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香港医务团体政治化抗援 专家批抗疫不如第三世界

文/纪硕鸣 赵银峤


7月26日,香港政府召开记者会,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表示,过去24小时香港新增128宗确诊个案,其中本地感染个案为103宗,其中68宗与其他确诊个案有关联,35宗感染源头未明。香港连续五日单日确诊病例破百。


香港疫情持续恶化,数字不断创下新高,但更令人担忧的是,香港的医疗资源被曝出严重不足,甚至出现了超过百名病人不能安排即时送院的情况。医院管理局总行政经理庾慧玲坦言医护压力大,她呼吁患者耐心在家或检疫地点等候入院。有医务团体不断政治化抗援要切割内地,专家严厉批评香港抗疫水准“连第三世界都不如”。


香港每日新增病毒患者超过百宗,失控之下,内地突然收紧通行政策,深圳和珠海已暂停与香港互认隔离医学观察政策,纷纷与香港划清界线。然而,就在这样的紧要关头,香港还有人在不断炒作政治,中央派遣医护人员援港的话题引起了香港医护界的反弹,还有政客甚至给扣上“冲击本港专业系统”的帽子,香港怎样才能走出疫情困局,变得越来越令人迷茫。


过百名病人未能安排送院


香港疫情不断升温,25日新增多达133宗确诊个案,26日又破百,新增128宗确诊个案,连续5日百尺杆头,最要命的是,公立医院的压力大增,负压病房使用量超八成,创下新高,25日出现了逾百人等待入院。香港医疗系统有些撑不住了。


香港医管局总行政经理庾慧玲直认,目前超过百名病人正等候送院,因现时新确诊病人每日过百宗,对医院压力大,未能安排即时送院,她呼吁收到确诊通知病人要耐心等候。并指会安排严重个案先入院。


据卫生防护中心资料,未送院确诊者遍布全港各区。一名公立医院院医生表示,大批确诊者等不及送院,自行到急症室“冲关”,“好像抢厕纸一样,还有人冲进来说自己等了两天,不想传染给家人。”面对大量病人,医院只能动用儿科病房收成人。


有媒体还曝出,沙田乙明邨明耀楼有一名38岁的女病人,于7月22日获通知确诊,她的3名同住家人包括父母需入住检疫中心,但是由于病床不足,4个人又一起在家多等了两天,直到24日下午病人的家人才获送检疫中心,而病人却仍没等到床位,这时她已经开始发烧、气喘和骨痛,在无奈之下,只能向人求助叫救护车。


医管局行政总裁高拔陞表示:“过去一星期有不少日子(一线病床)差不多全满”。他又说,知道有病人确诊后等待一段时间才能入院,情况不理想,感到不好意思,会优先送有病症者入院。该局正筹备临时医院,他指“最快一星期时间会比较明朗”。


政治化纷争影响抗疫


一时之间,香港俨然生人勿近的疫埠。大量病人来不及送院,不仅随时令疫情进一步扩散,一旦病情恶化更可能危及生命。


香港医学会传染病顾问委员会主席梁子超亦批评现况极不理想,反映医疗系统已到达极限。他称,港府即使有意在亚洲国际博览馆设立“方舱医院”,但很可能连氧气机都缺乏,而且远水不能救近火,功能成疑。他认为,若港府连30多个危殆病人都“搞唔掂”,水准可谓连第三世界也不如。


有地方开始和香港划清界限,据广东省疫情防控工作统一部署,深圳和珠海已暂停与香港互认隔离医学观察政策,无论境外经香港返回或从香港直接返回,即使在港完成十四日强制检疫隔离措施,若想在24小时内入境深圳或珠海,仍需在当地接受十四日隔离医学观察。


最近,有关港府请求中央派遣内地医护人员支援的讨论沸沸扬扬,然而,这却引起了本地医护的反弹,还被政客不断炒作。


“香港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会长马仲仪指“内地医疗人员没有香港认可的专业资格,因此不宜在香港进行相关工作。”“香港护士协会”则称此举不符合香港有关规定。而香港医学会会长蔡坚给出的理由就更引起争议,他指因为香港医护都是使用英文交流,而内地讲普通话写简体字。


接着本土政客朱凯廸也大做文章,他在社交平台上称,香港医护正腹背受敌,一边担心本地系统爆煲,一边要顶住中央以帮手为名,冲击香港专业系统。


眼看着香港的疫情持续紧张,港府越来越难以控制,却又碰上政治狂热,人命一下子变得不及政治重要,在这样的状况下,香港如何走出困局,已经越来越令人迷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