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对美经贸关系“牵头人”刘鹤

江迅

在中美贸易摩擦频发的关键节点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刘鹤在“两会”召开前出访美国,返回北京后多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的新头衔。三月五日开幕的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接近尾声之时,将公布刘鹤出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消息。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刘鹤

刘鹤小档案
一九五二年生于北京,毕业于北京海淀101中学,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同班同学,后获得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专业硕士学位。现任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中央经济体制和生态文明体制改革专项小组组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刘鹤是习近平的重要财经智囊,被誉为“中国的萨默斯”、“中国新经济计划的总设计师”等。

初春北京,暖意融融。当今国际舞台上,北京的一举一动都牵动外界目光。走进三月,为期十八天的中国“两会(全国人大和政协)季”是十年来最长的一次会议。观察家都认为每年“两会”都是观察中国外交“风向标”的重要窗口,中共十九大后首度换届的今次“两会”,即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频频透露中国外交新动向,是全球观察家共同探索的课题。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刘鹤三月五日出现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开幕式主席台上,他是主席团成员一百九十人之一,没有引起中外媒体的特别关注。三月三日,这位在美国受过教育的中南海官员刚刚从美国回到北京,才倒了时差。继二月上旬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访问美国仅仅十多天,刘鹤临危受命,再度访美,可见当下中美关系依然是热点。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认为,刘鹤、杨洁篪两位政治局委员相继访美,说明中国政府对与美国合作伙伴关系的重视。在中国“两会”召开前出访华盛顿,在中美贸易摩擦舆论频发的关键节点上,刘鹤此行多了一层意义。

刘鹤访美出发前的二月二十六日,用北京官方的文字描述,刘鹤的职务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一个是国的,一个是党的。“二月二十七日至三月三日,刘鹤开始为期五天的访美之行,双方将就中美关系和两国经贸领域合作交换意见”。当刘鹤于三月三日回到中国之际,官方又发布消息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增添了一个新头衔“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刚从美国回到北京便被挂上这一新职。他从美国回来,参加三月五日开幕的人大会议,他又会有一个目前尚未宣布而大会末期才公开的新职:国务院副总理。

熟悉中国政治的都这么说:内政看领导核心,外交看中美关系。二零一八年头两个月,中国这两方面接连有大动向。外交方面:中美关系在经历了相当长的稳定发展之后,站到了一个临界点:进一步,是更稳定的利益连接的新型大国关系;退一步,则可能滑向接近冷战的遏制状态。

北京官方描述是“中美全面经济对话”稍后在北京展开,却没明说何时,不过,“牵头人”已经明确而高调公开了,这在过去相当少见。此外,即将出任副总理的刘鹤“两会”前出行美国,意味著刘鹤在出任副总理后将分管对外经贸,跟吴仪、王岐山、汪洋几位前任一样,是“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

刘鹤赴美“救火”失败?

刘鹤在美国磋商中,用北京发布的文字表述,双方认为,“应采取合作的思路而不是对抗的方式来处理两国经贸摩擦,维护两国经贸关系健康发展。双方同意近期继续在北京就有关问题沟通,为两国下一步深入合作创造条件”。访美期间,刘鹤同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就中美经贸合作及其他共同关心的重要问题作了磋商。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人大会议发言人张业遂三月四日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日前在华盛顿会面的中美官员同意近期在北京继续磋商。不过,白宫发言人旋即对此明确表示,中美没有就磋商一事达成一致意见。

阴云密布,迟迟不散,中美贸易,战鼓擂动。中美贸易面临洗牌,有西方舆论认为,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紧张关系周前不断升级,臆测刘鹤访美目标是力避中美之间一触即发的贸易战。美国等西方媒体纷纷引述消息人士说,刘鹤的美国之行所获具体成果欠奉,他与多名美国官员的会晤也相当困难,中国希望能重启中美全面经济对话,刘鹤却未能争取到美国赞同。此外,刘鹤也没能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非正式见面,美国在增加关税问题上却给了刘鹤下马威,毕竟刘鹤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席经济官员。一句话,“刘鹤今次赴美已‘救火’失败”。

