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国制度充满根本的矛盾

程晓农 陈小平

【《内幕》编者按:在2018年6月7日的《明镜编辑部》第257期里,明镜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和程晓农博士讨论近期美中关系的发展,以及解读其中的竞争意涵。本刊经授权,刊登这次访谈根据录像整理的文字稿。】


“共产党资本主义”

但是这些国家的人,都知道资本主义比社会主义强多了,是社会主义一天天坏下去,资本主义一天天好起来。这个,我们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时候,大家都体会到了。那会儿眼界一开,播放中国乒乓球队访问美国那部纪录片,大部分中国人第一次看到说,哇,原来这资本主义没垮呀,垮的是咱们社会主义!所以社会主义战胜不了资本主义,资本主义远远优越于社会主义,这一点,在社会主义国家是有共识的。那些吃意识型态饭的人,虽然他们天天来贩卖老的教条,但是在社会上,他们没有太大的市场。

那么问题是,既然如此,那么社会主义为什么在中国没有进一步变成西方的民主制度?我想关键在于,中国造就了一种新的第三种社会制度,我把它叫做“共产党资本主义”,英文是Communist Capitalism。我也写过一篇英文论文,专门介绍这个东西。共产党资本主义,它不是社会主义,它也不是资本主义,它是第三种人类现代社会出现的新的制度,而美国的大部分学者、政治人物对此缺乏了解,没有看透这一点。

这个所谓的共产党资本主义,实际上,如果形象的说法,就是它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结合以后,结婚以后生的儿子。你可以说这个儿子呢,他的妈是社会主义,爹是资本主义。但是这个儿子是认妈的,为什么呢?他的那个妈是,原来是真的社会主义,就是老毛时代延续下来的这个政权,那是社会主义的。社会主义就是公有制、计划经济这一套,意识型态上如此。这就是我们现在讲到的意识型态,其实它是社会主义的意识型态。但是这个儿子不认爹,爹是资本主义,就帮他长大的,其实是资本主义。实际上,这个共产党资本主义的儿子,他既不喜欢爹,就是真资本主义,他也不喜欢妈,那个真社会主义。因为真资本主义是实行民主制度,而真社会主义是要打土豪分田地的,所以这个共产党资本主义,他既恨民主制度,也恨打土豪分田地。

那么为什么它会这样?就需要去看共产党资本主义的来源。这个问题在中国是讳莫如深的,从来没有人认真谈过。我问一个问题,大家就会知道。大家都知道90年代中期,97年开始,朱镕基推动的国企改制。97年底的时候,中国有12万家国有、公有企业,到2002年的时候,只剩2万家,10万不见了!然后这2万家当中,大部分也都成了股份公司,有一部份上市了。上市的涵义就是说,这些公司的股票卖给老百姓了,或者卖给别人了。就是这些公司虽然还叫国有控股公司,但是他们的股东当中,很多是私人,就它也成了资本主义的。

那么国有企业哪去了?我们都知道,共产党是通过1949年革命夺取政权之后,然后执行所谓的共有化。无论是大的企业,还是原来小的、私有的店面,哪怕你是个理发店、烧饼店,甚至连上海叫做老虎灶,就烧开水的小铺子,全都公有化了。那些小业主们,可能就改变身份,变成店员,然后他们财产就充公了,这叫公有化。因此1978年中国开始改革的时候,全中国除了老百姓家里的床、被子、柜子是私有的,您家的钢筋锅、炉子是私有的,你没有其他的私有财产,顶多还有几百块,了不得上千块存款。你没有企业,个人没有资本,就中国那时候没有资本家。

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朱镕基。

以下为付费内容,会员可登入后浏览全文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