或者直接作出租金归属的判决。但时隔一年,上海高院以已查封汉中皇公司江苏路40号商厦为名,再以协助执行通知书替代裁定,长宁法院依此截留巨额租金,实质是变相查封汉中皇企业应得。超出汉中皇公司抵押担保限额,属过度查封。


     这还没完,长宁法院只是收了租客韩匠到2019年12月租金。韩匠仍在继续使用上海江苏路40号的商务大厦。2020年开始的租金该如何交?交给谁?法院的判决中没有说。是否仍然要再打一场官司?但法院的判决剥夺了曹晨平的业主权益,表明业主无权再追讨租金,那么韩匠则一直可以无偿使用大楼?


     律师认为,查封租⾦裁定应当送达被执⾏⼈,《最⾼⼈⺠法院关于⼈⺠法院⺠事执⾏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1条规定:“⼈⺠法院查封、扣押、冻结被执⾏⼈的动产、不动产及其他财产权,应当作出裁定,并送达被执⾏⼈和申请执⾏⼈。”上海⾼院以协助执⾏通知书替代查封租⾦裁定的做法,不符合法律规定。上海⾼院拒绝将替代查封租⾦裁定的协助执⾏通知书送达汉中皇公司,违反法律规定,剥夺汉中皇公司有权收到查封租⾦裁定书的诉讼权利。


     年届高龄的台商曹先生,怎么也没有想到,最初率台湾法律代表团为两岸法治建设来到大陆,再到上海合法投资经营数十年,却一不小心堕入了以违法判违法的司法黑洞。


(四)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21条规定:“查封、扣押、冻结被执行人的财产,以其价额足以清偿法律文书确定的债权额及执行费用为限,不得明显超标的额查封、扣押、冻结。”


     对此,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孟祥在2020年1月2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对于有效防控超标的查封问题,总原则是坚决禁止超标的查封、保全,违者一律追责,严肃处理,决不姑息。”孟祥表示:查封被执行人的财产以其价额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权额及执行费用为限,不得明显超标的查封。发现超标的查封的,人民法院应当依照被执行人的申请或者依职权及时解除超标的部分。


     曹先生感叹的是,作为早期的两岸统一支持和捍卫者,在大陆生活了三十年,一不小心掉入了大陆“司法黑洞”。在已经走入法治政府的2020年,他收到的却是一张与法治政府相违背的判决。高院的法官明知自己不能作出查封租金的裁定,以一纸协助通知书替代裁定;长宁法官心知肚明,却也推诿责任将所谓暂缓发还判决为无权收租及法院代收。看上去头头是道讲法,实际上让你掉进了一个谁都可以不负责的司法旋涡。


  相关法院和办案法官不是想方设法依法审理案件,而是如何保全自己、对上交待。至于当事人合法权益、他的生计,法律规定,则成为空话!都说法律不外乎人情,是因为在是非之中要守护人类的基本情感,追求公平与正义的人情,给予慈悲与宽恕的人性。一个在抵押担保案中的受骗老人,法院却冷漠的在是非未理清前,剥夺了受害者的权益和生计。法律中的人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