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人被迫滞留返家无门 香港机场这一幕令人难过

由汤姆·汉克斯主演,于2004年在美国上映的《幸福终点站》,被视为是一部经典的电影。故事讲述的是东欧男子维克多,在前往美国途中家乡发生政变,所持证件不被美国入境当局承认,被拒绝入境却又不能回国,被迫滞留肯尼迪国际机场期间的故事。谁能想到,如今因为新冠疫情,电影里的桥段不断在现实中上演,在香港国际机场,一下子出现了好几位“维克多”。


有一名从英国来港、欲回珠海的内地老年妇女,已在香港机场禁区流连十多天。香港不准她入境,也无法转机到内地,也没有人为她做医疗检测,十多天来,她只能睡在地上,靠陌生人买饭给她充饥。她称自己有糖尿病、心脏病,但却买药无门,每天只能在“朋友圈”发文求助。同样是滞留在机场,《幸福终点站》的主角最终迎来了自己的幸福,但在现实中的这名女子,却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看不到回家的希望。


这名女子并非唯一一个滞留的人,据港媒透露,还有一名四十多岁的越南男子,已经在香港滞留了3个月,他原本要在三月乘搭国泰航空从加拿大飞抵香港再转机越南,因航班延误赶不上转机,其后越南又突然封关,男子随身只携带两套衣物,数月以来,连洗个澡都成为了奢望。


目前尚不知香港还有多少类似的个案,一个个故事的背后,不仅凸显出香港防疫工作的混乱,还体现出过程中对人性的无视,对人情的缺失。《鲁滨逊漂流记》作者笛福曾经写到:“瘟疫是人性的舞台,也是社会问题的缩影,和制度缺失的印证。”而这一切,如今正在香港上演。


内地老年妇女机场求生


根据香港媒体报道,一名刘姓女子称自己在6月13日从英国抵港,此后一直滞留在香港机场一号客运大楼范围。据她介绍,在抵达香港第二天时,香港不准她入境,原因是她并非香港公民,同时,女子的签证只有7天,无法在港强制隔离14天。她曾要求隔离检疫,但亦被拒绝。


女子在朋友圈里声述:“我要求香港机场把我‘押送’回珠港澳大巴上也不行,我要求转一个航班飞往内地任何一个机场也不行。”她称曾向中联办、“大使馆”求助,但亦不得要领。


没有办法,她只能滞留在香港机场,吃住都成了问题,滞留期间,只靠着航空公司职员给予她瓶装水及苏打饼干生活,后来有陌生人向她送上盒饭、干粮、饮品及口罩。女子本来睡在椅子上,但后来有人搬走椅子,她只能睡在地上,有人发给她毛毯,但地上很冷,女子的身上长了红疹。


更要命的是,女子称自己患有糖尿病,每天需注射胰岛素,同时患有心脏病,她称需要买药但买不到,称“要求回大陆去看医生,他们不让!” 十多天过去了,女子的血糖究竟有多高?病情究竟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她的一名朋友告诉媒体,刘姓女子本来是到英国探亲,6月13日乘英国航空航班来港,欲前往珠海;她的机票早于半年前已经预订,并不知道香港不允许非港人入境,而购票网站也从未告知此事,她现时希望可以转飞福州、南京等城市,但因现行政策下并不允许。该朋友称,女子被要求返回英国,但其英国签证已经到期,身上的钱亦不多。据了解,她坚持要转机回内地。


截至发文,这名女子依然困在香港机场,离珠海四五十公里的路程,成了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越南男子受困三个月


内地女子的故事曝光后,香港机场管理局承认,目前有数名旅客滞留机场禁区。有媒体报道,滞留时间最长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越南男子,他乘搭国泰航班来港,原定从加拿大出发经香港转机返越南,惟因航班延误而赶不及转机,又遇上越南封关,被迫滞留香港机场已有三个月。


这三个月究竟是怎么过来的?男子自己可能也觉得一言难尽,据报道,虽然男子得到航空公司的允许,使用禁区内的贵宾室解决三餐及洗漱问题。但因为疫情原因,贵宾室曾经一度关闭,期间男子只能依靠机场员工不时购买食物来“接济”,洗漱也只能在机场厕所里简单抹洗身体。由于他随身只带了两套衣服替换,卫生问题引人担心。


对于任何人来说,困在一个地方三个月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这名男子只能利用机场内的电脑设备上网,或翻看随身携带的书籍以打发时间。有香港本地机构接触这名男子后表示,男子性格较安静,不会主动与他人攀谈,会继续留意其情况,并提供可行的协助。


香港防疫过程中的“乱”


对于这些情况,香港机管局表示,现时确有多名旅客因未能转机滞留机场,已全部获安排到隔离区等候,航空公司亦有送食物予滞留旅客,并会迅速安排他们返回出发地。机管局称,已与卫生防护中心建立机制,安排滞留旅客采集深喉唾液样本作病毒检测。机管局又指,在本月14日已接获通知,英航将涉事内地女子载到香港机场,航空公司曾提出安排她返回出发地,但女子未有接受,且拒送院检查,坚持留在机场。


不管具体情况究竟如何,有人在机场滞留十余天乃至数月已是不争的事实,香港防疫过程中的“乱”,正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在讲究一个讲究人性的社会里,混乱的抗疫工作完全无视了人性,缺失了人情。


这个“乱”表现在航空公司没有按照指示管理。旅客滞留机场不是个案,就在几天前,阿联酋航空一班抵港客机,机上有26人证实感染新冠病毒,同机11名旅客欲转机前往内地不果,在机场禁区转机大堂逗留数天后,才获安排离开。对于这样的情况,毫无置疑,航空公司负有首要责任。


根据香港机管局规定,航空公司有责任了解各地入境限制及检疫要求,接受旅客登机前赴香港过境或转机,必须预先确认目的地接受转机入境旅客,避免旅客滞留香港机场,而如果旅客因各种原因未能转机,航空公司亦有责任将旅客载回原地。但越来越多机场禁区逗留个案说明,航空公司并没有按照指示管理,因为这样的不负责任,才使得一些旅客被迫滞留,让更多无视人性的情况发生。


这个“乱”表现在香港政府的置之不理。一旦发生旅客滞留机场的情况,港府完全可以做得更有人情味一些,对他们给予特殊的照顾,就算因防疫考虑,无法安排他们如期前往目的地,也不能任由这些旅客在机场席地而睡,自生自灭,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港府应该给他们提供必要的餐饮,安排淋浴,对于身有疾病的,更应当安排及时就医,这才是人性的体现。


这个“乱”还表现在对于防疫的轻视。6月28日,据媒体报道,香港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已与香港机管局建立机制处理滞留旅客,安排滞留旅客采集深喉唾液样本作病毒测试。至今,中心已安排6名滞留旅客采集深喉唾液样本,全部对新冠病毒呈阴性反应。但换句话说,之前这些旅客并未接受任何病毒测试,在机场期间他们可自由行走。这就出现了很大的安全漏洞,一旦中间有人携带病毒,后果不堪设想,这对于其他出入机场的旅客来说也极为不负责任。


在电影《幸福终点站》里,主角维克多一直保持积极乐观的精神,大胆追求自己的幸福,但电影始终是电影。对于困在香港机场的旅客来说,面对衣食都无法满足的窘境,他们是否还能“积极乐观”面对逆境,谁也无法得知,而对于香港这座城市来说,这份在疫情之中被忽视的人性,仿佛一记沉重的耳光,让这座城市的光彩变得暗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