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比特币价值之谜:“数字黄金”的暴涨暴跌

 

过去一年,比特币价格暴涨暴跌如过山车,有人认为比特币是泡沫,但亦有不少人仍相信比特币的价值。比特币是一连串虚拟字元,并没有实物支持,但可以规避通胀与中心化,无法销毁也无法篡改交易记录,可以说是货币的一次革命。比特币的生成,背后有电脑算力的支撑,这种算力如同人类的劳动,本身就有价值。


《超讯》2018年3月号

股市的波动,让人惊心动魄。但与比特币比起来,任何国家的股市,都显得小儿科。过去一年来,比特币市场的波动,才叫真正的过山车,而到现在,这过山车也并没有暂停下来。

两个月前的2017年12月18日,比特币在某些交易所的报价,一度突破两万美金。也就是说,一个比特币值两万美金。随后,仅仅一个多月后,2018年的2月6日,它已经跌破6000美金,跌幅高达百分之七十。

如果把时间线拉长,回顾两年前的比特币估值,那又是另一番情景。在整个2016年,比特币还主要在200到500美元之间波动。2017年年初,一举突破1000美金,之后就是一日千里的涨幅,到年底已上探两万美金。也就是说,如果把时间拉长到两年,比特币其实涨了一百倍。

克鲁格曼指比特币是泡沫

在人类历史上,除了一些惊人的泡沫之外,正常的资本估值,恐怕从来没有这样忽涨忽跌。那么,比特币是泡沫吗?这是今天全世界都聚焦的一个热门话题。

著名的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Robin Krugman),是当代重要的公共知识分子,也是新自由主义金融体制的重要批判者。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诺贝尔委员会将当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克鲁格曼,既是对后者学术成就的表彰,也是对金融危机态度的表达。在克鲁格曼看来,比特币从来都是问题重重的泡沫与骗局。

克鲁格曼将比特币视作是“包裹在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之茧中的科技神秘主义泡沫”,比特币的泡沫与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那些泡沫一脉相承。而其实,比特币的拥护者,乃至比特币的创造者,与克鲁格曼一道,都是对2008年之前金融体制的批判者。比特币之所以诞生在2009年,就是当时一些“自由意志主义者”对2008年金融危机的回应。

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在私密“密码庞克”社区中发布《比特币:一种点对点式的电子现金系统》时,正是金融危机之后,美联储出手挽救大银行、大量印刷纸币刺激经济的时刻。当时,舆论纷纷质疑美联储的政策。“中本聪”之前名不见经传,他的比特币计划之所以受到“密码庞克”社区众多技术高手支持,因为大家看到,这是对现行金融体制的釜底抽薪。“比特币系统生成的货币的贬值非常有限,不受大银行控制,而是平均分摊给网络社区内的电脑CPU。”

所以,与左翼的克鲁格曼一致,右翼的“自由意志主义者”,同样也在想著革新金融制度。只不过,他们推出的方针是被克鲁格曼视作泡沫与骗局的比特币。谁是正确者?也许只有靠时间来检验。但人类历史中,时间是不断延续的,时间的检验往往也循环往复,没有确定答案。但无论如何,比特币,现在已经是一个在社会中影响越来越大的事物。
从2009年1月3日,“中本聪”正式发布比特币的运行系统到现在,九年的时间,因为财富效益,很多人都知道比特币。也知道比特币是虚拟的数字货币。甚至知道如前面所述,比特币是对现行金融秩序的一个反叛与革命。但是,比特币究竟是如何运行,却是很多人无法说清楚的。

交易资讯串联成区块

比特币是一连串虚拟的字元,并没有实质的物体支撑。而这一连串的虚拟字元,最开始来自于电脑CPU对一个交易资讯的运算。这个运算就是指检验交易双方是否有足够的比特币可以完成这次交易(其实是转账)。当一系列的交易资讯都被验证之后,这些交易资讯会串联成一个区块。每生成一个新的区块时,系统会自动对交易资讯验证中CPU运算最快的电脑进行奖励,发送一组比特币。

