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蔡子强:DQ之怒!

虽然在特首选举期间,林郑月娥矢口否认自己是“CY 2.0”,但上任后,大家慢慢发现,原来今届政府一样有僭建、一样去DQ(取消资格),令愈来愈多中间派怀疑,林郑政府与梁振英政府是否真的有分别?又抑或分别只是,梁振英当年是恶形恶相,如今林郑却晓得为自己政治化妆,且识得避得就避?

“红线”愈收愈紧

DQ周庭之所以让人加倍愤怒,是大家发现政府的“红线”愈收愈紧。同一个选举主任,2016年代表众志的罗冠聪可以参选立法会,今天同样代表众志的周庭却被禠夺参选权;而且政府连去信询问周庭政治立场都省回,当事人连申辩机会都没有,连起码的程序公义都欠奉。

发展下去——

●反对《基本法》第23条立法,会否被视为不拥护基本法?

●由《香港革新论》作者所发起的《香港前途决议文》,当中提到2047年后香港的政治地位应由“香港人民,内部自决”,会否也被视为港独?

●支联会的“五大纲领”中的“结束一党专政”,会否被视为抵触宪法序言,进而被视为不拥护宪法﹖

●就算是公民党在《十周年宣言》中提到“本土”、“自主”,会否也有一天被当作是踩界?

以上会否迟早被当权者理解为有违“参选或者出任该条所列公职的法定要求和条件”,以至反对基本法23条立法、签署过类似《香港前途决议文》、公民党成员,甚至出席过支联会六四维园集会,以后就连申辩机会都没有,参选皆会被“连坐”DQ?大家会否将被逼到退无可退?

就算每人手中有一票,但原来却不给候选人你拣,这一票其实也只能作废,徒让选举变得有名无实。

“对一整代人的政治清算”这句话会“入心入肺”

过去10年青年人对政府、议会、选举的信任度愈来愈低,不单认为不代表他们,甚至认为这些体制都是不公义,亦因而采取激烈对抗态度,甚至以冲击以至暴力来抗争。无论家长、老师、成年人如何苦口婆心规劝他们,他们往往反驳一句:他们怎及体制来得暴力!

如今一而再再而三,先是选举,后是宣誓,如今又再来补选也DQ,只会令香港政治制度整体的公信力愈来愈低,无论你怎样再规劝青年人应该心平气和讲道理、讨论问题,再难有用,因为连有限的选举权也逐步被剥夺,寄望通过选举来解决政治纷争,无疑愈来愈像缘木求鱼。

雨伞运动后,北京和特区政府一直想挽回青年人的心,因此也出尽法宝,甘言厚币在所不惜,因为他们明白到青年人才是特区长治久安、政治稳定的关键。但我相信,几多甘言厚币,都不及DQ一个年轻女孩对青年人冲击大。

周庭那一句“对一整代人的政治清算”,我相信会深入民心,尤其是年轻人,更加会“入心入肺”。

虽然社运处于低潮,短期内难以发起像雨伞运动般大规模的行动,但北京和特区政府不要开心得太早,正如我早于伞运后预言,青年人对中国大陆的疏离感只会愈来愈大,彼此愈走愈远,而这也会反映在他们日常生活上。这也是近年很多龃龉和冲突的因由。

而当人民再难通过选举来发声,当选举再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就会让更多人诉诸可能是更对抗的方法来寻求公义。

米已成炊 选举呈请也于事无补

官员和建制派统一口径地说:如果当事人觉得不满,可以循法律诉讼渠道解决,例如提交选举呈请。市民听到后,如果不假思索,可能也会认为这也公平,毕竟香港也是“法治社会”。

撇开政府是用公帑打官司,而当事人却要自己负担一大笔诉讼费用不谈,官员和建制派没有告诉你的是: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中被DQ的陈浩天和梁天琦,事后他们都有提出选举呈请,现时已经过了近一年半,陈浩天案虽然已于去年5月完成所有陈辞,但至今仍未判决,而梁天琦案则连审都未审!就算将来法院判两人胜诉,到时议会任期已过了一大半,事情已经难以补救,相信这样一个政府也不会想出方法腾出议席来让两人重选。换句话说,就算胜诉,因为米已成炊,也于事无补,除了名义上讨回公道之外,实质上两人是难以得到任何补偿的。

所以官员和建制派竟然够胆厚颜以选举呈请来作挡箭牌,他们就是欺公众善忘或不知就里。

其实,当政府像很多威权政体,有权用尽,用尽手中权力和方法来整治你,以为可以仗赖司法制度来为自己讨回公道,未免太过天真;就算真的成功,也要付出高昂代价。

政府官员表现窝囊

让我火上加油的,是政府官员的窝囊表现。

上周六早上我在家中书房一边工作,一边如常开了客厅的电视收听有线新闻。当听到DQ参选人的消息时,我立即走出客厅去看个究竟,只见政务司长张建宗露面读出早已准备好的官方讲稿;但当听得满腹疑问,就如现场记者一样,正想等记者进一步提问了解究竟时,不料张读完就立即走人,“一条Q都唔敢take”,只留下记者对其背影空喊的一片提问声。

张建宗平时表现“亲民”、对传媒态度“友善”,但原来一旦有事就会极速变脸,让人看清楚以往的都只不过是虚情假意,纯粹公关工夫而已。

这无法不令人想起当年梁振英的经典一幕。当初梁在选特首时对记者也是表现友善、有问必答;但到了当选后也是极速变脸,对不利自己的记者提问,置若罔闻。于是在电视镜头下,便出了不满的记者对梁的背影大喊“梁先生,是否当选了之后就不用答记者问题”这一幕。

若要搞文字狱 是否张建宗自己也应被DQ?

其实如果要搞文字狱,张建宗自己当日何尝没有讲过:“辽宁号第一次离开国家,第一个地方外访便是香港。”这番说话无疑是明目张胆把香港从国家分裂出去。那么他政务司长这个位,是否也应该一并被DQ呢?

后记

文章写好之后,传来姚松炎最终获确认参选资格,但区诺轩等则仍未知,只能希望特区政府切勿一错再错。这个结果让人思考,为何姚、周两人的命运会有所不同。我相信事件反映,北京对众志的顾忌更大,这是因为(1)众志开宗明义说“以‘民主自决’作为最高纲领”,兼且(2)黄之锋的国际知名度及联系、与台湾政界的关系等,都让北京感到如芒在背,因此要预先封杀他将来参选之路。其次,群情汹涌,有人痛陈利害,亦是让北京最后关头回心转意原因之一。但无论如何,伤害已经造成,特区政府、选举的公信力已经大受打击,昨天欧盟便就事件发表声明,指因参选人的政治立场而禁止其参选的做法,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权利相抵触,削弱香港拥有自由开放社会的国际声誉。

(利益申报:区诺轩是笔者曾在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教过的学生,现时是系内兼职任教同事)

(编者按:立法会九龙西补选参选人另有郑泳舜、蔡东洲;港岛补选参选人另有陈家珮、任亮宪、伍廸希、马金泉)

蔡子强 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

香港 明报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