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多龙治水的水务改革“只有恶化、不见改善”



污泥是目前全世界最难处理环境难题之一。

冯建维


“改革”真的有帮助吗?

形式上部分解决了多龙治水的水务改革,本应对改善水多、水少、水脏、水浑有所帮助,但我们十几年后再看进行了水务体制改革的地区,用“只有恶化、不见改善”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前文已经对水务改革后,部分沿江城市的城市型洪水愈演愈烈,做了深入分析,明眼人心中自有结论,因此这里不再赘述水务改革对“水多”造成的恶果。

关于“水少”或干旱缺水,笔者建议水利部应该制作一张“水务改革地图”,用历年数据证明,水务改革后设立水务局的地区其年降雨量增加,灌溉期江河低于最低生态流量甚至断流的现象有所减少。唯有如此,才算水务改革解决了“水少”的难题。但没人相信水务改革会增加降雨量,干旱缺水或风调雨顺要看老天,与哪个行业管毫无关系。

而水务改革对缺水城市的区外调水“有帮助”的本质,是水利滥权。一个城市缺水,水利行业根据情况批准就近调水,是其职责所在。水进入处理厂后分送用户,这个过程与该市的供排水是否归水利管,毫无关系。只要水利不设卡,剩下的就是该市自己运作。如果该市不搞水务改革就不允许区外调水,恰恰反证了水利部在用审批筹码强制推动水务改革。

再看“水脏”。水利行业之所以提供大量素材给媒体,恶炒水污染现状,是想证明“环保行业没做好污水治理工作,导致有水皆污”,从而迫使基层政府把污水处理职能划给水务局。至于能否管好,则不在水利部考虑范围内。

目前全世界污水治理面临两大难题:一是如何处置堆积如山的污水处理伴生物——污泥,二是上游国家和地区不愿出钱建意在保证下游水质的污水处理厂,即便建了,也存在假运行后的偷排,目的是节省生活污水和化工厂污水的处理成本。这两个难题如何化解因素复杂,这里无法展开。本文要说明的仅仅是:由于环保行业对固体、液体和气体污染物的处理已经自成体系,在现有国情下,将各种污染物的治理同时归环保行业,肯定会减少行业交叉后的混乱。

在涉水的众多行业中,水利部改革重点之所以瞄上供排水和污水处理,源于改革设计者认为这两项工作都亏损、费力不讨好,因而其主管部门会当作负担拱手相让。但水利部门又实在拿不出任何水利管污水处理会优于环保行业的理由,最终演变成两个行业为“水利不上岸、环保不下河”而争得不可开交,足见他们只关心权力边界的划分,而忘了这项工作的初衷是确保污水达标排放。同朝为官的两个部,因水务改革争权的过分惨烈,导致工作中不但不相互支持,反倒你死我活地互掐。水利、环保两行业锱铢必较、寸土必争的结果,就是大部分水务局没争来污水处理;划归水务局管的,也不见对两大难题提出任何改进。

至于城市建设管理中的道路、供水、排水、供电、通讯等网络,本是城市“血脉”的有机整体。但供排水管网划归水利后,增加了很多建设方面的难度。如不少城市优质一二类水的供应有限,面临“部分城区用优质水饮用并洗衣冲厕,另一部分城区的水质不达标”的难题。解决的办法应是分质供水,实现优质优用、低质低用,但各地迟迟不能实施,主要原因之一,一定与跨部门协调的难度太大有关。

因此,让水利部门从水源地管到水龙头,不但对解决城市日常用水问题毫无帮助,反而生出许多新问题。我们也找不到“让水利从水龙头管到排污口,比环保部和城建部门管得更好”的证据。反倒可以证明:与排水有关的渍水问题,在很多实施水务一体化的城市越来越严重(如武汉)。

水土流失谁之过?

最后看“水浑”,即水土流失问题。笔者认为,在现行体制下,由水利或林业全面负责水土流失治理即水土保持(水保),确实比“水利干水保工程、林业干水保种草种树”效率高。但水务改革中强调水浑,其目的是尽可能多争取水利水保的资金项目——虽然水利管辖下发生的水土流失现象,几十年来日趋严重,用业内普遍认可的说法是:边治理、边流失,流失大于治理。

过去这些年,国家已投入上千亿水保治理费,水利部亦有“每年新增水土流失治理面积多少”的指标,但对投入巨资却没能遏制水土流失、荒漠化加剧的原因,却从未做出解释。

其实,为实现水土保持,公共财政拨款固然重要,但给农民完全产权才是决定性的。2005年9月,由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与水利部共同组织的“中国黑土区水土流失与生态安全综合科学考察组”,在黑龙江省拜泉县召开座谈会,笔者在会上就农地、林地产权与水土保持之间的关系,做了专题发言,要点如下:

(《改革的污名化:中国水务“改革”乱象及成因》连载5,《内幕》第59期)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