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王岐山刘鹤新角色新挑战

王岐山传出将出任中国国家副主席,刘鹤则会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如果属实,他们将推动中国政治经济的大变革。民间则期盼他们推动制度创新,面对社会公正的诉求,善用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的优势,加速解决户籍问题,避免阶级歧视与城乡歧视,消除长期以来在基础教育与公共医疗资源分配的不公平现象。


刘鹤(左)﹑王岐山:推动中国政治经济大变革

王岐山和刘鹤传出在今年三月北京的政协与人大两会之后,出任更重要的职位,相信将在中国权力版图上发挥更重要的影响力。王岐山出任人大代表,传言将出任国家副主席,刘鹤也从比较幕后的位置,传出将出任副总理的职位。如果属实,这将是习近平的左膀右臂站到舞台的中央,推动中国政治经济的大变革。

他们二位也可能在制度创新与国际关系上,掀起新的浪潮。王岐山去年曾被卷到“郭文贵事件”的漩涡,受到海外一些舆论攻击,他后来没有继续当中央常委的位置,也一度被解读与此有关。但如今的权力布局却使得他更能发挥作用,而他的重大使命也传出是要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博弈,理顺中美关系,避免出现突发性的意外,损害中国的国家利益。王岐山的性格强悍而又刁钻,在过去的政治风浪中,他都展示不凡的韬略,后发制人。他和特朗普在国际舞台上如演出对手戏,肯定是棋逢敌手,双方都会发现彼此很有“对手感”。

刘鹤若出任副总理,也显示他坚持的“供给侧”改革落实,重视市场的力量,支持扩大开放来吸纳、转换与扩散国外先进技术,提升中国产业竞争力。他周前在瑞士达沃斯论坛的演讲,向国际社会阐述中国在二十一世纪的愿景,化解各方的种种疑虑,铿锵有力,赢得不少掌声,显示中国的全球战略都是与人为善,争取共赢,而不是将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国的痛苦上。这也是习近平的全球愿景,让中国梦也成为世界的梦,才可以赢得更多的支持。

王岐山与刘鹤都很有国际观,熟悉全球化价值链的不同环节,更了解当前高新科技的变化,中国正站在全球的先列,不仅与美国并驾齐驱,甚至在一些领域可以超越前进,弯道超车,如移动支付、高铁、网购、共享经济等。而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电子金融、区块链等方面,中国也表现耀眼,受全球瞩目。

不过王岐山与刘鹤都会面对内部社会公正的诉求,要加速解决户籍问题所引起的阶级歧视与城乡歧视,要消除长期以来在基础教育与公共医疗的资源分配不公的问题,不能让一个号称社会主义国家在这方面长期落后于资本主义的美国与欧洲,甚至是落后于台湾与香港。这对外不利于中国的国际形象,对内则不利于加强凝聚力,对中国崛起都是一大负面影响。

中国在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的优势都可以发挥力量,让“异地社保”不再是问题,让各地教育经费预算经由中央调配,全国一盘棋,不再让两亿五千万农民工成为“二等公民”,他们的子弟在城市上学不再被剥夺公民权利,不再让六千万农村的“留守儿童”成为被遗忘的群体。

事实上,刘鹤非常重视这些不合理的资源分配所引起的社会不公正的问题。他在政策取向上,重视“同城化”的概念,超越总理李克强过去所提的“城镇化”。刘鹤出身于底层,他长期关注城市底层农民工被歧视的现象,也提出加速城市群的建设,创造每个人都拥有平等的机会。

王岐山对于社会公正的问题,也是念兹在兹。他曾公开推荐哈佛教授桑德尔(Michael Sandel)的经典作品《公正》(Justice)。桑德尔在《公正》一书阐述个人、政府以及社会组织在寻求公正和平衡的过程中应扮演的角色;他提出的洞见对当今中国社会有重大参考价值。

社会公正是否落实,牵涉到一个政府的“正当性”(legitimacy),也影响一个国家的稳定。新中国自一九四九年建立以来,其实都在强调社会公正,但在极左路线肆虐之后,告别文革的极端主义,重视个人自由与市场开放,但社会公正问题就被边缘化。

一个本来是打著争取“公正”旗帜夺取政权的中国共产党政府,在改革开放之后,从一个极端走到另外一个极端,政府政策走向靠拢财团的路线,在城市的建设过程中,对广大的农民工阶层的基本权益都难以维护,最后形成一个比资本主义社会还要“阶级歧视”的当代中国社会,长期为人诟病。

但中国内部提出这些问题,往往就被冠上“太左了”的标签。其实关键还是在户籍制度中,被剥夺权利的农民工在现行的人大与政协中缺乏代表,无法在决策的过程中有任何发言权。但历尽劫波,户籍制度所衍生的畸形问题也到了必须彻底解决的时刻。

王岐山对此了解甚深,也肯定会在这个领域与刘鹤联手努力;民间都期望他们能在本届政府内解决这个老大难的沉疴。如果他们能够在北京的两会中更上层楼,就会扮演改革的新角色,也肯定会面对很多既得利益集团的新挑战。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不仅要在经济发展上奋勇前进,也要在不同势力中取得平衡,要照顾弱势群体的利益,才能展示中国崛起的“中国价值”。

亚洲周刊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