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马丁路德金遇刺50周年 反抗精神延续不熄


20世纪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1965年发表演讲照片。Getty images/Bettmann

 

(法广RFI 弗林)20世纪美国伟大的社会活动家、民权主义者、民权运动领袖,至今为止在全世界范围内最受尊重和负有盛名的美国人之一,马丁·路德·金于1968年4月4日在美国田纳西州孟菲斯洛林汽车旅店二层遭到枪击遇刺身亡,年仅39岁。作为上世纪五十、六十年代,美国国内爆发少数族裔争取民权运动的主要领袖之一和精神象征,马丁·路德·金的一生曾受到了无数次各式各样的恐吓,也曾多次被人非法拘禁、三次入狱、三次被行刺,并最终倒在了仇恨者罪恶的枪口之下。在受到黑暗势力威胁和禁锢的同时,他打破常规的言行和诸如主张,反对越南战争的政治观点还是受到了来自美国官方的顾虑,特别是遭到联邦调查局内其反对者们的长期监视和打压。

而在马丁·路德·金主持美国民权活动前进的后期,遍布全国的崇拜者们在向他寄去的信中,除了要表达对他坚韧不屈人格的敬佩,及就他反对种族歧视体制,为美国少数族裔争取平权事业的支持,另一大经常被提到的话题就是担心其会遭遇被刺杀的风险。事实上,根据马丁·路德·金妻子科雷塔的回忆,他本人在多次遭到遇刺未遂的袭击后也十分清楚自己身处危险之地。特别是当美国总统肯尼迪于1963年遇刺后,他曾亲口告诉妻子:“这件事情也正发生在我身上,这是一个病态的社会。” 人们常说,有时生活远比戏剧更为出奇和难以预料,这一点也在马丁·路德·金死前得以印证。   由于他在这一期间已经意识到,民权运动在法律上取得争取平权的多次胜利,解除司法领域中形成种族不平等和歧视现象的根源后,而更重要,也更难为改变的是在美国这一如此强调资本主义的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社会阶级差异、以族裔为单位民众的经济境遇不公,及弱势群体遭受社会上升阶梯的断层。但他这种领先时代着手聚焦经济问题所发起穷人运动(Poor People's Campaign),却并没有得到早期民权改革者们的广泛支持,取而代之的则是反对者们进一步对他太过亲共的指控,认为他还要触及错跟复杂的既得利益和经济结构磐石,而升级了的刻骨仇恨。他也因此在不久后参加支持南部重镇孟菲斯清洁工人的罢工中,遭到密谋者和种族主义分子的暗杀。   马丁·路德·金在其生前的最后一次公开演讲上,似乎已经预感到了在第二天等待他最终不幸的命运。作为职业牧师,接受过良好的基督教神学训练的他最终选择,以《圣经》中以色列人将要进入应许之地时,领导他们走出埃及的民族领袖摩西被上帝独自带到了尼泊山山顶,但他被告知不能进入,最终死在山上的故事,以这一象征性主题提前为自己发表了哀言。演讲中,他说:“像其他人一样,我也希望活得长久 长寿值得向往。但是,我现在关心的不是这件事情。我只想履行上帝的意愿。他曾让我走向顶峰,在那里我放眼望去,看到上帝的应许之地。也许我无法和你们一起到达那里。但是今晚我想让你们知道,我们作为一个民族,一定会进入应许之地。” 这篇《我已去过山顶》演讲距今已整整过去了50年,马丁·路德·金在其生前倾力奋斗的各种目标,及其临死前如先知般所发表的预言又在今日实现的如何呢?   纵观美国现在的社会进程,我们可以简明地说梦想仍在现实的边缘,但其确实离起点有了很大的超越。正面的不用多说,作为局外人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政治 、经济 、媒体 、体育和文化等各种领域中,越来越多的非裔、拉丁裔人和甚至亚裔美国人都开始自主的争取被主流社会认可的努力,并获得不少的成就。8年前,美国绝大多数选民用选票震惊世界,在一个曾长久以来施行奴隶制并以其立国的国家中选出了一个黑人总统。马丁·路德·金的崇拜者奥巴马作为曾经美国政界的第一人,在非裔人口统计仍处少数的美国,这一巨大标志性进步到来如此之快,或许是金博士本人也未曾预想的。   而在另一边,马丁·路德·金在民权运动早期和后期所关注,诸如警察对有色人种的暴力及偏见,通过种族群体问题呈现但其本质是贫富差距、社会资源分配不均等根基性经济不公问题,直至今日仍然是美国国内的一大顽疾。正如金博士在他最为著名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中》所说的那样,现在有人问热心民权运动的人,“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满足?” 他则强调道:“只要黑人仍然遭受警察难以形容的野蛮迫害,我们就绝不会满足。只要黑人的基本活动范围只是从少数民族聚居的小贫民区转移到大贫民区,我们就绝不会满足。不!我们现在并不满足,我们将来也不满足,除非正义和公正犹如江海之波涛,汹涌澎湃,滚滚而来。”   若从今天生活在美国的非裔居民,或者其他少数族群的角度来看,按照马丁·路德·金在50年前立下的标准,显然现实还是离这个梦想距离遥远。但因为它们并未能被成功实现,马丁·路德·金等人当年付出生命的努力就真的失败了吗?笔者认为,如果这样急躁的给予肯定答复,要么就是根本不了解金博士的主张和追求,要么就是心中另有所图。事实上,他本人早已把这个问题的答案写在了篇著名的《来自伯明翰监狱的信》中。信中指强调:“通过痛苦的经验我们懂得了,自由不会由压迫者自愿送上门;自由必须由被压迫者去争取。坦率地说,我可从未参加过根据某些人的时间表是“时机恰当”的直接抗争运动,这些人从未饱尝种族隔离之苦。被压迫人民不堪永远受压迫,争取自由的浪潮终将到来。这便是美国黑人的经历。”   与此同时,在美国当时很多保守派眼里,马丁·路德·金毫无疑问是反体制的典型。但他本人曾多次通过演讲,表达了对美国的政治架构和建国先贤们设立这一发展蓝图的信任。正如他在人生巅峰时于林肯纪念堂所宣称的那样:“我们不要陷入绝望而不可自拔。朋友们,今天我对你们说,在此时此刻,我们虽然遭受种种困难和挫折,我仍然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深深扎根于美国的梦想之中。”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