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美好的生活要靠自己去追求

十九大强调主要矛盾的转化,即主要矛盾由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的矛盾,转为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解决这种矛盾需要从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互联网等多方面入手,经济是基础,政治是保证,文化是软实力,社会要和谐,互联网治理要转型为公平治理。

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使闷声发大财进入了2.0版。如果说1.0版是要富要吃好喝好的物质层面占主流,那么2.0版就是精神追求占主流。物质层面的需要由主导地位变成非主导地位,精神层面的需要由非主导地位升为主导地位,物质决定意识的时代变成了精神对物质具有反作用的时代。

精神对物质反作用的时代,是追求精神自由的时代。精神自由不是退归于内在的城堡,否则在监狱也会有精神自由。精神自由在于个人自主,个人自主既是对物质主义的反思,也是对社会整体精神的超越。人活着究竟是为了甚么,成为反思的主题。主动思考死亡会成为让精神好好活着的重要理由,生与死这是一个问题,将成为反思精神生活的焦点。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源于自主性人生的价值和意义。

精神自由,物质才能自由,才有支配自己财富的自由。人类发展的历史,是多轴心相互交错的历史。从观念决定论的角度来说,人具有甚么样的观念,就具有甚么样支配财富的方式方法。精神不自由,即使有巨额财富,也是一个精神赤贫者。所谓的巨婴国,讲的就是精神贫困的道理。

政府所好非民之所好

精神自由得自我解除外在的物质和精神枷锁,防止外在的强制与干预。有时候温情脉脉的各种形式的家长制,会以蚕食的方式抽空精神自由的水潭。

政府不能代替个人来追求美好的生活,政府只需要为个人的美好生活提供服务和基础设施。如果政府代替个人追求美好的生活,只会导致政府本身的美好,个人与社会没有了自主性和独立性,也就没有了美好的生活,有的只是千篇一律的生活。政府所好毕竟不是民之所好,民之所好难以整齐划一。

社会不能代替个人来追求美好的生活。人都有一种追求社会承认的本能和诉求,社会承认如果是基于传统、习俗、习惯、文化,个人追求社会承认就是自我阉割个人的美好生活,降低自己的物质和精神生活水准,尤其是降低自己的精神水准。在一个消费主义的时代,通过炫富、炫地位、炫权力、炫关系来展示自己的幸福生活,剧透着自己的精神和心灵空虚。

他人也不能代替个人追求美好生活,正如父母的美好生活不是孩子的美好生活,家长制只会让孩子的美好生活毁于家庭。父母总是打着爱孩子的旗号让孩子过美好生活,结果却以爱的方式绞杀了孩子的独立性和创造性,天才也会因父母的溺爱被提前谋杀。

从来没有甚么救世主

精神懒人是没有资格追求自己的美好生活的,也没有办法创造自己的生活。《国际歌》唱得好,从来没有甚么救世主,一切全靠我们自己。那些试图一夜暴富的人是没有资格追求美好生活的,他们被富异化为动物,被富异化为财富的奴隶,被富异化为行尸走肉。以商品财富为拜物教的人,从上到下都布满了人生污垢。

追求美好的精神生活必然由个人来追求,由个人来创造。美好的生活属于那些精神自由的人,精神自由的人才能创业,在创业中创新,在创新中创业。美好的生活属于追求多元化的社会,多元化的社会才会有自由的个体。开始他们是异类,后来他们就是领军者。在精神自由的时代,马云一样的领军者,将会退出历史舞台。

大学教授 木然

东方日报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