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香港仍有空间 便要喊“我反对”

曾志豪

中共中央提出要修改国家宪法,重点之一便是取消国家主席的连任限制,这几乎等于是永续权力。

有舆论淡化修宪的影响,说国家主席是虚位,取消连任限制只是方便领导人出访,符合外交礼仪。

这是避重就轻。符合外交礼仪只是其中一个目的;最大目的,正如《环球时报》所讲,是要“三位一体”、任期同步。党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任期无限制,国家主席却是最多10年,以往便形成了由国家主席的任期来规限党职务的“江湖规矩”(江泽民和胡锦涛都在卸任国家主席后便先后交出党的权力)。今天解除了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便再无规矩可以限制党的职务限期。这才是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真正用意。难道你相信,习近平会在5年后交出党的总书记和军委职衔,却只保留国家主席虚衔,好让他做外交访问?

又有舆论说:习近平能力强、得民心,让他放手再做下去,总比中途换人、交给能力欠佳的人上台更好。

这是最危险的讲法,这是典型的“人治”、“贤君”思维。现代政治强调的是建立恒久运作的制度,不论愚贤都可在制度下有秩序运作,而不是封建式的天下大事都由圣上皇帝一人操心。像邓小平所讲,把天下的安危全系在一人身上,是非常危险的事。试想,习近平圣贤,所以你接受他永久做下去;但下一任如果上来的是昏君呢?难道那时你又修改宪法,恢复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吗?

内地民意被“网管”完全屏蔽封杀,即使只是在微博毫不相关的打出“我反对”,仍然触动了红线被严堵删除。香港即使无力回天,但如果不利用仅馀的言论自由,也发一声“我反对”,也太对不起这种自由空间了。

作者是传媒工作者

香港 明报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