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汪东兴和林彪集团自九大以来已站在同一阵线



汪东兴掌握了毛泽东太多的隐私。

齐茂吉


汪东兴逃过一劫

在吴法宪、邱会作及李作鹏的回忆录中可以明显看出,汪东兴和林彪集团自九大以来已站在同一阵线。在庐山会议前,汪东兴传给林彪集团的信息一直非常明确,那就是坚设国家主席,并拥护毛泽东当国家主席,否则就由林彪担任。因此,汪东兴在华北组的会议上,才旗帜鲜明的提出坚设国家主席,并拥护毛泽东、林彪分别担任正、副主席。汪东兴在上山开会前,也在他掌握的中央办公厅及8341部队做过政治动员,否则以汪东兴敏感的身份和特殊的背景,他不可能说出他的意见也代表了中央办公厅及8341部队。

可以理解的是,在未形成揪张春桥的氛围前,毛泽东仍未针对国家主席的问题做出最后的决定,因此汪东兴才会以坚决的语气提出前述主张,甚至第一个喊出了要揪人。汪东兴若无几分把握,断无可能如此鲁莽。在坚设国家主席和打倒张春桥的问题上,汪东兴和林彪集团是一致的,事前不可能没有串连。甚至,江青带著张春桥、姚文元向毛泽东求援时,汪东兴也随即将情况告知了叶群及吴法宪。(注94)

值得注意的是,在汪东兴的回忆录中却指出,当林彪发表讲话时,“虽然台下有热烈的掌声,但我看到坐在台上的毛主席听得越来越不耐烦,明显地表现出不高兴。”(注95)试问长期待在毛泽东身边的汪东兴,一向善于察言观色,如果毛在听林的讲话时,流露出不耐烦、不高兴的表情,在华北组的会议上,汪东兴还敢跳得那么高吗?不过,汪东兴在回忆录中,对于关键的问题,不是避而不谈,就是诿过林彪集团及陈伯达。尤其是,汪东兴绝口不提他与林彪集团的关系。此外必须指出的是,毛泽东大发雷霆后,周恩来和康生开始追查事情原委时,叶群还交代吴法宪等人,不要揭发陈伯达和汪东兴,以便保护他们。(注96)

当时,康生向林彪汇报时则总结了四句话:“吴法宪造谣,汪东兴点火,陈伯达起哄,陈毅跳出来。”(注97)以康生的政治份量点名批判这四个人,当然是非同小可,尤其是汪东兴又是毛泽东身边的红人。汪东兴在这场风暴中为何最后能安然过关?毛泽东对汪东兴在华北组的言行知之甚详,甚至点了汪的名,可是毛为何对汪网开一面呢?(注98)汪东兴与江青的关系闹得这么僵,以江青睚眦必报的性格,为何不咬住汪不放,借机整掉汪呢?(注99)高文谦认为,汪东兴戴罪立功的关键,是揭发出陈伯达私下选编的《恩格斯、列宁、毛主席关于称天才的几段语录》让毛泽东抓住这份语录大作文章,写下《我的一点意见》(注100),点名痛批陈伯达,而打开了反林彪战役的缺口。(注101)

可是,吴法宪在回忆录中却指出,周恩来向他要了一份语录,后来周将这份语录呈送毛泽东。(注102)汪东兴在回忆录中,根本未提他将这份语录呈送毛泽东,汪只是提到他前后一共写了三份书面检讨,呈送毛泽东。(注103)此一期间,毛泽东与汪东兴谈到陈伯达问题时,毛表示陈伯达“与你们好人犯错误不同”(注104)。换句话说,汪东兴认为在毛泽东的心目中,他是好人。

照理来说,汪东兴犯下如此严重的政治错误,不论是向毛泽东主动上缴语录,或者是主动提出书面检讨,甚至将他所说过的话,栽赃给陈伯达、叶群,都不足以说明汪为何能从此一政治风暴中脱身。毛泽东的耳目甚广,要拿到一份语录易如反掌,至于书面检讨即使表面过关,也未必逃得过秋后算帐,这类先例不胜枚举。而向毛泽东坦白交心,无异不打自招事前未禀报毛,私下搞非组织活动。值得注意的是,事后毛泽东将〈华北组第二号简报〉打成是“一个反革命的简报”(注105),华北组的组长李雪峰(1907-2003)遭到株连而被打倒,甚至被开除党籍,李雪峰时任政治局候补委员、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北京军区第一政委。可以理解的是,毛泽东怀疑李雪峰与林彪集团连成一气,搞出了〈华北组第二号简报〉,因此拿李开刀。问题是,〈华北组第二号简报〉中就是以汪东兴和陈伯达的发言为主要内容,若说此一简报是反革命的简报,汪东兴岂不是反革命分子吗?以毛泽东多疑猜忌的性格,难道会放汪一马吗?除了他本身的至亲外,一辈子毛泽东从未真正信任过一个人,他为何独厚汪东兴呢?(注106)笔者认为,汪东兴掌握了毛泽东太多的隐私,毛多少有点顾忌,而饶了汪这个家奴。

《1970年庐山会议再剖析》连载10,《中国密报》第54期)

94,同注1,页800。

95,汪东兴,《汪东兴回忆录-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页38。

96,同注1,页809。

97,同注1,页804。

98,1971年8月至9月间,毛泽东离开北京至外地巡视期间透露说:“像汪东兴,沾了个边,他在一千三百人的会上做了几次检查,他也没有倒嘛。”〈毛泽东在长沙与刘兴元、丁盛、韦国清、华国锋、卜占亚和汪东兴的谈话〉(1971年8月3日),宋永毅主编,《中国文化大革命文库》光碟。

99,1970年9月6日,九届二中全会闭幕的当天凌晨,江青亲自打电话给林彪说:“汪〔东兴〕、吴〔法宪〕没事,不调工作。”李耐因,〈“九.一三”前后林彪、江青470次通话〉,《炎黄春秋》,期7(1997年),页48。由此可见,毛泽东、江青非常清楚汪东兴与林彪的关系。

100,〈我的一点意见〉(1970年8月31日),《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册13,页114-115。值得注意的是,毛泽东在〈我的一点意见〉中,并未提到关于国家主席的问题。

101,高文谦,《晚年周恩来》(纽约:明镜出版社,2004年6月),页301。

102,同注1,页806。

103,同注95,页48、59-62、78-83。

104,同注95,页6。

105,同注65。

106,吴法宪的儿子吴新潮透露,“林彪事件”后,他遭到逮捕。在关押期间,吴新潮写了揭发汪东兴的材料,经由毛远新送至周恩来的手上,周亲自交给了毛泽东。毛泽东叫来汪东兴大骂说:“两只小老鼠(陈伯达、汪东兴),凡是想改换门庭的人,滚他妈的蛋!”当场汪东兴吓得跪在毛泽东面前求饶。舒云,《林彪事件完整调查》(纽约:明镜出版社,2006年8月),上册,页219。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