中本聪的这项设计意义深远,因为当这项程式开始运行,并且有一组电脑参与进来之后,这个系统就可以实现自我回圈,理论上不再需要外力支持。这个程式开始运行后,一旦有交易出现,各电脑CPU将开始验证这些交易。这种验证,每隔十分钟会串联成一个区块。每个区块产生,又自动生成一组比特币,这一组比特币最初是50个,四年后减半,再过四年再次减半。直到2140年左右,不会再有新的比特币生成。

总量上限设定为2100万个

这个程式根据密码学原理,设定了到2140年最终生成的比特币总量是2100万个。没有任何人可以扩大这个供应量。在这个设计中,如果将比特币视作是货币,那么所有参与进这个程式的人,将既是这个货币的使用者,也是这个货币的发行者。他的交易需要得到CPU的验证,而CPU的验证又能串联成新的区块,新的区块生产就会有新的比特币出现,这便是“货币”的发行。

正是因为这个程式,有效规避了通货膨胀的出现,也有效规避了诸如中央银行这类中心化机构对金融政策的任意变动,所以获得了很多人的欢迎。这是对货币产生的一次革命。虽然比特币的背后,并没有政府的支持,但是比特币程式开始运行,并且扩大到一定规模之后,任何人无法完全销毁比特币,也无法篡改比特币的交易记录,除非全世界的电脑都同时停机。再加上,每个比特币的生成,背后其实是有CPU算力的支撑,这种算力,如同人类的体力劳动一样,本身就是有价值的。所以,相信比特币的人,对于泡沫与骗局之说,嗤之以鼻。

过去几千年来,人类都靠稀缺的重金属当作通行的货币使用。布雷顿森林体系垮台以来,货币发行不再有黄金本位支撑,而完全靠政权给予的信心。支持比特币的人,希望把比特币当成新的本位货币,发挥类似历史上黄金的作用。所以,虚拟数字黄金,也成了人们对比特币新的称呼。

比特币与黄金的相似之处

从形式上,比特币与黄金确实有诸多相似之处。黄金深埋地下,需要采矿者将其挖出来。而参与比特币交易验证,通过新生成区块获得比特币奖励的人,现在也被称为比特币“矿工”。随著比特币交易的复杂化,过去简单的电脑CPU算力,已经无法短时间内验证交易双方的资讯,现在出现了专用的特质晶片、具有超高速的算力。甚至也出现了一个行业——“挖矿业”,他们把验证交易资讯、串联新区块当成自己的职业,以收获新生成的比特币为报酬。

职业挖矿最兴盛的地方,正是在中国。15岁那年,从湖南邵阳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蒋信予,是中国“挖矿业”发展中一个关键的人物。在他之前,比特币发展中,中国的角色很边缘。虽然有很多比特币的支持者,但是比特币世界最重要的一些新闻并没有在这里发生。

2011年,正在耶鲁大学进行访问学习的蒋信予,成了一名比特币的狂热支持者,他相信这是一场革命。为了迎接这场革命,他从博士阶段退学。2012年,他用friedcat(烤猫)的ID,在比特币官方论坛bitcointalk上发帖,称可以研究一种Asic矿机,专门用来“挖矿”。并且以提前出售股份的名义筹款,筹到了10万美金,以供他开发Asic矿机。

中国变成世界挖矿中心

蒋信予此举有两个创新,一是开始了职业化地进行挖矿机研发;二是筹款形式接近于后来的ICO(首次代币发行)。筹到资金的蒋信予,成功研发出了Asic矿机。此后,挖矿变成了一个比拼晶片技术的“军备竞赛”。蒋信予所创立的烤猫公司,一度在这场竞赛中遥遥领先,让中国变成了整个世界的挖矿中心,由他所研发的矿机,一度占据了全网算力百分三十的份额。

