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预算案派糖只是添烦添乱

拿着一千四百亿盈馀派糖却派得天怒人怨,众口皆批,陈茂波这个财政司司长可真算是窝囊。若果其他发达经济体的财长犯上同样的错误,只怕早已被迫下台,不可能再老神在在的留任!

长官意志盖过市民想法

事实上陈茂波及特区政府今次的派糖措施只能以拙劣和傲慢来形容。拙劣的是考虑不周又没有针对性,最显而易见的例子莫过于派考试费予每一个DSE考生可以免费参加考试。首先,DSE考试费现时已有机制协助家境有问题的学生,例如来自综援家庭的学生根本不用缴交考试费,其他有需要的学生也可以申请减免费用。至于一般考生根本不必政府的支援也可以应付DSE考试的费用。陈茂波现在来一次全体免费等同向不需资助的考生包括可能已在就业的自修生提供资助,所谓盈馀要用在有需要的人身上实在无从谈起。

缺乏针对性也就算了,可全体免考试费带来额外的行政与logistics及对DSE考试的冲击只能用添烦添乱四个字来形容。DSE考试虽不能说是一试定生死,但仍然是高风险的考试,决定学生上大学的路是迂回还是平顺。家境不宽裕的学生尤其需要在DSE取得好成绩才有望入大学以至取得奖学金升学。为了争取佳绩,学生以至家长从升上中学就开始努力预备,不少还付出大量金钱参加补习班希望突围而出。

忽然,陈茂波补贴所有人免费考DSE,谁也不知道有多少自修生(包括大学专业生)会因为不需财政成本而参加考试,也没有人知道这些“天外来客”会不会影响整体成绩分布。要是有数百以至数千大学已毕业的自修生参加考试,原本的DSE考生肯定吃亏,随时拿不到理想成绩,影响升读大学的机会。对家长、学校、学生来说,这样“无厘头”的津贴除了添烦添乱,除了增加他们的忧虑与不安以外还有甚么好处呢?

另一个毫无针对性及多此一举的派糖措施是送出海洋公园的一万张门票。对学生及学校来说,是否有必要参观海洋公园认识海洋生态已是大疑问,一万张门票的数额更是“唔汤唔水”,以全港中、小学接近70万学生计算,每70人才有一人可以入围,其他人则望门兴叹。这既没能针对学生、学校的需要,也有分配不均之弊,真不知该多谢陈茂波还是抱怨他胡搞。

“优化”措施态度傲慢

再想一下,出现这些“无厘头”又没有针对性的“派糖”措施基本上有两个原因,其一显然是特首林郑月娥强烈反对全民派钱,其二是官僚们自以为比市民及社会更了解他们的需要,于是擅自作主张,把自己凭空猜想出的需要强加在市民头上。而这两个原因背后的根源就是官僚的傲慢,就是以长官意志盖过市民的想法。

事实上从预算案传出有过千亿盈馀以后,要求全民派钱的呼声一浪高于一浪,真正尊重市民想法的政府理应跟随,拿出部份盈馀让全民受惠而不是任凭长官们、大官们钦点甚么人需要甚么,甚么人需要得到额外的帮助。只是林郑向来倨傲,实际上离地却自以为了解民情及贴地(林郑的离地从她竞选期间连买厕纸及使用八达通也不行就可见一斑),根本无视市民真正的想法需求。由这样的人决定公帑如何使用,怎能不出现各种添烦添乱的津贴及派糖措施。

陈茂波说,政府将在未来几天积极考虑“优化”派糖措施,来个“补遗执漏”,包括研究如何向N无市民提供一次性补贴,让他们在预算案中分享到一些好处。这样的想法反映的是一种死不悔改,蔑视市民的傲慢态度。要真正做到全民分享预算案盈馀的好处,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全民派钱,最有针对性的做法同样是全民派钱。舍弃这个办法乱搞一些思虑不周、理据欠奉的特殊补贴及援助只会为社会添烦添乱,市民根本无法分享好处。

卢峯

香港 苹果日报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