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红二代就是要搞大复辟

中国研究院

 

【《内幕》编者按:中国政治随时都在变化。习近平在这场博弈中,他选择站在什么样一个地位,选择一种什么角度,来对待这场博弈?他自己个人,作为一个政治行为者,也参加这场博弈,他有多大的能力,他有多少的娴熟的政治技巧,能够达到他所要的目标?

2018年4月27日,《中国研究院》第39次会议围绕这些话题进行了讨论。当天参加会议发言的有新闻观察员何频,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教授冯崇义、美国政治学者冯胜平、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经济学人张艾枚,美国资深媒体人孟玄、《世界日报》副总编魏碧洲、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顾为群。研讨会由陈小平法学博士主持。在此发表的是会议发言的文字整理稿。】

 

红二代就是要搞大复辟

政治因素呢,就是这个个人崇拜和个人专制,变成体制内外的共同的一个敌人。因为现在党内也做了很多规定出来,避免像毛这样的一个魔鬼,重新成为一个对全国人,包括身边的战友们,都掌控生杀予夺之权的这么一个恶魔,这么一个独裁者,所以他做了一些很要紧的制度安排。

从“党权至上”里头,也提出新的口号出来,就是“党政分开”。但你即使“党政分开”做得不那么成功,从制度转型上讲,党已经放弃了对社会、特别是对个人、私人空间的控制。你知道80年代以前人什么日子,所有生活、婚姻什么都被党控制。党已经放开这个空间,就是公民社会的空间,这个自主公民的空间,都出现了。

在经济上开始有私有经济,可以向世界,参加世界大循环,参加全球化的这么一个经济状态。也慢慢地向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们叫半市场经济(semi market economy),一定程度的经济多元化的空间也出现了。

这样子的话,底下就是从政治、文化到经济,都转变出来,但是它又不是转到正常的民主,它是转到一个新的制度,就是跟苏联、东欧一样的,在50年代开始,从赫鲁雪夫二十大开始,转向一个后极权社会里这么一个框架里头。在政治上,还保留著党的一元化的领导,还是一党专政的框架,但是经济上已经出现了市场经济,出现了经济上的多元因素。在意识形态上,更加是,我们自由主义,整个自由、民主、宪政这一类的理念,深入人心,特别现在这个互联网时代。连官方也承认,现在至少从意识形态的大方面,是三分天下,就马列主义的党国意识形态,还有传统意识形态,咱们叫儒家,当然有比儒家更多的,还有我们自己所处的自由主义学派,就是三分天下。就整个这个原来党国意识形态里面的一统江湖,和那个共产主义的乌托邦,已经崩解。所以这是一个,后极权社会的一个社会状态。

那习近平在2012上台之后,他面临选择,就是说要不要顺势而为?或者就是他像胡锦涛的不折腾,有一些东西他不故意地去抵抗,让社会有一些,公民社会里边继续往前发展;或者说,你如果有雄才大略,你顺这个路,做一些积极的回应,支持中国社会向宪政民主转型。而习近平所做的所有事情,我所想到的所有事情,就是要逆历史潮流而动,开历史倒车。这是彻底的复辟,要把中国硬扭回去,这个极权社会里头去。他做的任何事,都是顺著这个方向,要彻底颠覆这个在前40年这种开辟的一个路,所以现在在这一层底下,才会有王岐山之流出来喊,他挽救了党、挽救了国家、挽救了什么。他挽救了什么呢?就是这个党已经面临崩解,就是这个国家面临一个往宪政转型的巨大压力,那么这批人,就我讲的红二代,以习近平、王岐山为代表的红二代,要扭转这个历史潮流,就是要搞一个大复辟。

他做的所有事是因为这么一个历史选择,在一党专政和宪政民主两者之间所做的选择,他们是垂死挣扎。他这五年的某些成功,在我的眼光里头,最多也就是回光返照,因为西方的民主遇到一些麻烦。其实习近平上台以来,经济一直是下行,往下走的。他是靠著前面的改革开放、经济全球化,跟他积累了一些财富,他是用这样的财富,来去折腾中国人。一开始他在墨西哥,在南边讲,他光折腾中国人,不折腾外面的人。他现在也开始折腾外面的人了,他是有这么一个财力,财大气粗来做。

为什么他是回光返照、垂死挣扎呢?全世界的党国专制集权,有70年大限,70年左右,是它生命的、自然生命的一个大限。我最近写文章、做节目的时候也在强调,党国没有红三代。不管红二代们如何凶残、如何残忍、如何折腾,他这个权力结构是没有办法传给他们的后代的。他们可能也没有这种心思,更加没有这种能力,来去继承现在的党国专制集权这么一种制度框架下去。