但是既然是“军备竞赛”,这就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长跑。很快有对手赶上了烤猫的矿机。此后,由于管理失误等原因,也由于股份纠纷,在2014年8月,蒋信予失踪了。在比特币发展史上,有很多谜案,最大的谜案无疑是中本聪是谁。现在人们所知道的,只是一个以 Satoshi Nakamoto(为笔名)而发布了比特币白皮书和系统的人,但这个人现实中究竟是谁,确实谁也说不清的。在中国比特币发展史上,“烤猫去哪里了”,也成了一个类似的谜案。

不过,从烤猫开始,全球的挖矿事业改变了,中国人在比特币世界的角色也改变了。由中国人所研发的蚂蚁矿机、阿瓦隆矿机等,到现在依旧是挖矿的主力。

除了矿机由中国生产,集团化挖矿也由于中国电费便宜而遍地开花。这意味著,最新的比特币往往是由中国矿工串联成新的区块之后生成,所以“货币”供应之后,往往直接到了中国人手里。在中国市场上,出现了大量比特币,这间接促成了中国比特币交易的兴盛。到2015年之后,中国已经成为了比特币世界里重要的一环。

人民币交易曾占总量九成八

据权威的bitcoinity.org统计,2016下半年,在全球比特币交易行为中,人民币的交易占据总量的98%。数据之所以这么高,并不意味著比特币在中国已经非常普及,只是由于矿工大量在中国,所以新生成的比特币往往是从中国人手里向外出售。更重要的是,挖矿在中国很多地方,成了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

在西北与西南,火力发电或者水力发电发达的地方,各类矿场纷纷入驻,他们成了带动经济增长的关键企业。内蒙古的乌海市,在前几年煤炭价格低迷之际,是比特币挖矿挽救了它的经济。四川甘孜,也借比特币挖矿而与当代世界的最前沿挂上了钩。

中国企业在比特币发展中,除此之外,还有更重要的角色。那就是他们借助算力,深刻地影响著比特币未来的方向。

在中本聪最初所设定的比特币程式中,比特币的全球网络,每秒钟只可以处理七笔交易。随著人们对比特币应用的广泛化,这个处理能力,无法满足实际需要。所以,从2015年开始,很多号召处理比特币的扩容问题。特别是与“中本聪”进行过深入合作的比特币核心开发者Gavin Andresen。这揭开了比特币的扩容之争。

比特币扩容问题浮现

自从2013年以来,中本聪本人已经绝迹于江湖,扩容的方案,只能靠后来比特币的参与者进行商议。因为比特币背后,已经代表著巨大的财富。所以比特币的扩容问题,成了一个巨大的政治问题。不同的“扩容”方案,会影响到不同的利益群体。这些利益群体中,主要有两方,其中一方就是以中国矿工为代表。他们主张,根据算力进行投票决定扩容方案。另一方则是负责改进比特币程式的工程师团队“Bitcoin Core”,他们认为,比特币的理念是要去中心化的,在扩容方案中要规避日渐出现的算力中心主义。

作为一种货币实验,比特币一方面要与现有的金融体制较量;另一方面,在自身卷入无数利益之后,自身内部也出现巨大分化。内部不同派别之间的较量,未来也许更能决定比特币这种金融实验的成功与否。比特币扩容之争的最后,出现区块的硬分叉,也就是在2017年8月份最新的区块上,分裂出了两条不再相关的链。不同的区块链之后开始支持不同的货币。两者都号称自己代表正宗比特币,一个叫Bitcoin,另一个称Bitcoin Cash。这揭开了比特币分裂的序幕。

新的虚拟货币接续登场

其实,更广义的分裂,早在比特币诞生之初就开始了。当看到中本聪的理念可以实践之后,有些人或者因为觉得中本聪的程式不够先进,或者想先发制人获取更大利益。一些人开始改正中本聪的具体程式,开发新的虚拟货币。于是出现了诸如莱特币、瑞波币、泽塔币等等。最重要的革新在2014年出现。由23岁的天才少年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所开发的以太坊,被视为比特币2.0。一些人认为以太坊比比特币更有前途。

