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莫迪连任机会大,中印关系备受挑战

《明镜译报》编译  墨翟



印度执政党大胜



作为印度最高领导人,莫迪在国内的声望和地位日渐上升,特别是他所率领的政党在最近的地方议会选举中赢得压倒性胜利,间接推升莫迪于2019年大选连任的胜算,而莫迪即将长期执政的现实也将为中印关系带来相当程度的挑战。



彭博社报导,印度五邦议会选举结果于2017年3月11日全部出炉,总理莫迪所属的执政党“印度人民党”大获全胜,分别在北方邦、北阿坎德邦及旁遮普邦取得多数席位,大败在野党“印度国大党”。



此次大选最关键的一役莫过于北方邦。该地为印度人口第一的大邦,约有2.2亿居民,占全国总人口六分之一,经济总量则占全国GDP的10.7%,在印度的政治、经济生活有著举足轻重的地位。



作为北方邦出身的议员,莫迪多次在当地的竞选活动为其政党宣传造势,虽然日前其废除大钞、打击贪腐的行动引发民怨,但他在拜票过程中为自己的争议政策提出辩护的作法,似乎也得到了选民的理解和支持。最后印度人民党在403席的北方邦中拿下321席,夺得近八成的议席,连带为莫迪在2019年的大选连任铺平道路。



分析指出,在大选之前,执政党在联邦上议院并未掌握多数席位,使得莫迪在国内推行改革屡遭阻碍。这次在五邦选举的胜利,为印度人民党补进更多上议院的席位,不仅提升其对联邦政府的影响力,并将推升莫迪未来在国内外的施政改革效率,特别是中印关系的发展。



面对莫迪权力上升和即将长期执政的现实,中国媒体对中印关系未来走向的看法有好有坏。官媒《环球时报》虽肯定印度人民党的胜利是民众对总理施行经济政策的信任投票,但文章也坦承如果莫迪在下届大选连任,势将持续目前坚定的外交政策,届时北京将面对一个更强势的印度,搁置已久的中印边界争端或更为棘手。



然而,评论也认为,与强硬的政府交涉并不全然是坏事,因为强势政权意味著高效率的执行能力,若新德里能以果断的态度作出重大决定,边界纠纷可望在莫迪的任期内获得解决。因此,在这样的局面之下,北京在处理中印关系时应该要有更谨慎、更全面的考虑,才能更好地思考如何在一个强硬的印度政府中突破北京与新德里的关系。



对此,新德里中国研究所(Institute of Chinese Studies)研究员贾可布(Jabin Jacob)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也抱持相同意见。




“由于边界(问题)只能通过政治解决,这将需要任一方出现一位强而有力的领导。只有强大的领导人才能把改变国界的想法推销给他的人民。”他说,“随著莫迪越来越有机会在2019年的大选中再次连任,而习近平也在2017年进入第二个任期之际,建立起更强势的立基。如果(双方)存有政治意愿,将可开创一个有利的局面。”






莫迪带领印度人民党最近的地方议会选举中赢得压倒性胜利。




中印关系的根本性变化



事实上,受到历史边界争端所影响的中印关系,近几十年来出现了审慎和解的迹象,尤其当莫迪于2014年在印度政坛快速崛起之际,更被预期将加速此一进程。



《南华早报》报导,莫迪于2011年至2014年担任印度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时,来自民族主义右翼政党的他力争中国外资进驻,促进彼此交流的作为,也为其赢得了“印度尼克松”的称号。之后莫迪出任印度总理时,两国领导人先后进行互访,也为中印关系铺出了一段蜜月期。



然而,随著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获得热烈响应,北京在缅甸、尼泊尔、斯里兰卡等国家的投资,看上去无疑是在印度后院动手脚,围堵意味浓厚,因此也引发了新德里的反制措施。



在军事领域,印度开始向美国靠拢,两国于2015年1月签署了《美印亚太地区和印度洋地区联合战略愿景》,后续另加签多项军事合作协定;同时,印度亦加强与越南、日本、印尼等国的军事合作,种种作为明显剑指中国的海上野心。



此外,在政治外交领域,印度也踩尽北京的地雷;不仅于2017年2月中接待台湾立委组成的访问团赴印交流,4月达赖喇嘛亦将造访中国称为藏南的阿鲁纳查省,一反过去新德里因担心激怒北京而限缩达赖喇嘛活动空间的作法。中国当局均对此提出抗议。



相对地,北京也不甘示弱,先后在一些国际场合打压新德里,包括拒绝印度申请加入核供应国集团,阻止印度提报恐怖组织首脑阿兹哈列入联合国恐怖分子黑名单等,中印关系俨然已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对此,美国之音引述印度知名媒体人桑卡嘉(Prem Shankar Jha)在印度版《连线》(The Wire)的文章指出,美国已成为横亘于中印之间的大石,他对未来的中印关系感到悲观。



“莫迪将印度变成了美国的军事和外交盟友。”他写道,“在中国眼里,这使得印度从一个志同道合、反对美国试图建立单极世界的国家,转变为一个敌对国家。”



不过,执政党印度人民党党魁史瓦米(Subramaniam Swamy)则不认为这是莫迪的问题,反而将很大一部分责任归咎于官僚机构的“惯性敌意”(inertial hostility)。



“(中印)关系中有一种寒意(chill),我们可以感觉到。”他对《南华早报》说,“在面向西方的官僚机构中,有些部门并不希望我们与中国建立良好关系,而且最近他们可能在我们制定对华政策时发挥了领导作用。”



不过,报导也观察到,印度近来已开始微幅调整对中国的强硬态度。双方于2017年2月在北京举行首次双边战略对话,希望能化解双方歧见──虽然新德里提出的诉求全未获得北京的正面回应。



对此,印度问题专家林民旺也向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应审慎看待与印度的关系。“莫迪的支持率这么高,一旦连任,任期又这么长,中国应该好好考虑,认真对待。在这么长的任期内,中印有些事情可能会有突破,比如边界问题。”

莫迪上任之初与中国关系要好。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