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川普当选后会成为希拉里•川普




川普为什么能当选?是美国人真的焦虑了,是美国人真的希望要改变了。




《内幕》记者 奕安 贺俭 整理




愤怒的人成为美国总统



“占领华尔街”的时候,持续了那么长时间,但我感觉他们必定是无疾而终,因为如果以前占领华尔街,人们能看到希望,那是社会主义,但似乎社会主义不可能重新回到占领华尔街的人的脑海里面,那他们怎么办?如果他们采取暴力行为,警察可以毫不犹豫地镇压他们,因为警察有足够的合法性;如果你是非法集会,而且是侵犯别人正当权益的话,是得不到公众呼应的。



他们可以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这没问题。《华尔街日报》也好、《纽约时报》也好,都可以发出他们的声音,所有的媒体都可以报导他们的行为,但是他们可以改变华尔街吗?美国最聪明的一群人统治著华尔街。他们能赢得了华盛顿的政治家吗?华盛顿更是聚集了、经历了无数历练的聪明人。



这批人是什么?用通俗的话说,就是老油条。这批人,你根本打不倒他们。他们掌握了法律的武器,他们掌握了经济的资源,他们知道如何利用这种制度。所以今天的美国变成了什么样的美国?它的大学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大学,一个中产阶级根本没有能力去支付。但如果你是一个穷人,你可能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只要移民到了美国,就可能会享受美国最好的福利和待遇。



如果你是一个穷人,你的儿子可以读美国最好的大学,因为你穷啊,所以美国有足够的福利来帮助你;但是对于一个中产阶级来讲,他每天可能是早上六点钟起床,晚上十点钟回家,如果他的薪水是20万美金,把税扣除了之后,他可能还是养不起一个孩子进美国好的私立大学。



这个问题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我真实的感受到这一点。我的朋友中,既有收入很低的人,也有收入很高的人──最有钱的人没有问题,但毕竟是1%;最没有钱的人也没大问题,可人数很多。



但是对社会做出最大贡献的中产阶层,他们非常无力,在这种情况之下,美国怎么办?



现在,一个对这些愤怒的人,成为了美国的总统。



有人说是民粹;有人说这是科技发展,社交媒体流行的结果;有人说这是全球化的反弹和焦虑。是的,这些理由都是的。



但是川普当选总统之后,他会成为川普吗?不会的,他会成为希拉里•川普。



为什么?因为他不可能领导一个分裂的美国,不可能。他必须去接受和遵守美国最基本的准则,这是经过几百年演变的美国的基石:法律的基石,人权的基石,市场的基石,美国很多体系的基石。但是这些基石经过这么长时间运转后,它真的已经生锈了。它真的出了问题。



在全世界的发达国家里,只有美国没有全民健保。它不但没有全民健保,它又出来一个非常莫名其妙的奥巴马健保方案。这进一步挤压中产阶级的生活。一个四口之家,一个月要支付给健保的钱可能高达2000美金。如果再考虑到子女昂贵的大学费用,给社会做出最多奉献的这批中产阶级开始感到焦虑。





奥巴马健保方案将进一步挤压中产阶级的生活。



文明的起点和为人的尊严



我要讲的是,川普上台之后,他能改变多少?非常困难,因为民主运作到一定程度以后,有些东西不是政治正确的问题,它已经变成既成事实了。我一直试图了解美国的司法体系,美国的法律体系,因为这个是国家和社会最基本的基石,它解决了无数的维稳问题——美国没有上访,没有严重的群体性社会冲突。



但这种体系已经使人精疲力竭。昂贵的律师费,漫长的诉讼,可能消耗精英毕生积蓄和精力,最终却发现法律未必能真正保护你。



川普为什么能当选,是美国人真的焦虑了,是美国人真的希望要改变了。



但川普是否真正有解决问题的方案,很多人怀疑,甚至不抱希望。



民主的问题,在美国,甚至在西方,已经是一个现实的、沉重的问题,是一个思想者和学者无法回避的问题。



而中国的问题是不民主的问题,民主是现代社会一种最基本的价值观,在解决我们所有纷争和分歧,解除所有控制我们的野蛮和展现我们权利方面几乎是唯一的。



组织安排甚至决定,或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幸福吗?有的是很幸福的。我的朋友就告诉过我,他的父母从来没有恋爱过,有的是组织上分配的,有的是他们父母为他们定下的,但结局是挺美满幸福的。先结婚,先上床,之后谈恋爱,也可能很幸福,也可能有和睦的家庭和优秀的子女。



但自由恋爱呢?一定会幸福吗?实际上,离婚率很高,无论是在中国,在美国,还是在欧洲,离婚率都越来越高。



但现在的人是否愿意放弃这种自由的选择?愿意回归组织上介绍等包办婚姻的老路上呢?当然不可能。



回到民主的主题。民主是什么?民主有无数种解释,简单地说,就是有这种选择的自由。



中国这个基本问题如果得不到解决,如果经济还继续增长,老百姓还继续这么勤奋努力,一心想把这个国家建设得更强大;那只会对人类造成更大的灾难。



因为执政党会用这种经济实力去击倒经济上已经很脆弱的西方国家。



这就是我对中国和世界的非常现实的担忧。而我当然不希望这种情况出现。



所以,美国有很多问题,这是民主的问题,我还愿意选择这个地方。川普今天当选了总统,我仍然可以毫不犹豫地在这里公开批评他,FBI不会找我,警察不会找我。我希望人们在中国也可以选择或者批评(公开)领导人——这是文明与野蛮的分野。



但这在现在的中国是不可能的。不民主的问题让我没办法在那里活得有尊严,因为它不让我选择。选择,未必有好结果,但它却是为人的尊严和文明的起点。



(《核心应该在斗争中形成》连载之7,《内幕 》第60期)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