不过,亚洲周刊从中国外交部人士获知,这种论断言过其实,评论过分联想,习近平原本也只是要求刘鹤此行美国能稳住对方,有些事需要再拖一拖,等待三月全国“两会”换届、改机构、换新人后再出新招,刘鹤访美归来,达到了目的。再说,今日美国,从白宫到内阁,虽有诸多情绪性表达,但总体而言,理性声音仍占上风。二零一八年美国经济,尤其是股市出现异动,与国债、宏观经济基本面的表现有关系。中美两国的宏观经济的发展对世界经济具有长远影响,双方就需要在宏观经济上做一些沟通,中国需要对美国阐述下一步在经济领域的改革措施。

刘鹤会晤中提出中国将扩大外国企业在华的市场准入,尤其是保险等金融行业。但美国官员则提出更高要求,包括要北京取消国企补贴,并采取其他措施减少美国对华贸易赤字,还有为美国企业在华投资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等。刘鹤对美方提出三点诉求:建立一个新的经济对话机制,任命一名专人负责中国事务,提出一份清单说明具体要求。

过去半年,中美贸易摩擦不断。进入二零一八年,美国针对中国的贸易反制措施更加频密。一月,美国突然宣布大幅增加对进口洗衣机和光伏产品收取的关税,该举措是美国近年来最严厉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首当其冲的就是中国。同时,美国政府提出“保护美国通讯法案”,禁止政府机构及其相关单位使用中国公司的通讯产品。此后,美国商务部频频发起对中国出口产品的“双反”,即反倾销、反补贴调查。美国对中资企业在美投资经营活动密集设置“玻璃门”、“弹簧门”。

美国对华态度渐趋强硬

进入二月,美国商务部要求白宫向包括中国在内的十二个国家生产的钢铁附加五成三的关税,另外对原产于中国等国的橡皮筋发起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当刘鹤踏足美国之际,美方就“美国优先”连环祭出三招:美国商务部二十七日宣布,中国铝箔生产商获得政府不公平补贴,并在美国倾销产品;倾销幅度为百分之四十七至一百零六,补贴幅度为百分之十七至八十一。美方因此对中国制铝箔,征收税率最高达百分之一百零六的保证金;美国贸易代表署二十八日向国会提交年度贸易报告,直指中国的国家主义经济发展模式影响美国及世界,美国会强化执法。

就在刘鹤抵美当天,美方公布了《二零一八年贸易政策纲要暨二零一七年度报告》,报告中批评中国采取的“中央统制经济模式”,政府角色很大,并在不断加大。特朗普不顾白宫内部及贸易伙伴的强烈反对,三月一日宣布,他将签署一项对钢材进口征收百分之二十五关税、对铝进口征收百分之十关税的命令,后者的税率比美国商务部的建议还高出二点三个百分点。除了经贸领域,美国还开始试探中国红线,刘鹤到访次日,美国国会通过了《台湾旅行法》。美国对华态度渐趋强硬,早前发表的《国家安全战略》把中国与俄罗斯并列为战略竞争对手,还罕有地把“经济安全”置于仅次于“国土安全”的地位。美国国会更先后通过准许美国军舰停泊台湾的《国防授权法》及促进美台高官互访的《台湾旅行法》,后者核心是解禁美国高级官员去台湾。

中国商务部警告说,在美国国内,中美经贸问题正有被政治化的倾向,这最终只会损害中美两国企业和广大消费者利益,阻碍两国经济发展。面对咄咄逼人的美国,中国也采取反制行动。二零一八年一至二月,中国连续发起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涉及原产于美国的苯乙烯、高粱、乙二醇和二甘醇的单丁醚等。据美国谷物协会统计,美国出口高粱的四分之三以上卖给中国。但理智又告诉中国,协商比对抗更有利,除非触及中国核心利益。一个明显信号是,在刘鹤抵达美国的同时,中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称,即日将终止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白羽肉鸡产品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征税措施二零一零年实施,原本将持续到二零二一年。

