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林郑示范当奴才的标准


林郑否认因政治联系DQ周庭。

“当然你说基本法有160条,没有理由要我条条都同意你,例如基本法107条,我就不同意。甚么叫量入为出?你(政府)大把钱,有8,000亿元储备,你就使啦,为何要‘相适应’?”2016年,林郑月娥还是政务司长时,曾以上述例子,指社会要求立法会候选人效忠香港特区和拥护《基本法》,并非要接受全部160条条文。当时社会讨论集中于她是否以此宣示财政哲学,去攻击当时另一位热门特首候选人曾俊华。事后林郑当然用她惯用的语言伪术,批评有人以为她想选特首而无限上纲,只会“枉费心机”。

至去年底,立法会建制派藉着泛民议员被DQ修改《议事规则》,降低全体委员会法定人数,被质疑违反《基本法》,官拜特区之首的林郑又说:“基本法有部份条文有不同演绎。”

还有新任的律政司长郑若骅,宣誓时明言要“遵守法律,廉洁奉公”,但旋即被踢爆多个物业违法僭建,涉嫌盗窃、避税,林郑月娥反要求市民多多包容她的下属。

高官就可以创意演绎甚或不同意《基本法》某些条文,但多位的民主派人士就先后在两次立法会选举,被僭建的确认书DQ,更不容辩解,这已超越林郑月娥所指的精英心态和双重标准──而是权贵大晒,冇晒标准。

标准流失,报章喉舌可以罔顾守则,胡乱引用所谓的“消息”、“知情人士”去报道哪个候选人会被DQ,扰乱民主派部署。大学读传媒的时候,教授常常告诫我们:“If in doubt, check it out. Still in doubt, leave it out.”可惜现今大部份传媒弃守道德底线,甘愿为政府发放假消息,把公信力败个干干净净。

标准流失,选举主任可以僭越法官职能,判别参选人的政治取向;更甚是变身传心师或读心神探,看穿参选人是否真诚拥护《基本法》。何丽嫦、邓如欣可以弃守政治中立,为政府高层的政治决定担任刀手。

标准流失,九流政客可以示范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以往说一地两检在宪法上完全没可能,现在却不敢反对一地两检半句,把自己的法律专业背景羞辱得体无完肤。

标准流失,维护法纪的警员可以挥棍打途人,警队可以因为压力大而犯案、晒马讲粗口,令人分不清这是正式录用的警察还是黑社会烂仔。司法部门可以选择性执法,对不满政府的年轻人、自力更生的长者要用法律追击到底,对特权阶层、“爱国”分子或警察同袍就轻轻放过。

于是,整个香港只容得下一套当奴才的标准。而不愿意当奴才的香港人,除了可以听范徐丽泰的话离开香港,否则就只有团结起来,和这个奴才政权周旋到底。

巴乔 传媒工作者

香港 苹果日报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