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美国大选背后,各国“心怀鬼胎”

文/纪硕鸣 赵银峤


美国大选一向是全球瞩目的焦点大戏,虽然目前仍没有结果,关键摇摆州的争夺趋白热化,在美国选民焦急等待的同时,各国也对美国大选的可能结果做沙盘推演,他们对这场大选看法各异,因为无论是谁人入住白宫,对敌对友的影响都举足轻重。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小心思,也谨慎看待这场大选可能发生的变化。


中国:保持低调,静观其变


在中国,中美关系是人们经久关注的话题。此次大选两位竞选人均已承诺美国选民,一旦胜选定会强力对华。在这一背景下,中国媒体纷纷将此次美国大选形容成“分裂”,“混乱”和“紧张”。


不过,官方则迄今为止基本在美国大选问题上三缄其口,保持低调。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注意到美国总统选举正在进行之中,结果尚未确定。被问到中方倾向哪位候选人当选,汪文斌表示,美国大选是美国内政,中方在这个问题上不持立场。


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对此还表示,希望美国大选顺利举行。他并期望美方新一任总统和新一届政府能够与中方相向而行。


港台地区:更多人支持特朗普


 不过,在中国港台地区,却有一股暗流在涌动,不少人更希望特朗普能够当选。


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希望下任美国总统及其政府会全面考虑与香港的关系,包括美国在港众多的企业及雇员的利益,不会随意因政治打压作出一些对香港无理的影响。香港不少政界人士也不愿意对大选表态。


但有港媒报道,民主派人士私下指出,香港民主派和美国政界有相对友好的联系,不希望在此问题上“押错注”。还有人说,一些民主派暗地里认为特朗普当选对香港有利。


相比较而来,台湾地区更加直白一些,虽然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表示,尊重美国人的最后选择,无论执政还是在野,民进党都和美国两个主要政党有交往经验。但据英国民调机构YouGov美国大选前公布的一项亚太区民众如何看待美国大选的民调显示,台湾是亚太唯一支持特朗普高于拜登的地方。民调显示,42%的台湾受访者希望特朗普胜选,而挺拜登的仅为30%。甚至当拜登翻转摇摆州后,台湾社群网络上充斥着“民主党作弊、邮寄选票作弊”的声音。


有分析认为,此次美国选举,是台湾社会最“入戏”的一次,台湾人看待美国大选比看待自身选举还认真。这主要是呼应过去几年共和党在美国国会中提出的涉台法案。


欧洲:思考美欧关系走向


欧洲各国的领袖也持续关注美国选情。大部分的政要目前都婉拒评论美国大选,不过斯洛文尼亚总理扬沙(Janez Janša)却在最终选举结果尚未出炉前,率先在推特上发文“恭贺”特朗普。


除此之外,更多欧洲政其实在担心未来美欧关系的发展,德国国防部长克兰普-卡伦鲍尔对美国大选表示担忧。她说:“目前美国的情势一触即发,甚至可能使美国陷入宪政危机。德国对这样的情势发展也感到十分忧虑。”


德国民调显示,由于特朗普总统曾公开宣称“透过魅力征服了默克尔总理”,因此在德国政界和民间都不大受欢迎。柏林官方人士也私下承认,与特朗普政府建立正常工作关系不容易。


相比于德国,法国显得有些无所谓,其外长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美国已经好多年没有把欧洲国家认真当作盟友了,究竟是拜登还是特朗普当选,对上述战略现实不会有太大改变。”


已经脱欧的英国则十分纠结,其政其界对此次美国大选表现出格外谨慎,约翰逊拒绝表态,外相拉布则称还有大量“不确定性”。一些英国媒体已经指出,此次两大竞选人的英国政策泾渭分明:特朗普总统支持英国脱欧,愿意尽快与英国达成自贸协议;拜登则明确反对英国脱欧,甚至表示要优先与欧盟谈判自贸协议。


俄罗斯则表示要为最坏结果做准备,俄驻美大使馆发言人彼得·斯维林表示:“坦率地说,没有理由感到乐观。”他认为,无论谁获胜,新政府都将不得不应对双边关系中的大量问题。而美国持续存在强烈的反俄政治共识


巴西以色列:坚定支持特朗普


另外,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则表示,希望特朗普能够胜选。号称“热带特朗普”的极右派博尔索纳罗上任以来与特朗普建立密切关系。博尔索纳罗向支持者表示:“你知道我的立场,向来都很清楚。我和特朗普关系良好,我希望他能连任。”


有趣的是,不少南美国家也倾向支持特朗普,例如委内瑞拉,由于特朗普对其执政党发动的制裁,普遍获得总统马杜洛(Nicolas Maduro)批评者支持,民调显示,许多委内瑞拉民众都盼望连任。


 


而在以色列,有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六成以色列人相信,若特朗普在今次大选中取胜及连任多4年,将会对以色列有利。


日韩:和美国盟友关系不变


对于大选,日本首相菅义伟表示,日美同盟是日本外交的基本,日本盼与美国下一任总统建立互信关系,加强巩固日美同盟。


日本民众显然有自己的看法,据美国民调机构和智库机构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结果显示,仅有25%的日本人信任特朗普,大多数日本人希望拜登当选,认为拜登会采取和特朗普不同的方式,构筑同盟国之间的关系,回归TPP,在经济和军事两方面与日本更加紧密地相关。


 


韩国也有自己的盘算,虽然青瓦台表示,不论美国总统大选结果为何,韩国仍会是美国“坚定”的盟邦。但据韩联社5日报道,文在寅连续两天没有安排外出活动,而是召开会议,讨论大选结果出炉后的对策。韩国外交部还在11月5日表示,韩国外长康京和将于11月8日至11日访问美国。


有媒体报道,康京和不会与拜登方面正式会面,但可能借助与各界人士的交流了解拜登方面的政策计划等。康京和希望可以讨论朝鲜半岛问题以及“加强韩美同盟”等议题。


这届美国大选令人困惑却又引人入胜,成为全世界各国非看不可的一部年度大戏。因为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到全球,也可能关系到关注它的每个人,有外媒称,他们异常关注美国大选,而这通常只发生于那些离家较近的选举。而政界则纷纷思考下一任美国总统可能带来的改变,这或将决定未来4年全世界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