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美国总统大选未出结果却出乎意料

文/纪硕鸣 赵银峤


千百万美国选民投下自己的选票,决定是让特朗普总统连任四年,还是让前副总统拜登入主白宫。本该有的君子之交,却成为出乎意料的大战,各种因素层出不穷,这造成五大意外:民调跑调;选战胶着;失去风度;官司遍地;社会撕裂。 


今届美国大选不缺乏悬念,总统特朗普在选情落后下抢先宣布胜利,扬言要求联邦最高法院停止所有点票,可能上演美国史上重要司法攻防战。美联社报道指,美国全国大约有300宗涉及选举的诉讼,随时左右大选结果。


哪怕如今拜登有很大机会夺得超过270张选举人票,达到入主白宫门槛。但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已经入禀法院,要求三个关键摇摆州暂停美国大选点票工作,包括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及佐治亚州,同时要求威斯康星州重新点票。这都说明了,大选很可能会在法庭分胜负,现在说谁会取得胜利,还言之尚早。


意外一:民调跑调


从一开始,双方就打得不可开交,拜登一直在民调上一直大比数领先,直到正式投票日,这样的领先没有改变。甚至差距一度达双位数,令民主党人充满信心。但3日晚开票的结果显示,拜登并没大赢,尽管一些州的选票仍在点算中,最后的结果也不会有任何一方大赢。


正如2016年特朗普打破民调预测那样,这一次的民调神话再次被打破了。虽然还没有出最后的结果,但领跑的民调跑了。更不要说大比数了。特朗普和拜登最后无论谁赢,民调都是输家。


有人认为,民调公司忽略了一个事实,就是受访者讲出访问者想听的话,而不是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也有认为,就像2016年一样,特朗普的支持者似乎比较害羞,会在投票日出来投票,但平时不表明意向。


意外二:选战胶着


纵观这场世纪选战,有多种因素令其从一开始就是苦战。


在四年的任期里,特朗普有过有失。包括新冠疫情中的处理、黑人平权运动、经济下滑、失业率高企、还与中国继续争雄。这些使得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在选战前形势一片大好。


然而,在奥巴马政府后,美国社会的分层、极化与分裂愈发加剧,特朗普和拜登的竞争也使得撕裂随之进一步加剧。让这场选战成为美国身份政治、认同政治、阶级政治以及各种显性、隐形规则斗争之下的结果;正因为如此,才呈现了如此激烈的对局,双方难决胜负。


直到开票的最后一刻,两人还难分胜负。咬得紧紧的。点票过程中,看似特朗普领先了,却在最后时刻翻蓝,宣布已经赢得选举的特朗普要叫停点票。


意外三:失去风度


就在选举在开票阶段,拜登发表声明,称“正在赢得这场选举的路上。”让人摸不着头脑。特朗普随即回击,投票结束,结果未出,选战依然。特朗普和拜登之间的火药味未减。


共和党候选人、现任总统特朗普在白宫说,“老实说,我们已经赢得了选举。我们要求最高法院停止让投票继续进行”。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则说,“这不是我、也不是特朗普宣布胜选的地方。这要由选民来决定。"选战陷入持续胶着之下,两人都出来宣布自己当选,走在选赢的路上,还是少了点风度。


同时,眼看局势对自己不利,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入禀法院,要求几个关键摇摆州暂停美国大选点票工作,而拜登则宣布成立“拜登斗争基金”并称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选举保护工作”,应对特普针对点票的法律行动。走到最后,两人都有些撕破脸皮的意味。


意外四:官司遍地


可以看出,双方一定不惜代价地拿出各种手段。2000那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在佛罗里达州以2000票的差距击败民主党对手高尔(Al Gore),民主党方面要求重新计票,结果引发诉讼,最后到12月12日才由最高法院裁定禁止采计重新计票的结果,由小布什在投票日过后36天,才成为总统当选人。


而如今,大选结果还未出,特朗普团队已经提出诉讼,诉讼要在多个州份展开,前所未来。特朗普很可能要采取全国性的法律行动,这影响可能会远超2000年那次,美国选举前所未有的拉长了战线。


美国宪法对于选举纠纷也做出了安排。如果选情出现平局或联邦州层面的选举结果引发法律纠纷,使得任何一位候选人都无法获得多数。那么根据美国宪法的规定,将由新选举产生的众议院在1月6日确定总统人选。美国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还是在十九世纪。


意外五:社会撕裂


其实,特朗普的保守主义的理念,美国不少人是可以接受的。而且,直到今年初,美国的经济,他兑现自己竞选的承诺都完成的不错。没有理由选的如此辛苦。如果不是今年,如果不是遇到疫情,又遇到拜登作为民主党候选人的对手,特朗普本应该是可以轻松赢的选举。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有人说,民主永远是个牌坊,共和才是西方政治的实质。但也有人说,民主不仅是制度,而且是一种风度,一种文明。特朗普以后,风气大坏,也带坏了对手。二种观点不相容。显然,这种撕裂还会继续


不管怎么说,这场选战都指向了美国的未来,是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之战。


但这次大选正在向美国民众所担心的争议方向发展。特朗普作为掌权的现任总统,在选举结果对自己不利的情势下,不排除会怂恿自己的支持者对抗不利于自己的大选结果。在已严重撕裂的社会和政治氛围中,这种动员很容易得到响应和支持。拜登和民主党方面也绝对不会妥协。这场大选一定会出乎意料,无论什么结果,都可能会对美国民主程序、民主体制的正常运转带来巨大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