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美关系将出现极大转变

程晓农 陈小平

【《内幕》编者按:在2018年6月7日的《明镜编辑部》第257期里,明镜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和程晓农博士讨论近期美中关系的发展,以及解读其中的竞争意涵。本刊经授权,刊登这次访谈根据录像整理的文字稿。】


中国是经济全球化的赢家

这里面有西方主流经济学家的一个重大错误,就是他们强调贸易自由的时候,这个书斋理论忽略了经济全球化其实有陷阱,就是你可以让商品制造全球化,但最后如果造成了全球资本流动,资本流动全球化以后,其结果是纳税人钱包里的钱也全球化了,这个后果是在任何一个大一点的国家无法承受的。因为资本流动全球化的结果,就是很多美国的大公司把它的企业迁移到海外去了,在国外制造,就所谓制造业空心化,然后赚的利润它也留在海外,不回到美国国土来,那么这样的话,美国经济就开始空心化。

美国算是一个消费大国,就是说它的制造业不在美国国内,老百姓买的产品都是外国进口的,然后老百姓的消费很大程度上依赖进口商品,比方讲,依赖中国的进口商品。而中国是出口大国,它生产的大部分东西是出口到外国去,特别是到美国市场,所以美国和中国之间每年的贸易逆差是几千亿美元,这就是中国对外贸易逆差的主体。

那么对美国而言,它长期十几年的贸易逆差造成的结果,是美国政府不得不大量发行国债,用这个办法来弥补贸易支出。而中国就积累了大量的外汇储备,也就是中国现在经常讲的三万亿外汇储备。在这个经济的关系发生变化之后,产生了一个后果,那就是顺差大国,像中国,积累了大量外汇储备的同时,它实际上是在要美国的纳税人,为中国购买的美国国债支付未来他们的荷包里的钱。也就是说,美国纳税人发现他们扛著的包袱、债务包袱越来越重,就是他们购买外国消费品,用的是美国发行国债产生的资金流,而这个资金流,最后结果是要他们儿孙去还的。也就是说,美国的纳税人还没开始上班工作,他兜里的钱包已经有一部分钱被外国准备拿走了。

长期这样下去,美国经济早晚一天是要崩盘的。因为你发债总是有上限,发到一定程度,经济承受不起的时候,就要崩盘。所以美国要阻止经济全球化带来这样的负面后果,对美国来讲,这是迫不得已的,是一种自卫。这就是川普为什么他推行的一系列政策围绕的都是这个目的,所以贸易战只是川普想要改变经济全球化这种负面后果的一种手段而已。如果只看到贸易战本身,不看到后面要改变经济全球化这个格局,那么看问题就很容易流于表层,流于表象。

那么中国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是相反。中国坚持希望保持原来的这种单方面对中国有利的这种外贸格局,所以中国一直强调,现在它成了贸易自由主义的主张者,以及经常在国际场合呼吁,反而说美国是孤立主义。

这个问题,其实我们现在已经有一个先例在那儿放著,那就是意大利。一个欠债大国,欠到一定程度,超过它GDP的100%以后,这个国家实际上已经破产了,还不起。那怎么办?其实只有两条路,意大利现在给了一个例子,那就赖帐。就是我干脆,欠外国的国债,多少,几千亿美元,我要求赖掉2/3,不还了。当然欧盟现在还不答应,德国也不干。但是我相信,早晚有一天,意大利还会把这招祭出来。但是美国赖不掉,因为它国家太大,所以美国只有另外一种选择,就是现在川普做的选择。那就是我来改变这个经济全球化这种,对于顺差大国,像中国这样的国家,一面倒有利的局面,所以他要求减少贸易逆差,要中国政府开放这个市场,让美国公司在中国能够赚钱,实际上就是实现贸易平衡。

所以这个大背景决定了中美战略关系发生重大逆转。就说,过去美国容忍中国长期在美国占经济上的便宜,有个前提,自我假定的一个镇痛剂,就是说,中国虽然经济上是占了便宜,美国是吃了亏,但是中国将来会民主化。现在呢,这个刚才前面谈到了,第一个原因就是对中国的认知发生根本性的、等于180度的变化,发现根本就不存在这个民主化的可能性,所以不谈这个,把这个扔了。既然没有这个假设了,那么中国单方面占便宜,这个局面也就不能够长期地执行下去。这就是现在中美的贸易战,从方方面面开始,陆陆续续擦出火花来的原因。

中国政府极力维护外汇储备。

以下为付费内容,会员可登入后浏览全文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