中美贸易摩擦目前还控制在个别行业,横亘在中美贸易之间的关键因素是巨大的贸易逆差。中国官方数据显示,二零一七年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一点八七万亿人民币(约两千九百五十七亿美元),较上一年继续扩大一成三。但在贸易摩擦之战中,谁都是输家。让摩擦上升到“贸易战”的地步,对于中美两国、对于全球正在复苏的经济来说,都是灾难性打击。特朗普至今的实质贸易战行动只针对加拿大、墨西哥等国,有学者分析他的思维有一部分还是理智的,至少对中美贸易战两败俱伤结果尚有顾忌,北京尚有时间缓冲。也有分析认为,目前他的一些政策还停留在“口头上”,不仅离真正实施相差甚远,甚至连特朗普自己也承认,它目前处于“撰写阶段”。 其次,特朗普此次针对的领域是钢铁和铝,美国需要从一百一十个国家和地区进口钢铁,中国的出口量仅占百分之二,排名第十一,远在加拿大、日本、韩国等美国盟国之后。

北京财经评论人莫开伟认为,现在的全球贸易越来越朝著自由贸易的方向前进,越来越依靠多边贸易体制下的争端解决机制来解决贸易争端,越来越依靠全球自贸区,推动全球贸易与投资便利化,而绝不是动辄就打“贸易战”,搞贸易保护主义。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认为,讨论中美双方宏观经济协调问题,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美国国债。美国国债的收益率正在提升,十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已接近百分之三,超过三是危险的,意味著美国举债成本会大幅提高。中国、日本这两个国家是美国最重要的两个债权国,如何保持这方面的合作,是美方最关心的问题,这比贸易问题重要得多。再说,二零一七年特朗普访华,双方签了二千五百三十五亿美元的合作协定,大部分是意向性协议,怎么落实?需要双方往前走一步。特朗普号称一点五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在国内遇到阻力,这或许也是刘鹤使命之一,就是要了解情况,知道细节。绝大部分美国专家和美国媒体也都不知道一点五万亿美元在哪,如何实施。

二月二十八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在北京举办“经济每月谈”活动,多位国际问题专家就当前中美关系的热点问题展开讨论。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认为,美国发动贸易战的信号清晰,中美贸易之间正在经历从贸易摩擦进入贸易冲突的关键阶段,一旦双方在贸易问题上交恶,美国遭受的损失未必比中国小,“中美之间产生对抗性博弈,真正打起贸易战,一定是美国伤得更重。第一,美国原来的贸易保护主义,限制高科技产品的出口,倒逼了中国高科技的加快发展。第二,美国有很多大宗商品的主要出口市场在中国,如失去中国市场,对美国将是重创”。

早前,特朗普不可一世讲完“贸战是好事,要赢很容易”,日前却话锋一转,称不认为贸战会爆发。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表示,美国对华贸易调查,从中美建交以后就没有断过,要用平常心看待中美之间的“双反”调查,但要防止失控。总的来说,现在中美关系的基本盘是稳定的,而且谁也没有意愿和力量要推倒重来,“互补才是中美关系的主要特征”,“关键在于拓展、扩大和强化中美的经贸关系。蛋糕做得越大,大家才会分得越多”。阮宗泽认为,“过去四十年,中美之间的贸易量增加了二百多倍,从二十五亿美元到五千多亿美元,未来用不到四十年,完全可以把中美之间的贸易额推到上万亿美元”。

中国经济三大攻坚战

一月二十四日,刘鹤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二零一八年年会上致辞说,中国将推出超出国际社会预期的开放措施。中国未来几年经济政策的顶层设计,关键是要实施好“三大攻坚战”:防控系统性金融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中央政府在经济领域会有哪些“辣招”?全世界都在关注刘鹤的言行。

中国媒体称刘鹤为“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理论操盘手”、“中国经济政策的核心智囊”、“中国新经济计划的总设计师”,美国媒体则称他为“中国的萨默斯”,以强调刘鹤在经济决策中的重要性。二零一三年初夏,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多尼伦飞往北京参加一场中美高层会晤,习近平指著他身边一位身材高大、有著学者风度的助手对多尼伦说:“这是刘鹤,他对我非常重要。”

刘鹤参与了第八个五年计划(“八五”计划)、“九五”计划、“十五”计划和“十二五”规划纲要的编制,同时还是十六届三中、五中、六中全会,十七大,十七届四中、五中全会文件重要执笔人,已为三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起草经济讲稿。他还让“顶层设计”一词火了起来。