以太坊之后,还有EOS号称是比特币3.0,在2017年面世。最近一个新的币种Vee Coin,也准备推出,开发者视其为比特币5.0。以数字取代黄金的金融实验,已经从比特币的独奏,变成了多声部的合奏。而从比特币开始的区块链技术,也日渐在金融之外,获得了新的应用。这些无疑都在推高人们对比特币的信心,所以,最近两年来,巨大的涨幅出现。

但是比特币的发展,始终要直面一个无法回避的难题。那就是如何获得各个政府的接纳。从中本聪最初的那篇论文,也就是被行业内称之为白皮书的《比特币:一种点对点式的电子现金系统》开始,比特币都是要在国家法定货币之外创立一种新的货币。对于那些坚持货币权力归国家所有的政府来说,这类新货币显然无法获得支持。所以,有的政府,虽然没有禁止比特币,但坚决不承认比特币的“货币”身份,而只承认它是一种特殊的商品。比如中国。

也有政府,有限度地承认比特币的货币身份,但是坚决要求监管比特币的交易与流通。因为政府认为,一旦脱离监管,比特币很有可能会变成犯罪者进行秘密交易的管道。其实,这类担心并不是无的放矢。
在中本聪推出他的程式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比特币只是互联网技术圈内的一个小玩具,社会大众并不知道这个实验。比特币首次暴得大名,源于美国最大的黑市交易网站丝绸交易(Silk Road)。这个网站属于只能靠Tor(The Onion Router,洋葱路由器)访问的暗网。上面可以交易毒品、色情、护照、甚至暗杀委托等等。这个网站只接受匿名、不可追踪的比特币付款。2013年10月2日,美国政府抓获了丝绸之路的幕后运营者,没收了该网站高达十万多个的比特币。

比特币变犯罪工具

随著丝绸之路网站新闻的传播,比特币也变成家喻户晓。这也是很多人将比特币视为犯罪工具的缘由。2017年5月份,一种名为WannaCry(想哭)的网络病毒,也肆虐全球。发布病毒者,向受害者勒索比特币。也是借助比特币的匿名性实施犯罪。

在中国,比特币的犯罪行为同样惊人。2015年,在中国A股市场出现股灾之际,两名潜伏于中国股市的俄罗斯高频交易高手Georgy Zarya和Anton Murashov,借助程式化交易,从A股收获巨额利润,资本从700万飚升到20亿人民币。为了避开中国政府的监管,他们便想借助比特币,把获利资金转移出去。但因交易数额的巨大,引发了比特币交易警惕,上报有关部门后,交易未能进行。事情败露。俄罗斯高频交易的前台公司,一家名叫伊世顿的公司受到追查。这或许也是中国不断趋严管控比特币交易的原因之一。

目前,“矿工”验证比特币交易,每串联一个区块,所生成的比特币已经只有12.5了。整个市场中流通的比特币,已经超过了一千六百万个。在经过2月6日的低点之后,兑换美元的比价已经有所回升,但距离两万美金的最高位还差很远。比特币作为一项金融实验,依然还在蹒跚向前。有时候走得快,有时候走得慢。现在并不能宣布胜利,也不能直接表示失败。

比特币对人类的意义

但从比特币开始,对于虚拟数字货币的探索,无疑给人类的想像与实践,都打开了新的空间。这已经是巨大的收获。

在2017年的3月份,单个比特币的价格,超过了一盎司的黄金价格。这被视为比特币发展史中一个标志性的时刻。但到目前为止,全球黄金储备的总价值达到7.3万亿美元。而比特币的总价值还在2540亿美元左右。人类社会所施之于比特币身上的信心,还远不如黄金。在比特币的拥护者看来,这意味著比特币还有很大的涨幅空间。既然有人看涨,那么未来,比特币肯定还有波动。甚至这波动,比过去两年还要剧烈?人类历史上进行过无数的社会实验,过去九年的比特币,如果放置到长时段去看,跟众多政治与宗教实验比较,只能算个小插曲。


文/李永峰,《超讯》2018年3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