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国要建立公平正义社会:专访全国人大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香港大学教授陈弘毅

改革开放40年后,中国是不是应以法治建设为中心?就这一问题,《超讯》访问了香港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弘毅。陈教授表示,依法治国可以保障个人权益,也是社会公平正义的保障。中国正推行依法治国,但是还是有相当多有法不依的情况。

 


《超讯》2018年2月号

从1978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到今年已经40年了。中国从一个时时担心被开除“球籍”的贫穷落后国家,发展到了今天的世界第二大强国,取得巨大进步。改革开放40年,根据邓小平的坚持,始终“以经济建设为中心”。40年后,中国经济的辉煌,早已举世震惊。展望未来40年,还要继续“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吗?

源于西欧的现代化,在近代深刻影响了中国的命运,中国今天的发展,也依旧是沿著现代化的方向,在器物、制度、精神等不同层次上进行追赶。如果说,改革开放,不过是中国在两种不同的现代化方案上进行轨道转换,从对于社会主义现代化方案的学习,转移到了对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方案的学习。作为学生,中国的成绩傲视全球。但是,在现代化的各要素中,还有一点,在中国依然是不足的。那就是现代社会的基础——法治。

未来40年,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之后,中国是不是应该进入以法治建设为中心?近日就这一问题,《超讯》访问了香港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弘毅。

陈弘毅是著名的宪法学者,在法学界地位崇高。曾担任香港大学法学院院长,香港大学法律学院陈氏基金宪法学教授,也是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陈弘毅说,在改革开放中,法治不止能促进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法治更是超越工具性作用,保障每个人权益、保障社会公平正义的基础。

以下是访问摘要:

超讯: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的经济建设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就,未来是不是应该把现代化的发展向法治倾斜?

陈:中国的法治建设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它不单是启动经济的改革开放,它还要重建中国的社会主义法制。到了2011年的时候,已经宣布,建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就是说,在各个领域,中国都已经有相当完备的法律。所以过去40年,中国法治建设,同经济建设是同步进行的。

超讯:但世界的观感,似乎还是觉得中国的法治,包括司法独立,还是让人不太满意?

陈:中国内地比较少用“司法独立”这个词语。根据宪法规定,法院是独立行使审判权。十八届四中全会以来,中国推行依法治国。所以“司法改革”在过去几年也正在推行。包括法院的专业化、更加独立行使审判权等等。当然,这个改革还在进行中。理想的情况还没有达到。现在官方也承认,还是有相当多有法不依的情况,具体的执行还是不太满意。

超讯:中国马上要进行“修宪”,宪法在中国的法律体系中,非常重要。但一直以来,因为宪法条文并不能直接体现在司法审判中。中国也没有违宪审查。对于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陈:十九大报告中,有“合宪性审查”的提法。最近内地学者也有很多讨论。有人建议在人大常委会或者人大下面,设立一个“宪法委员会”,负责“合宪性审查”。对于比较低层次的法规、规章以及地方性法规的审查,我觉得空间比较大。对于法律的审查,可能性还是比较低。法院在这个“合宪性审查”上,可能还是没有办法发挥作用。其实自从“齐玉苓案”的司法解释被废止之后,一般理解就是说,法院是没有在个别案件中适用宪法条文的权利。目前宪法的体制,除非有比较大的改革,否则法院在适用宪法解释方面的作用有限。反倒是有些学者提议在人大或人大常委会这个架构里面设立一个委员会,负责“合宪性审查”,是有更大机会实现。

超讯:很多人认为深圳、上海,很快会超越香港。但也有人认为,香港因为其法治,地位永远不可能被超越,您怎么看?

陈:主要是一个信心的问题,国际投资者或者商人,对香港的法治信心大,对中国内地的法治相对信心没那么大。参与经济的人,对这个地方的法治能不能保护他们的权益、合同、财产很重视。在可见的将来,外来投资者,还是更加对香港的法治有信心一点。

超讯: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全国人大几次释法,以及《国歌法》等争议,很多人开始担忧香港的司法独立,您怎么看?

陈:香港的司法独立,完全没有受到影响或者破坏。我觉得现在香港法官还是非常独立地去行使他们的审判权,不会受到任何法院或者法官以外的力量影响。法官判案,还是完全根据自己对案件事实、有关法律适用的理解来判案。法官、法院以外的机构、政治力量,不会对法官行使审判权构成影响。即使有些判决受到批评,可能社会有些人不同意法官的判决,但这不表示法院没有它的独立性。

超讯:在未来中国的发展中,法治应该体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陈:有不少学术研究发现,法治的现代化,对于经济发展来说是很重要的。因为经济要进一步发展的话,一般的财产权,或者知识产权等等,都需要得到有效保护;合同也需要得到执行;参与经济运作的人,对于法院、对于法治,要有信心。这些都是经济进一步发展的重要条件。除了对经济发展有促进和保障作用之外,依法治国,更是可以保障每一个个人的权益,也是一个社会公平正义的保障。

文/李永峰,《超讯》2018年2月号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