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访陈日君:中梵协议是"投降" 出卖了地下教会


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接受了德国之声专访

多次公开批评中梵协议的香港教区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批评教廷的做法是对中国可悲的投降,出卖了中国地下教会的教徒,逼他们走进鸟笼之中。陈日君又指教宗对中国并不熟悉,据他所知,这份“丑恶"的协议不是来自教宗。

罗马教廷被指为与中国建交,接受7名中共任命的主教,风波愈演愈烈。路透社早前引述梵蒂冈高层消息称,教廷与中国关于主教任命的框架协议已经准备就绪。义大利媒体近日披露,教宗已同意与中国签署主教任命协议,双方最快在3月便签署。

德国之声 : 你批评即将签署的协议,是把1200万名中国天主教信徒逼进一个大鸟笼里? 为什么?

陈日君:我们对这个协议的实质内容其实一无所知,因为我们被蒙在鼓里。然而,从一些知情人士所透露的消息,我们看到一个画面,知道即将会发生的事情。笼中鸟的例子不是我们发明而改的,是根据消息人士透露,知道协议内容的人表示,中梵达成协议后,仍将像笼中鸟。因此我们从中知道,明显这是一份不好的协议,因为它把所有决定权都放在中国政府手上。我们可以接受一定程度的妥协,但要有个底线,中国政府怎可以为我们选主敎?这是很大讽刺及不可置信的。

德国之声 : 有报导称,教廷希望通过签署这份协议,减少目前亲政府的天主教爱国会及亲教廷的“地下教会”之间的冲突,令教廷可合法看顾内地约1200万名天主教徒,并致力传播天主教。你同意吗?

陈日君:如何可以 “合一"(unify ) ?在哪里可以合一?现在的分裂不是在敎会内部的。因为在中国政府的立场上,天主敎会是跟罗马普世敎会分割的,是属于本土的敎会;一部分人不认同中国政府的观点,与敎廷联结,就是地下敎会;而有部份因为接受跟从中国政府而成为公开敎会;两个情况是完全不一様的,你如何合一他们?在那里合一? 把地下敎会的全部合一起来?这是不可能的,政府不容许的;把所有地下教会合一到公开敎会吗 ? 所以这不是一个合一,用回鸟笼的例子,是把原来在鸟笼外的信徒逼进鸟笼内地,把他们全部合一在一个鸟笼内,也就是说制造更多的奴隶了。

德国之声:你认为教廷在协议上是否太乐观,还是为了与中国建交而刻意让步 ?

陈日君 : 现在问题是我们如何理解梵蒂冈敎廷。我常说,敎宗可能对中国真实况不太掌握,他来自南美洲,没有直接与共产党交手的经验,特别是中国。然而,他身边的人一定知道真实情况,所以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完全是难以置信的。这一班人,尤其是国务卿,与中国共产党接触多年。而最近的事实清楚显示,中国政策方向是加紧对教会的控制。所以敎廷怎可能乐观地认为协议签定有助改善分裂情况 ? 不,他们反令情况恶化,他们投降了 ( surrender )。

德国之声 :你认为教廷把中国地下敎会出卖了吗?

陈日君 : 他们把地下敎会的教徒出卖了,对那些长期忠贞于教廷的,长期忍受拘捕的敎徒,因为他们不想背叛自己信仰,而敎廷一直鼓励他们要坚持著,现在却要作出投降,这是不可想像的灾难。我十分担心,如果最后同意签署,而这份协议虽然我们认知上是不好的,伱也必须要接受,你要遵从,我们不能反抗教宗的。

现在我常批评敎廷,因为根据我认知,敎宗并不是完全站在他们一方。我也重温一些与教宗私人对话,证明了这个"丑恶"的协议不是来自敎宗。所以我想为教宗说话,防范中国大陆的人以为一切来自敎廷就是来自教宗,但假若明天协议签署了,即表示一定得到敎宗的允许。所以情况变得很危险,他们把那些一直忠心的信徒的希望破灭了,令到一些支持中国政府的以为这是一场胜利——连教宗也对中国政府投降。

德国之声 : 在中梵新框架协议之下,主教任命将分为三步曲,第一步是“民主选举”,第二步是“主教团任命”,第三步为“教宗批准”。你认为这三部曲是否可落实执行?

陈日君 : 根据目前我们所知悉的,即将签署的协议并不是一份好协议,因为它全部都是虚假 (fake ) 。

第一个步骤是“民主选举”,民主选举在中国是不可能的,因此主教任命是被操控的。

第二个步骤是由“主教团会议”任命。事实上现在根本没有真正的“主教团会议”,它只是一个空名,敎会其实是政府在控制,这代表一切都在操控在政府的手里。透过“主敎团协议”,他们把主教的名字给敎宗,说最后的话事权是属于敎宗,听起来似乎很好,但这也不是真实的。敎宗可以怎样呢,他可以容易就委任这些名单吗,不可以。因为这个政府从来都不会委任好的主敎,他们甚至不知道何谓是一个好的主敎。他们只著眼于所选的人是否容易受控制。所以敎宗可能会提出反对,但他可以反对多少次呢?反对后他仍然要让政府去委任。所以这不是一个好办法。

而现在他们希望把7名非法主敎正名化 (legitimate),但是这些主教都不是好的主敎,他们都有复杂的问题,有些拥有女朋友,有些甚至有小孩。这是很一个坏的起步, 对将来影响很大。

对于地下敎会的牧师及主敎,协议说会承认他们,邀请他们加入“主教团协议”,但是这不是让步,这是把他们逼入笼里。这十分讽刺,甚么叫承认他们?容许他们在地下工作?所以整件事可以说是一个投降(surrender)。 这是十分可悲的。我们可以作出妥协,忍受很多事情,但绝不能投降,我们不能违背天主敎良知。所以我希望敎宗能重新再思考,停止这份协议 !

德国之声中文网 作者 黄颖 (采访记者)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