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未来二个月 中美关系重大考试

美国进入后选举阶段,宣布胜选的拜登已经着手组建内阁团队,但特朗普没有放下手中权力,他拒绝承认落败,一方面依靠律师团队在多个州打官司,一方面依然大动作不断,他对外出手香港,制裁4名官员,对内更换重要官员。美国大选余波未平之下,难道特朗普已进入最后的疯狂?对此,有外媒认为,特朗普卸任前,其政府内的对华鹰派人物可能会放手一搏,出招压缩拜登上台后的政策调整空间,未来两个月对中美关系来说会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随着拜登宣布胜选,特朗普的任期可能只剩下两个多月,回顾近代美国总统于白宫的最后时光,他们都有不同的选择。克林顿(Bill Clinton)推动以巴和平方案;小布什(George W. Bush)强推被认为不利环保的法例;奥巴马(Barack Obama)则驱逐俄罗斯外交官员。


那么特朗普呢?有人相信他可能会行使总统权力提出赦免,但是从他近期种种的动作显示,特朗普依然没有放下手中的权力,依旧在对内对外出手,包括制裁4名涉港官员,同时解雇国防部长。特朗普还加大对拜登的反击力度,他拒绝承认败选,亦没指示总务署展开过渡程序,白宫发言人麦克纳尼也说,距离选举结束还有漫长路程,又指特朗普阵营刚刚开始程序,以获取准确及诚实的点票程序。


还有消息称特朗普阵营在当地9日,入禀宾夕法尼亚州的联邦法院,寻求紧急颁令,禁止州政府官员确认拜登在该州当选。此外,特朗普团队会在诉讼期间,举办一系列大型集会要求重新点票。


在特朗普最后阶段不断祭出“疯狂举动”之外,BBC认为,最后两个月内,其政府内的鹰派人物可能会放手一搏,继续打“中国牌”,进一步推动对华制裁,造成中美关系难以挽回的损伤,这引起北京担心。在未来两个月内,特朗普政府还会展开哪些动作,引发关注。


对外宣布制裁4名涉港官员


当地时间9日,美国国务院宣布,制裁4名涉港官员,包括港澳办副主任邓中华、驻港国安公署副署长李江舟、香港警务处国家安全处高级警司李桂华、香港警务处副处长刘赐蕙,理由是因应香港国安法的实施等行动。美国财政部在网站,公开4人的个人资料。


国务卿蓬佩奥指,有关官员将禁止入境美国,他们在美国的资产将受到冻结。他表示,呼吁北京履行在“中英联合声明”中所做出的国际承诺。美国8月曾宣布制裁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警务处长邓炳强等11名官员。


对此, 香港政务司司长张建宗表示,美方的制裁行动野蛮,对美国干涉香港事务影响内政,感到不合理及不能接受。


对内开始选后清算


继续对华强硬则是一个方面,特朗普还开始解雇他的眼中钉。特朗普在任期内经常解雇官员,能够做足四年的高官少之又少。美媒Axios曾引述两名知情人士指,特朗普选前心目就有了一张“处决名单”,想于胜选后执行。但如今就算没有胜选,特朗普依旧毫不迟疑继续执行他的想法。路透社报导指出,特朗普可能希望在卸任前最后几个月,来整顿他的执政团队。


当地时间10日上午,特朗普通过推特宣布,开除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由国家反恐中心主任克里斯托弗·米勒(Christopher C. Miller)担任代理国防部长一职。根据美国国防部官网的介绍,接任防长的米勒是经验丰富的军官,在特朗普任内,他曾担任总统特别助理及白宫国安会的反恐高级顾问。


关于特朗普对前防长埃斯珀不满的传言已萦绕多时。埃斯珀与特朗普过去一段时间不断产生歧见。特朗普在今年夏天的示威活动期间,曾威胁要动用军队去镇压示威群众,但埃斯珀却批评特朗普这项建议。消息人士表示,埃斯珀在上周的选举结束后,便已准备辞职或是被解雇。


埃斯珀可能不是最后一个,据报道,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中央情报局局长哈斯佩尔(Gina Haspel)也榜上有名。


CNN指出,拔除这些官员只不过是扫除那些被认为对特朗普不够忠诚的人的开始。一名高级政府官员透露,白宫总统人事办公室主任麦肯特(John McEntee)曾放话,如果他听说谁在寻找下一份工作就会先将他们解雇。


CNN认为,特朗普仍无法接受败选的结果,而伴随著失败袭来的愤怒、痛苦和报复感已蒙蔽他的双眼,让他随时可能爆发不可理喻的行为;这也意味著从现在开始到明年1月20日,将看到特朗普做出更多的“疯狂举动”。


在后选举时期,特朗普的反击还会继续,据了解,拜登已设过渡政府,但未获美国总部署批出资金进行权力过渡。美国总务署指要等待美国大选有明确的结果,才会批准权力过渡。拜登团队表示,美国总务署必须承认拜登胜选,否则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有传媒报道,这是由于特朗普并未对总务署作出指示,同时,报特朗普团队有意在诉讼期间,举办一系列大型集会要求重新点票。


特朗普的“疯狂”致使美国国内局势可能存在变数,不排除会因此再抛出“中国牌”,再加上对华鹰派官员希望在最后尽可能采取更多措施,防止拜登寻求较为克制的对华政策,未来两个月将会出现怎么样的发展,中美之间的空间还会继续压缩吗?一切都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