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美国一直是中国假想敌,拥抱熊猫派预测错误

程晓农 陈小平

【《内幕》编者按:在2018年6月7日的《明镜编辑部》第257期里,明镜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和程晓农博士讨论近期美中关系的发展,以及解读其中的竞争意涵。本刊经授权,刊登这次访谈根据录像整理的文字稿。】

美国一直是中国假想敌

陈:各位观众,大家好!今天是6月7号,这是《明镜火拍》的主持人陈小平,今天又跟大家见面了。今天的话题,我们要关注美中关系。最近一段,中国和美国,从贸易战到台湾海峡、南海,以及一系列领域,发生了很多的事件,那么这个事件怎么解读?今天的这个主题,就是谈美中关系已经从原来的一个旧时代,那就是美国人要对中国搞和平演变这样一种天真时代,变成了现在我们标题上说的残酷竞争、反制中共的时代。跟我们讨论这个话题的是程晓农博士。请我们的导播将程晓农博士请进来。程晓农博士,你好!

程:你好!

陈:现在美中关系事件不断,最新的动态是美国国会众议员史密斯先生和六位美国国会议员一起动议,要搞一个,就是反制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政治影响力行动法案。这个东西呢,我感觉就是说,中美之间这种对峙关系,好像是已经升级到一个相当严重的地步,所以我想请你先从这个话题开始谈起,国会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直接针对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搞出这么一个法案?

程:我想,今天我们谈的这个话题是中美战略关系的变化,那么我觉得可以把它叫做战略关系的重定位。刚才谈到国会这个动议,几个议员的动议,还有最近在南海,还有在其他地方,陆续发生的一些事情,都可以看著跟这个有关,都是一些信号。当然,这些信号现在刚刚出现,所以我们现在还不能断定,说这些信号就标志著中美战略关系转变当中最重要的事情。也许今后还会有更重要的事情发生。

陈: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发生?那我先请你说一说,你觉得这种重要,重要到什么程度?是贸易的全面禁运,还是真的从贸易对峙变成军事对峙呢?

程:我觉得军事对峙的可能性存在,但是不会真的演变成更严重的,比方讲冲突、军事冲突,这个不会。但是中美战略关系转变,它的背景决定了它将来的走向,所以我想我们要回到这个背景来谈,就是为什么美国发生这么大变化。

陈:对,原来的背景,我们都知道,就是五六十年代过来的人都知道,毛泽东曾经批美国政府要对中国搞和平演变。这个和平演变呢,那是杜勒斯一个著名的概念,说要对中国的第三代、第四代搞和平演变。实际上,现在我们谈这个和平演变,主要不是谈杜勒斯,而是谈1989年以后这个美国跟中国的接触政策,那么有一个人,有的人把它叫做接触论。

那么接触论呢,就希望把中国引入国际经济体系,通过中国所谓的经济法治,带动中国的转型,进入一个市场经济体制和一个民主法治的社会,那么这个可以看成是美国1989年以后对华政策的一个基调。那么现在这个东西好像是,不断地有信息说,美国已经放弃这样一种战略的定位。刚才你也谈到是定位的转化,那么这怎么回事呢?

程:那么我想从中国来讲的话,现在其实面临一个很吊诡的局面。那就是我们都知道,在我们小时候,经常听到一句话,叫做“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换句话讲,那个时候的中国把美国看做头号敌人。从那个时候到现在,按道理讲,美国现在似乎是,刚才主播陈小平先生谈到,美国放弃了所谓的接触政策,就说不准备再和中国有更多很深度的交往,希望通过这个交往,通过经济市场化,融入国际经济体系,然后中国走向政治民主化,对这个,美国不再抱期望了。

那么这一点对中国来讲,是好事啊!因为既然过去中国担心的是美国要颠覆中国政权,所谓的和平演变也好,美国和中国接触也好,在中国政府眼里看来,都是和平演变和颠覆政权的企图,所以我们过去20多年也经常听到一个词,叫做“海外敌对势力”,这个敌对势力呢,主要是说海外,其实就是美国,它从来没说法国有敌对势力,或者德国敌对势力,那么为什么这个敌对势力现在不敌对了,中国政府反而继续把美国当敌人,它一点儿也不高兴呢?

我想这里有一个基本问题,就是在中国政府的心目中,其实美国永远是假想敌。这个假想敌,不是因为美国真的有效地要和平演变、颠覆政权,或者说美国现在不颠覆政权了,那么中国政府就觉得它是放心了,而是相反,是中国一直有一个要挑战美国、要强大起来以后当头这么一种潜意识在里面起作用。

中国购买大量美国国债。

以下为付费内容,会员可登入后浏览全文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