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被捕中国学者脱罪 特朗普政府再遇尴尬

文/纪硕鸣 赵银峤


华盛顿频频对中国籍研究人员“下手”,早前已有多名研究人员遭到逮捕并被美国司法部起诉,但最近发生的事却令华府有些尴尬。美国联邦检察官突然撤销了中国学者胡海洲(Haizhou Hu,音译)涉嫌窃取军事相关机密案的刑事指控。再加上有法官暂时叫停微信禁令的事件,美国司法独立性引起讨论,法律成为了中美角斗中的那个不确定因素。
  
9月2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还刚刚表示,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正被当作中方从事间谍行动的枢纽,他不排除有更多外交人员和间谍被捕。蓬佩奥说:“从事间谍活动,这是法律术语,不是什么间谍小说用语。这是非常取决于数据、分析、基于事实的解析。”


但也正因为基于事实的解析,最近一些案件引起了美国司法界的争论。


中国学者被撤销指控


美国维珍尼亚大学中国访问学者胡海洲八月二十五日在芝加哥机场准备飞往中国时被捕。联邦调查局(FBI)指胡为北京航天航空大学一家军方资助的实验室工作,研究水下机械人。他被控在美期间窃取其维珍尼亚大学指导教授董海波研究了二十年的专有软件编码。


美国维珍尼亚大学


校方也承认他不当拿走软件编码,不过,维珍尼亚大学一名代表表示,校方已经证实,胡海洲有访问学校计算机系统的权限,这“并不构成违法行为”,但学校仍将继续对其数据访问和权限标准进行审查。


胡海洲在维珍尼亚大学的指导教授董海波(Haibo Dong,译音)对媒体重申了他对联邦调查局讲过的话,他相信胡海洲不当拿走了他的软件编码。他对该报说:“这是不道德的,是不恰当的,至于是不是构成犯罪,我不肯定。”董海波承认是自己把这一问题提交给校方的,因为胡海洲“不告而别很可疑”。


胡海洲的代理律师詹姆斯·图尼克(James D. Tunick)则表示,胡海洲电脑中的每一份文件都是经过授权获取的,“因为他使用了维珍尼亚大学提供的登录凭证”。“因为这些文件同属于一个大文件,胡海洲并不清楚所有文件的实质内容。”图尼克还补充称,胡海洲“绝对觉得自己被董教授背叛了”。


根据美国法律,要证明盗窃商业秘密的罪名成立,检方不仅要证明被告无权获取该信息,还要证明该信息的所有人采取了严加保密的“合理措施”。


因为胡海洲有访问权限,案件在芝加哥开庭期间,检察官认为,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胡海洲存在“越权或窃密”行为。因此撤销针对他的所有指控。法官批准撤诉。胡海洲现在已经返回中国。


《华尔街日报》则称,对于近期频繁针对中国在美研究人员的美国司法部来说,这起案件令其非常难堪。


微信禁令引起争论


除了涉及中国学者的案件,被特朗普政府下令“封杀”的微信Wechat最近也在美国司法中引起争论。


华盛顿颁布对WeChat(微信)的禁令,9月20日生效。但随后有法官针对WeChat禁令,颁布临时禁制令,阻止要求Apple及Google下架WeChat的命令。


美国加州地方法官Laurel Beeler在一份命令中称,提起诉讼的微信用户“对第一修正案的价值提出了严重质疑,权衡利害(balance of hardships)后,倾向原告一方”。法官指,即使有相当多证据证明中国科技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但有关WeChat的具体证据却很少。


这也让华盛顿觉得尴尬,美国商务部表示,将会入禀挑战有关临时禁制令。9月25日,美国司法部向三藩市联邦法官提出要求,希望能够维持行政当局关于在美国的应用商店里删除WeChat应用程序和停止微信(美国版)交易功能的禁令。目前事件有待进一步观察。


微信的案例给了TikTok一定的启发,随著9月27 日下架 TikTok 的期限即将到来,其母公司字节跳动已经寻求联邦法官暂时挡下这道禁令。TikTok 表示,美国政府的禁令并非出于真正的国安威胁,而是和即将到来大选有关的政治考量,如果禁令没被挡下,尚未下载 TikTok 的人将遭隔绝于广大的网路世界之外。


事实上,因为美国司法的独立性,法律正成为一个在中美角斗中的不确定因素,最新的消息还显示,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向中国发动贸易战,约有3500间美国公司于过去两周分别入禀美国国际贸易法院,控告华府对约3200亿美元中国货加征惩罚性关税,部分诉讼形容关税是“非法”。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未回应事件。


不难看出,即便特朗普政府想对华火力全开,但美国的司法独立并不是“摆样子”,任何案件都需要公平公正性,这让特朗普政府遇到了暂时性的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