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川普禁令下的首批祭品 被撕裂的美国人

伊朗裔美国人凯沙瓦尔兹的父亲2月16日过世,但海外的家属却没有办法到美国他所住的医院去探视他,让他成为这项禁令不确定因素下的其中1个牺牲品。

虽然美国总统川普仍致力于恢复他备受争议的修订版旅游禁令,但从某个角度来看,这项禁令对那些拥有海外亲属的合法美国国民,已造成不可抹灭的伤害。

法新社报导,在全美,虽然许多国民未受这项禁令直接影响,然而他们会发现,自己生活已就此陷入混乱,和家人分崩离析。川普的旅游禁令禁止6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人民入境美国。

伊朗裔美国人凯沙瓦尔兹(Madhis Keshavarz)的父亲2月16日过世,但海外的家属却没有办法到美国他所住的医院去探视他,让他成为这项禁令不确定因素下的其中1个牺牲品。

这位洛杉矶居民对法新社表示:“他们偷走我父亲对最爱的人说再见的机会。”热泪从她的脸颊不断地滚落。

身为媒体策略分析师,凯沙瓦尔兹说:“我父亲是器官捐赠者,有些美国人因为他的关系能再次呼吸、走动,但他连向最爱的人说再见的基本权力都遭到否定。”

洛杉矶地区住有约40万名伊朗裔,多半拥有双重国籍,在全美,这样的人总数更高达100万。

活跃科技界的伊朗裔美国青年团体“波斯科技企业”(Persian Tech Entrepreneurs)2015年底的统计显示,部分来自他们社团的成员,在矽谷扮演举足轻重角色的企业担任最顶尖的职务。

尽管如此,凯沙瓦尔兹指出,他们还是遭到“妖魔化”,就算他们许多人一开始是因为美国中情局(CIA)1953年支持的政变,才被迫逃离自己的祖国。

她说:“无论你怎么做,你永远都不会被视为美国人,不会被当成其中一份子,这真的很累。”

“那实在是很深的伤害,你得不断地证明自己,证明自己值得被视为美国国民。”(译者:中央社许湘欣)1060320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