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拦洪是口号,谋取巨大经济利益才是水库目的



长江水库。


冯建维

水库真在拦洪吗?

水利教科书对水库作用的介绍,主要是拦洪蓄水。事实上,由于利益驱使,水库作为企业或是财政差额补贴单位,骨子里追求的是“多蓄水形成高水头、大水面后的多发电、多灌溉、多养鱼”之类经济利益。因此,“拦洪”、尤其是高水位时的拦洪,必将威胁水坝安全;而提前腾出部分库容迎汛,肯定会使水库利益受损。

由于任何国家的中长期气象预报的准确率都很低,这使每个水库都无法准确确定本年度上游的来水量,因此究竟汛前腾出多少防洪库容为合理,是个世界级难题。

在这种两难选择时,水库作为理性经济人,一定愿意平时多蓄水,洪水来时加大泄流。这对追求利益最大化的企业来说似乎无可指责,却对公众生命财产安全构成重大威胁。此时,只能由代表政府的防汛部门出场,给所有水库制定防汛预案,要求水库调度时提前留够防洪库容。

既然对水库来说,防洪库容越小越有利于多蓄水后的经济利益,在编制防汛预案过程中,一定存在水库与防汛主管部门间的博弈。博弈中检验防汛主管部门是否屈服于财大气粗的水库游说、少留了防洪库容的标志,是“每遇洪水水库即加大泄流——即出库流量大于入库流量”。否则,不建水库、任由洪水在河道自然流,就不会有汛期水库为自保而加大泄流后洪灾加剧造成的水库洪灾,这还不包括水库决口这种更惨烈的水库洪灾。

总之,水库拦洪是口号,谋取多蓄水后的巨大经济利益,才是水库的目的。一旦防汛主管部门不能帮助水库从缩小防洪库容中获益,那水库一定不会再常年给包括水利部防汛办在内的各级防汛部门送鱼、送肉、送土特产,乃至“每逢假期即安排防汛职工去水库旅游”。

终止水库经常遭到水库洪灾灾民投诉的办法,是水利部防汛办公布“每遇洪水即加大泄流”的水库名单,和惩治被收买的防汛预案批准者。唯有如此,才能根除“水利变水害”这一很难理解的悖论现象。让媒体和常年受害的水库下游公众了解每个水库防洪库容的确定过程,杜绝可能的利益交换,确保水库有足够防洪库容,才能避免水库洪灾。某些专家经常将水库洪灾的责任推给厄尔尼诺气象异常和中长期气象预报准确率低,甚至莫名其妙地归咎于“多少年一遇的洪水”,纯属欺骗。

笔者认为,面对大陆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低的国情和上游植被破坏、森林蓄水能力降低所导致的江河来水不均,下游为保证生活、生产有稳定水源,只能建水库。为避免“来水力争多蓄,发生大汛时被迫加大泄洪以自保,干旱期又普遍为了高水头时的多发电而不顾及下游旱情”等种种弊端恶行,需对水库调度逐一重新进行颠覆性的系统评估。评估时只要专家不被利益集团收买,就能平衡好供水和防汛的矛盾,将那些供水量很少而来汛即被迫加大泄洪的水库拆除,从而逐步减少水库洪灾。

回到本文主题:尽可能简述公众不很了解的“水库拦洪”背后的水库洪灾真实过程,是想说明“修改防洪规划与确定水库防洪库容”,都是水利部能给基层政府及其企业带来巨大经济利益的重要审批项目。这些发生在水务改革期间的修改,是否是裹挟基层政府搞水务改革的筹码?是否导致了城市型洪水和水库洪灾的愈演愈烈?笔者认为:水利部不应再回避做出正面应答。水利部有责任立即对近十几年修改后的大中城市防洪规划和水库防洪库容重新评估并公布,对重要的河滩地段,应拿出朱镕基式的铁面、果断和雷厉风行,立刻还原河道、重建堤防,恢复原蓄滞洪区,缓解愈演愈烈的蚕食河道现象。事实上,2016年史无前例的城市“看海”,已经在迫使各地政府在“平时蚕食河道以增加收入”和“看海时损失惨重甚至包括生命”之间,做出选择!

必须承认,造成河道越来越窄、内涝加剧,基层政府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尽管用蚕食河道增加收入对缺钱又亟待发展经济的地方政府,似乎是无奈的选择。而那些经常扰乱视听的防汛评审专家们,不过靠公开出卖良心换点评审费而已。最渎职的,还是各级防汛规划及水库防汛预案的批准者,他们本应是维护公共利益的守夜人。一旦这些既懂技术又没“利益纠葛”的批准人被收买,必将导致城市型洪水的愈演愈烈。

多年来基层干部考核中的唯GDP和事权过重,导致很多媒体把基层政府戏称为追逐经济指标的“公司”。而公司在逐利时的不顾公众利益,似乎是可理解的财奴之举。与此相反,各级防汛部门从来不肩负经济指标。防汛部门必须承担公共利益守护者的责任。然而,面对愈演愈烈的城市型洪灾和水库洪灾,有谁相信各级防汛部门充当了维护公众利益的守夜人?从各种渠道获得的信息看,某些审批者每批准一个“修改”,会获得基层政府数量不菲的评审费,地方政府还会安排其子女低分上名校及上学期间的所有费用,吃遍玩遍当地的高档饭店及旅游景点,还有各种貌似合法的几十上百万金额的洗钱。比如,笔者2015年12月13-16日、2016年1月14-16日曾分别致信水利部纪检部门,反映水利部原防汛办主任张志彤的腐败问题,但并未得到正式答复。

事实上,那些明知缩窄河道会加剧城市型洪灾的具体批准者有私利,是不言自明的。但赋予具体批准者权力的水利部,为什么会如此滥权?它从中获得的利益,与具体工作人员获得的“蝇头小利”,肯定不在一个数量级。

在推动水务体制改革中,水利部所以能迫使基层政府强行把建设和环保等行业的职能划归水利,水利部一定有比这些行业更多的交换筹码。如果说哪个行业都管著数额不等的资金项目,因而各自的交换筹码难分伯仲的话,使地方政府最终“为了水利而不惜得罪其他行业”的最有力筹码,就是修改防洪规划和水库防汛预案,也即这些修改后的巨大利益。

(《改革的污名化:中国水务“改革”乱象及成因》连载4,《内幕》第59期)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