刘鹤生于一九五二年,河北昌黎人,曾就读于北京一零一中学,一九六九年“上山下乡”到吉林插队,后加入三十八军当军人,当兵三年后在北京无线电厂当工人,后转为干部。一九七八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于一九八六年获工业经济系硕士学位。翌年进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作,进入国家计委后,刘鹤每年都有研究成果发表。一九九八年刘鹤与人发起“五十人论坛”的组织工作,由一流学者组成。后来,论坛中有包括刘鹤在内的多位十八届中央委员。二零零三年三月出任中财办副主任。

细心的人发现,刘鹤在二零一四年底的视频和照片中,头发“突然”变得几乎全白。其实,他以前是染发的,后来听说染发对身体不好,于是就决定停止染发了。熟悉他的朋友都说,刘鹤的性格与处事特点就是“低调”,“思想开放”,“虽身居要职,仍注重研究问题”,“患有喉疾,他说话声音很轻”。他提出“底线思维”、“新常态”理念,都获习近平认同而为他所用。不过,中财办曾经特意对外说,刘鹤认为外界对他在中国经济政策制定方面扮演的角色有许多误解,中国经济政策是透过一个集体决策体系制定的,任何个人发挥的作用都有限。

刘鹤访美是全国两会前夕,即新一届政府外交前哨战。“坚持和平发展道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共十九大报告中这一行小标题明确表达中国坚定的“世界观”和外交方向。

二零一八年以来,法国总统、英国首相、荷兰国王等先后踏上北京的红地毯,体现合作共赢理念的“一带一路”成为各方客人与中国领导人必谈的话题。同期,日本外相和国家安全保障局长在一个月内相继访华,印度外交秘书顾凯杰上任伊始即赴华访问,马尔代夫总统派特使访华。澜沧江—湄公河合作第二次领导人会议达成多项务实成果。中国在周边外交中,展现了一贯的积极、稳健、务实风格。中国—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论坛第二届部长级会议、中国非盟第七次战略对话等外交活动相继举行,中国对发展中国家伙伴们进一步释放“利好”信号。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认为,中国的学界、政界、媒体界人士不能跟著起哄,炒作什么中美分道扬镳,什么中国挑战美国,什么人民币挑战美元霸权,什么中国要取代美国引领世界,什么美国已经衰落,什么二十一世纪是中国的世纪,什么中国已经站到世界舞台中心。姑且不论中国目前在很多方面与美国还有相当差距,就算是有一天中国全面超过美国,也不应该大张旗鼓去自我炫耀,自我宣传,甚至自我吹捧。这无异于自找麻烦,自己主动树敌,是很不负责任的言行。美国今天对中国政策的强烈反弹,与中国媒体界、学界包括一些官员煽风忽悠起来的高亢的民族主义情绪不能说没有一点关系。

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外交部长按照惯例将回答中外记者提问,为各方全面了解中国外交政策敞开窗口。同时,在以往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国务院总理在会见中外记者时,也会对中国外交政策作出新的阐述,广受关注。据北京外交部一位人士透露,二零一八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北京奥运会举办十周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五周年,中国外交将重在“落实成果、稳中求进”,继续推动国际秩序改革和全球治理完善。外交部长王毅在外交部新年招待会上已“剧透”中方一系列外交部署。他表示,将深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落实首届高峰论坛成果,启动筹备第二届高峰论坛,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办好博鳌亚洲论坛、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中非合作论坛峰会和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等主场外交活动,助推开放发展的时代潮流。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人大会议上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中国未来一年会“积极参与改革完善全球治理,致力于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推进大国协调合作,深化同周边国家睦邻友好和共同发展,加强同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办好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中非合作论坛峰会等主场外交。继续为解决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完善海外利益安全保障体系”。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贾晋京认为,中国对全球新增经济的贡献已连续五年超过百分之三十,中国首倡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正加速形成新型市场网络,这都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深入开展提供保障。当下,地区热点问题此起彼伏,恐怖主义、网络安全、重大传染性疾病、气候变化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持续蔓延。面对全球性挑战,作为全球性大国,中国有话要说,有事要做。二零一八年的中国外交又将度过热络而繁忙的一年。

亚洲周刊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