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美国大学对中资说不 担忧“潜在利益冲突”


孔子学院、中国学生、中国资金让美国社会忧虑学术自由的问题。

美国《华盛顿邮报》近日披露,美国德州大学由于担心学术自由受到影响,拒绝中美交流基金会提供的资助,这个香港基金会被指与中国共产党关系密切。美国高等院校公开拒绝中国背景资金甚为罕见,德州大学发言人透过电邮回复BBC中文表示,校方已拒绝基金会提供的所有资助,包括学生交流活动、教职员访问的计划。

近几年,中国背景的资金透过学费或研究资助等途径涌入美国学术界,但当地高等学府面临紧缩经费及资助,需要开拓资金来源,外界忧虑这样或会削弱美国的言论和学术自由。

美国当局称目前有35万名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念大学,其中许多来自富裕家庭。除了带来资金,这些中国学生亦逐渐发挥政治上的影响力,发起运动抵抗西方政治,其中最突出的例子是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到访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毕业礼,当时引来该校中国学生集体抗议,但被当地舆论形容为“被洗脑”。而今次德州大学事件再次证实学界对中国的忧虑。



德州大学为何拒绝中方资助?

德州大学的发言人对BBC中文表示,校方是因为担心“潜在利益冲突”,影响学术自由而拒绝中美交流基金会提供的资助。发言人表示,校长芬维斯(Gregory Fenves)曾经与美国政党、专家以及情报人员交流,并从新闻了解中美交流基金会的背景,从而审核出来的决定。校方强调今次决定仅限于中美交流基金会,会继续在美国及国际间寻找研究经费。

据校方提供的信件,美国共和党德州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曾经去信德州大学校长,就校方考虑接受基金会资助表达关注,校方强调芬维斯是在议员去信前便已经作出相关决定。

这次资助并非由中美交流基金会主动提出,而是由该校中国公共政策中心执行总监方大为(David Firestein)向校方建议。方大为精通俄文、普通话,曾任职美国国务院、驻俄罗斯及驻中国的外交人员,亦曾在中美交流基金会任职。据他撰写的书介绍,他曾经为北京青年报写专栏,在中国主持过电视节目。他目前没有就事件作出回应。

中国《环球时报》指这是西方国家炒作“中国影响力渗透”,就中国非政府基金会捐款问题“上纲上线”,美国的媒体“戴著有色眼镜”看中国。报导指,美国等国的基金会、智库都会到中国资助不同的项目,“中国智库在美活动的力度、范围和影响面远不及美国在华智库的影响力”。报导特别点名批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指这美国国会资助的机构,是多个“藏独”、“疆独”组织的幕后金主。

“如果按照美国这种政治化、妖魔化的逻辑,合作还怎么进行?”这篇文章写道。

中美交流基金会的背景


香港前特首董建华创立的中美交流基金基金会,被指与中国共产党关系密切,但基金会否认。

据中美交流基金会网站介绍,基金会2008年在香港成立,自称是“私人资助的、非政府、非营利性的实体”,曾经赞助多个中美关系相关的研究项目。BBC中文翻查网上资料,基金会亦资助被视为美国政客摇篮之称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当时同样引起争议,但大学方面强调,收取资助并没有附带任何影响学术自主的条件。当时,基金会否认是为了宣扬北京提倡的意识形态。

另外,基金会亦曾经支持及赞助美国前国会议员协会(The United States Association of Former Members of Congress)、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等部分项目。

虽然基金会强调自己并非中共的组织,但基金会与中国大使馆是聘用同一家公关公司,同时亦与中国解放军有合作项目。例如在2016年,基金会曾经赞助举行“三亚倡议”活动,让中美两国退休士兵交流。基金会网站称,这个活动讨论了“军事关系、南海问题、台海关系”。据美国国会一份报告,代表中国解放军的参加者,在出席相关活动时,要求在场美国退休士兵,游说美国国务部,延迟发布一份有关中国军力扩张的报告。

中国组织资助美国学府普遍吗?

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及工程中心统计,美国全国2015年对研究及发展(Research & Development)投入了约5千亿美元,主要来自私营企业,美国联邦政府所占的比例只有23%,其他则来自地区政府或其他非政府组织。据美国耶鲁大学发表的报告,美国政府目前没有明确数据,统计哪些资助涉及外国资金。

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政治经济学系副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表示,除了孔子学院之外,美国高等院校接受中国组织资助研究经费的情况,并不普遍,并指出大部分社会科学家都是接收欧美资助。

“台湾蒋经国基金会比起中国组织的资助更为常见。”史宗瀚说。

孔子学院是在美国备受关注的中国学术机构。中国教育部门每年投放100亿美元,在全球经营500所孔子学院,单是美国便有一百多间大学开设孔子学院,多个美国大学教职员、学者组织曾发声明,促请各间大学关闭孔子学院。

史宗瀚说,只要没有附带条件,大学与学者接受外国资助其实并无不妥,但如果要提倡个别观点,就不应该接受。他说:“大学应该清晰地让教职员明白,接受资助并非任何进行或不进行个别研究的压力,亦要明确表示,他们有需要时要随时放弃来自中国的资金,不过有时大学方面没有发出明确信号,导致一些自我审查。”

中国对美国学术界最大的影响,或许并不是研究经费,而是近年急增的赴美中国留学生。据美国国际教育研究所数字显示,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的中国学,有超过35万人,比上学年增长6.8%。一些美国大学十分依赖接收中国学生去维持营运学校。这种依赖有时成为中国方面的筹码。史宗瀚曾透露,因为达赖喇嘛到访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关系,中国国家留学基金暂停处理拟赴该校的学者所作的申请,要求他们“调整留学单位”。达赖喇嘛到访该校的毕业礼,引来中国学生抗议,这批学生认为校方不尊重中国,但这些学生就被西方媒体标为“被洗脑”的一群人,说他们不了解美国学界强调的言论和学术自由。


达赖喇嘛到访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出席毕业礼,就曾引来中国学生抗议。中国国家留学基金随后暂停处理拟赴该校的学者所作的申请。

史宗瀚表示,中国试图影响美国学术界的方法不止一种,例如重金礼聘他们出席会议、演讲、课堂,或是邀请他们访问中国,表面上与学者“保持友好关系”,但这些“利诱”或会“稍为左右”部分人的研究方向。不过他指出,无须为这些活动感到太大忧虑,因为其他国家也是采取同样的策略,目前并不觉得中国政府资助美国的活动对学术自主有所影响。

林祖伟 BBC中文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