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回顾美国驻华大使尴尬任期 从老朋友变陌路人

文/纪硕鸣 赵银峤


中美关系持续紧绷,波折不断,近期一个插曲引起关注。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罕见在大选前离任,将在10月初离开北京。但是布兰斯塔德离开前没有忘记制造新闻,频频对中美关系发表观点。29日,他再次批评中国,称中方持续令两国关系处于“不平衡”状态。这位大使曾被中方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却在中美关系不断恶化中成为“陌路人”。
  
美国当地时间9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展开首场总统辩论,为美国大选作热身。多项民调显示拜登领先特朗普,CNN民调甚至认为6成人支持拜登。不过,尽管在大选中,消费中国是重头戏,第一次辩论中却被一带而过。不清楚特朗普是不是希望把中国议题放到下一场辩论中,但是拜登团队私下预计,特朗普一定会对拜登处理与中国关系的纪录进行抨击。


拜登算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了,他曾支持中国崛起,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上出过不少力,但是近年来的对华态度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然,在老朋友变身陌路人这一方面,并不只是拜登一人,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也是其中一员。在中美关系不断恶化之际,或许很多人都身不由己,面临着选边站的难题。


曾被视为解决问题的关键人选


从2017年7月正式就任驻华大使,到在总统大选前一个月离任,今年73岁的布兰斯塔德离职时机难免引发外界诸多猜测。


布兰斯塔德是共和党人,此前担任美国中西部爱荷华州长多年,和中国国家领导人有长期关系,曾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被视为有能力解决双边关系问题的合适人选。但是在错综复杂的两国关系中,布兰斯塔德显然也难以有所作为。


美国驻华大使馆并未阐明布兰斯塔德卸任的原因,这引来众多猜测,特朗普说,布兰斯塔德卸任是“因为他想助选”。《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分析称,还不清楚是布兰斯塔德本人提出辞去驻华大使职务,还是华盛顿直接免的他,有中国学者分析,前一种可能性更大。如果是那样,也许是他不想做特朗普政府毁掉中美关系的替罪羊。


也有人提到了一个细节,在布兰斯塔德宣布离任前一周,他向《人民日报》投稿的一篇名为《基于对等重置关系》的文章,被回应称是“内容漏洞百出,与事实严重不符”,因此拒绝刊发,引发两国隔空嘴仗。


对于布兰斯塔德的离职,蓬佩奥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发文,赞扬其工作并感谢其对美国人民的服务。“布兰斯塔德大使为平衡中美关系作出了贡献,促使它是结果导向、对等互惠以及公平的,”蓬佩奥写道。


《中国日报》欧盟分社社长陈卫华则在蓬佩奥的推文下评论道,如果是在其他人领导的美国政府下,布兰斯塔德会是更好的大使。


胡锡进在微博发文指出:美国一般都是在大选之后调换驻外大使,现在换布兰斯塔德,显得很突然。当初布兰斯塔德就任驻华大使,中美舆论都对他能够为促进两国关系发挥作用有较高期待,然而他任职驻华大使的这3年是中美关系最为恶化的3年,他处在了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上。


批评中方令两国不平衡


人在离别时往往容易说真心话。布兰斯塔德向美媒称:“我认为在贸易领域,(特朗普政府)引起中方的注意并取得进展。我希望在其他领域有进展,例如对美国传媒及外交人员的待遇。”


中美早前互相关闭对方其中一个总领事馆,中方形容是两国自1979年关系正常化以来最严重的挑战。布兰斯塔德对此轻描淡写,指两国过去亦曾出现风浪,但承认对中国施压,有可能引起反效果,促成中方对美国实施更多限制。“不幸的是,我们在尽力实现双边关系再平衡,实现公平和对等,但每次我们有所行动,他们都会继续保持失衡状态。” 布兰斯塔德说。


布兰斯塔德在中国走访了许多地方,但他抱怨说,每次出行都需要得到中国政府的批准。为了去西藏看看,他提出了三次申请,最终去年成行。他说,他和西藏的师生们进行了公开的交流。在其它的地方,布兰斯塔德的经历各不相同。


称自己代表美国


布兰斯塔德与中国国家领导人有着长期的交往。1984年,布兰斯塔德作为爱荷华州州长访问了中国。之前,爱荷华州与中国河北省达成了姐妹省份的关系。次年,他与中国国家领导人相识。


虽然中美关系出现了问题,但布兰斯塔德依然认为这种长期关系是珍贵的。他说2017年他去北京工作后跟中国国家领导人有过数次会面,2018年年初,他还带着女儿和外孙子到其家里做客。


布兰斯塔德说:“我觉得他仍然对我、对爱荷华州有着很好的感情,就像我们对他的感情一样。” “我发现,在这个文化中,私交很重要。但我是美国的代表。”


布兰斯塔德将于这个周末离开北京,返回他的家乡爱荷华州。他在北京做了三年零三个月的美国驻华大使,这是他和他的夫人在家乡之外居住时间最长的一次。目前白宫还没有提出继任者的人选。


布兰斯塔德本人期望在爱荷华州为特朗普和其他共和党候选人助选。他说,他的部分关注点是行政当局在中国问题上采取的措施,是维持中美关系的必要性,但这种关系必须要建立在公平的基础之上。


布兰斯塔德被认为对华作风务实、倾向于缓和两国紧张局势。尽管他是总统特朗普2016年竞选早期的支持者之一,他的立场还是与白宫中的鹰派存在出入。当白宫强硬派的幕僚米勒(Stephen Miller)主张禁止中国公民以学生签证在美国学习时,布兰斯塔德就表示强烈反对。


然而,在布兰斯塔德的任期中,中美关系跌至建交以来的最低点。两国从打贸易战开始,布兰斯塔德的家乡爱荷华州的大豆农民也因这场贸易冲突而蒙受损失。有分析认为,布兰斯塔德的离任意味着中美关系又失去了一块压舱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