民主转型的能量遭受摧残

所以现在这些年,就是这五年来,习近平,他是首先是对党内,用通过反腐来进行大规模的政治清洗,把这个现有的,或者潜在的政敌,一个个地把他拔掉。然后呢,他对整个社会,就是要把公民社会,特别是非政府组织,连根拔掉,斩草除根。我们想想,在哪怕是周永康时期,对公民社会打压也非常厉害,但是他是一个历史关系,他是一种回应性的,他斩草,但他不除根,就里头他是哪里出事,他去解决什么事情。而习近平,你再回过头来,五年之后,他清网,把所有的网路大V,把有各种不同意见的那些网站,全部扫光!对公民社会的摧残,就这个,我一直讲,这是滔天大罪,他做任何事情都罪不可赦,都抵挡不了他犯这么大罪!就是中国社会为了能够向宪政民主转型所积累起来的社会力量和思想资源,在他这五年,得到非常残忍的摧残。

他现在在党内,就最近的,所谓修宪,我想你们都谈过了,就是把原来讲共产党想温和化,建立某种意义上的权力交接的制度安排,包括这个任期制,这个年龄的限制,还有这个任期的限制,因为这个东西,就相对地把这个党国集权专制里头一个很大的难题,把它温和化,建立某种对一个制度性的期待,它可以顺利地交接,也就说,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也是这样,为未来的宪政民主转型做某种铺垫,可是连这么一丁点的政治改革的成果,也被习近平颠覆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还对他抱有希望,我是很难理解。特别是我写历史、写政治学,我想这个事情需要脱出就事论事,必须有一个更好的框架来去评价习近平,和现在中国的这个政治转型所面临的任务,和它的走向。

陈小平:好,谢谢冯教授!好了,我们今天与会人员的发言,大体上公平地轮了一拨。如果不公平,批评我。那么现在呢,我们请冯胜平先生,你做五分钟的回应,好吧?

冯胜平:我尽量做吧。接著冯崇义老师的话说,我觉得习当时他接手的,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混乱的局面,也就中央九龙治水,地方财阀割据,舆论一边倒,这个局面。在这种局面下,不要说民主了,能专制就不错了,不垮就已经差不多了。那个时候既得利益集团是肆无忌惮地在瓜分所有的国民财富。

那么中国这个社会结构呢,简单说它是,用乔木先生的一个比较,它是四种结构,就是四种人,有一点像是股市吧。什么呢?散户、庄家、财阀、赵家人。散户呢,看k线图,凡是有看不懂的图,后面有庄家在坐庄。凡是有看不懂的庄,后面有财阀在做局。连财阀都看不懂的时候,比如说,所谓财阀,就是资产百亿以上吧。凡是有看不懂的财阀的这种身世的沉浮、命运的变迁,比如说郭宝昌进去了一天,郭文贵逃亡了,吴小晖出事了,肖建华回家过年了,去年这个时候,那后面一定是有什么呢?有赵家人在中南海又谈心,又谈出什么新结果了。这就是中国现在的社会的结构。就不懂得这四个角色,基本上就不用去谈中国政治。

在这四个角色中间,最重要的一个角色是什么呢?就是财阀。这个财阀,在中国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这么多,这么有巨大的一个政治力量。一定要理解这个概念呢,财阀其实就很像当年的军阀。每到王朝末年,基本上是军阀割据,国家解体。财阀和军阀的区别是什么呢?就军阀是争地盘,财阀是抢公司;就军阀是比多少人、多少枪,财阀是比有多少上市公司,多少金融牌照;就军阀的后台是列强,比如说中共是有苏俄,汪精卫有日伪,有日本,然后老蒋有英美,财阀的后台呢,就是赵家人。习上来的时候,他面临的就是这么一个局面。

可以说,中国的精英联盟是反对他的。这个精英联盟就是三个集团组成:一个就是权力精英,俗称赵家人;一个资本精英,俗称财阀;再一个呢,文化精英,就是自由派,好像冯先生也算是里面的一个。这三个集团可以说是各施其职,等级分明。财阀的后台是赵家人的白手套,文化精英呢,就是财阀的后面的资助者,他们是反习的,也是反现在这些政权做法的,因为在过去20年,这三个集团非常幸福。(《习近平集权后果:独裁还是民主?》连载8,未完待续,《内幕》第77期)

网络大V或异议网站近年遭到大力扫荡。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