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被7警殴打曾健超放弃上诉宁入狱







两年前在雨伞运动中被7个警察拖到暗角暴打的示威者曾健超,20日下午在其“面书”上表示,经深思熟虑后决定放弃上诉袭警及拘捕罪名,并于今天21日到高等法院处理相关法律程序后,便即时服刑。他早前已被判入狱5个星期,但获准保释等候上诉。




在此同时,多个亲共团体和港区人大代表谭惠珠却倾力为殴打曾健超而被判罪名成立的7个警察筹款,支付上诉的诉讼费用。该7个警察早前被法官判处各入狱两年的刑期。据了解,建制各界,为了表忠表态,踊跃捐款,为7警筹款打官司的“敬言仁基金”截止3月3日为止,已经筹得2000万元港币。




曾健超在面书上披露作出上述决定的同时,并且还详细道出他为何放弃上诉的原因。文章的标题是《再次感谢各位这两年多的支持与同行》,内容批评警方捏造了他拒捕时的暴力行为,但同时又表明他参加这次社会运动,从第一日开始已经有了付出代价的心理准备。




文章全文如下:




就袭警及拒捕的控罪,经过深思熟虑后我决定放弃上诉,并即时“找数(付账)”;于明天(星期二)上午9时,到高等法院处理有关法律程序后便会即时服刑。我共被判刑5星期,预计扣减假期后需服刑31天。




由参与社会运动的第一日开始,我已有心理准备及知道抗争是要付出代价的。我明白当晚我所作的部份行为为法例不容许,我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点我从一开始都没有否认。但有两点我必须重申,第一,当晚我向警察泼洒的只是水,是占领期间随处放置路边,用以洗掉胡椒喷雾的清水,这点我在七警案庭上作证时已交代过亦获得法官确认,并非如某些报章某些人说的是尿液或腐蚀性液体。我会为自己所做的行为负责,但我决不会接受各种没有发生、诬陷我的指控。第二,控方以11名警察口供指控我于被捕过程中暴力顽抗,更将警员推下花槽;这完全是捏造的事实。我一直亦以诚实、正直的态度面对自己及七警的审讯,光明磊落、对得住天地良心。




在此,我希望能得到大家的谅解与支持,我现时选择放弃上诉并不是软弱退缩,更不是弃甲曳兵不再坚持抗争。这两年多的时间,由2014年10月15日暗角事件开始、到司法复核、我被起诉再到七警定罪;一路走来殊不容易。面对种种不公平、黑暗包庇,政府、律政司以至警察各种官官相卫,颠倒黑白的处理手法;我们已尽了最大努力,也可能得到最大的成果了。




衷心感谢各位抗争者的付出,也希望社会能对抗争者多点支持与理解。我们追求民主与自由,面对强权暴力打压一直处于弱势,每一位抗争者行出来不为私利,为的只是反抗暴政,为我们的下一代争取更美好的将来。当我们的社会仍没有民主选举、政权不由人民监察、官商勾结、法治倒退、黑警横行;袭警、拒捕、阻差办公、非法集会、暴动的罪名便成为强权打压异已的借口。政府不守法,以暴力欺压市民时,我们仍有守法的义务吗?由雨伞运动到今日,几多示威者流血被打、几多血腥暴力被隐藏、公义不见天日。我们都变得麻木、无奈无力、不再反抗,更会倒转过来怪责那些为我们付出的抗争者?我相信抗命不认命,民主与自由不是由别人施予,而是透过我们每个人站出来撑住,出来抗争才得到的。但愿我们香港人不用再委曲求存,也没有人需要再作任何牺牲。




最后,再次感激各位同路人的支持。感谢法律团队各人,资深大律师、大律师、律师与法律顾问们的义无反顾的帮忙;感谢公民党上下各人一直的协助;感谢陈淑庄议员、梁国雄议员,与及黄伯胜叔等一众雨伞人每次的陪伴打气;感谢我的家人、好友、战友、黄丝,与及香港市民一直的撑住。感激。




公民抗命。无畏无惧。毋忘初衷。我要真普选。




法广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