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漂泊世界中长成的香港人

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无论走到哪里,他们也会以自己是香港人为傲,因为,香江是他们的根,有根就有乡情,总有述不完的乡愁。毫无疑问,根在哪里,那里就是家乡,舍不得的就是那一份乡情乡愁。漂泊四海的香港人,有点像居无定所的犹太人。不同的是,香港人本来就是在漂泊中成长。
  
香港,人群聚集潮起潮落,这里是避风港逃难地,接纳了多少逃难者、淘宝人,它也有多次不幸地成为伤心处、撤离地。来来去去,历史上因此记载有多次港人集中出走的故事,写下的是悲欢离合,又或许是下次奋起的开始。


都说香港是自由港,来,为寻找自在自由;走,同样为了自由自在。


移民而来常常要作离去选择


写香港的故事总是这样开头:香港是移民城市,以小渔村吸引外来人而成。从来,作者都是写下香港人口迁徙而来的成长,却忽略了迁移而去的离别。往往就在不稳定的那段日子,香港人常有再做移民的选择。每一次大规模的离去,都是一次又一次悲情故事的叙述。


维基百科有数据显示,750万香港人分布在全世界不同地方,在中国大陆有50万香港人,在台湾有近9万,澳门则有近2万。在海外的国家里,加拿大分布最多,有超过61万人居住,在美国有33万人,英国有14.5万人,澳洲有近9万人,荷兰1.8万,而日本有4千人。香港虽然不承认双重国籍,但法律允许香港居民持有其他国家护照,等于默认双重国籍的存在。


历史记载,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香港经济向工商业转型,新界农村的传统农业经济体系分崩离析,不少新界原居民为了生计入籍英国;1967年香港发生六七暴动,引致香港社会动荡不安,一些比较富裕的香港居民对香港前景忧虑,以选择移居外地作为栖息地。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中英联合声明》签署,确立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忧虑政治动荡,1980年代中后期平均每年约有20000多个港人移居海外;1989年,香港人对香港回归后的前景感到悲观和恐惧,出现了大规模的移民潮。单计1992年,就有超过66000人移民他国,而1990年至1994年共计约30万香港人移居海外,当中大部份属中高管理阶层或高学历专业人士。


香港主权回归后,香港移民海外的人数逐渐下降,甚至还有壮观的回流者。惟至2012年起,基于各种社会问题,例如内港矛盾的激起等,使到部分香港人再次对前景失去信心。2013年,香港保安局表示同年首半年有约3,900名香港人移居海外,比较2012年同期增加8%。


2013年8月21日《华尔街日报》中文版引述该项数字报道,指出香港回归逾15年后,移民数字再现攀升势头,并且引述移民顾问表示,欲移民的香港人愈来愈多,是因为对香港经济前景和香港政治环境担忧。报道引述澳加移民顾问公司(Auscan Visa Migration)代表指出,比2012年欲移民的香港客人数量增加一倍,是香港回归后再现的大升幅。


谁都知道,香港原本是一个小渔村,至今逾700多万人口,绝大多数祖上都是“外藉”,移民在此落地生根开花结果。是因为香港诱人的自由环境令其成为风水宝地吸引著外来人。因移民集聚而成的国际大都市,却也会因为对前景迷失而再度离它而去。因为理想太丰满,现实变得残酷了。


提取强积金“永久离港”


香港人好像不断在重复着一代又一代的抉择,一段时间后就要作出是否迁移的历史选择,逃不过移民的宿命。


新一轮移民潮似乎正开始。香港经济受反修例示威及随之而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夹击,百业萧条,打工仔人心浮动,争取逃离香港再现。根据强制性公积金(MPF)计划管理局最新公布的数据,今年首季以“永久离港”提早提取强积金多达7600宗,按年上升一成,涉及金额按年上升32%;而自2019年反修例事件至今年3月底,9个月累计2万4千多宗,共提取约41亿港币,创史上新高。有移民专家表示,此情况与香港局势不稳定有关,预期港人移民而提取强积金数字按季上升一成。


相对应的是,有移民顾问公司早前委托民调机构进行调查,发现两成受访市民打算移民,当中45%的人更希望两年内能够实行移民计划。没有理想,惟有离去。


铁了心要离去的大都是中青年人,属于香港的中产并有知识有技能的一类。他们收入稳定,甚至有房有车,为了自己和下一代,宁愿背井离乡舍去香港已经安排舒适的生活方式而重新漂泊世界。


这与有“上帝选民”之称的犹太人遍布世界各地有些相同,优秀的香港人到世界哪个角落都受欢迎,都可以生存。所不同的是,迁出香港却还是香港人,即使到了移居地,获得身份,但仍然保留著香港身份,更有各自认同的香港文化,这一点,香港人比犹太人幸运。心中的香港情结,留下的不仅仅是记忆,还是一份人生的追求。


曾是接受难民的香港,却也不断衍生出要世界接受的“难民”。有评论认为,如果香港出现“难民”离港潮,将是有史以来,最富有的难民。财富调查机构Wealth-X发布2019年《亿万富豪人口普查报告》指出,过去1年,纽约仍是全球亿万富翁(即净资产超过78亿港元)最多的城市;香港仍位居第二,每约8.5万名居民中,便有1位亿万富翁。


有银行公布调查,截至今年5月,全港拥有净资产一千万港元或以上的“千万富翁”达50万4千人,主要持有物业、股票及外币、基金等,人数较19年度上升约两成,部分为家庭主妇,千万富翁净资产值中位数为1700万元。


优秀人群受世界欢迎


多年繁荣稳定的环境,香港人成长为优秀人群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有钱,教育程度亦高,英文好并且工作勤恳。这些特点,让香港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很受国际欢迎。加上全球疫症后,很多国家想吸纳资金人才,英美澳等放宽港人移民政策,新加坡、中国台湾、日本等向港人招手,是互惠互利的选择。


其实,多年来,西方社会收容香港高水平人才及资金,令出走香港的专业人才在世界各地开枝散叶,帮其它国家和地区发展也让自己重归自由。为新加坡、日本及中国台湾的金融业,或者为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尼等国家提供专业人才,成为他国建设的参与者;亦有香港人留在欧美加澳纽等从商或从事小企或餐饮业,香港人出走这一步,开始为自己的生存未来,实际变为多赢的国际选择。


香港人走过或正在走的路成就了“东方犹太人”的符号,和公认的犹太人一样聪明,都很擅长做生意赚钱,适应新环境,这是国际平台养成的国际人。


恶劣的社会环境,逼着这一人群聚集香港,又在逆境中走出去寻找新生路。香港人走向世界云游四海的生命经验,毫无疑问就是逼出来的、闯出来的、干出来的。


香港,有花开花落时,那是一个季节,一个时代,也是一个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