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越南重拳反腐败启示中共政治改革

江迅

越南政府加大反贪力度,重拳“打虎”,清化省人民委员会副主席吴文俊违规“火箭式提拔”情妇陈氏琼安,被解除党内一切职务。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丁罗升涉嫌在两起特大经济案件中滥用职权、贪污财产,是越南数十年来第一位因涉贪被捕的越共政治局要员。


丁罗升:被捕的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陈氏琼安学历未达标却快速上位


吴文俊违规提拔多人到管理层

越南一名三十一岁女子陈氏琼安,在当地遭遇社交媒体一波又一波的热议。她有著亮眼外貌,在毫无成绩建树的状况下,竟一再获“火箭式提拔”而迅速升官,有传言纷纷指陈氏琼安是靠美色诱惑高官才迅速上位,她更被爆料是当地清化省人民委员会副主席吴文俊情妇。网络上沸沸扬扬,几个月后的十二月十七日,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宣布,解除吴文俊党内一切职务。在之前一天,监督机构已发声明指吴文俊“一再严重违规”,包括二零一零至二零一五年担任清化省建设厅长期间,违反党内“民主集中制”原则,违规“火箭式提拔”官员。

因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而广受关注的越南,最近又因反腐而重拳“打虎”,再度吸引世界舆论的目光。十二月八日,越共中央政治局对丁罗升起诉、拘留,这是数十年来第一位涉贪被捕的越共政治局要员。十多天后,省人民委员会副主席吴文俊和情妇案又引发关注。

事缘二零一六年三月,当地传媒揭开陈氏琼安获“火箭式提拔”经过,而且背后可能涉及重大利益。她住别墅、开名车,惟收入绝对无力负担。陈氏琼安生于一九八六年,未经正规招聘程序,却在二零一一年任职清化省建筑厅临时雇员,一年内摇身一变正式成为国家公务员,二零一五年四月被提拔为部门副经理,十月,她学历要求未达标,仍出任办公厅经理。二零一六年九月,越南社交平台上爆出更多证据,指控陈氏琼安跟某省级已婚男高官关系千丝万缕。陈氏琼安靠美色上位的消息传出后,她立刻辞职。半年后监察部门就证实她能快速上位,皆因背后有吴文俊撑腰支持。已婚的吴文俊违规提拔女下属陈氏琼安,安排她在短时间内由小职员升至经理,还获提名担任一处副处长,并接纳其入党。除她以外,吴文俊也提拔过多名不符合任职资格者到管理层,又在未经授权下,于厅内新设无功用的部门,安插这些受提拔者。由于陈氏琼安已经主动辞职,不再是公务员,根据当地规定,当局不得在未经她本人同意下进一步核查资产情况。

有趣的是,相关新闻在越南掀起热议,有媒体更把一名长相甜美、身材姣好的二十三岁女大学生网红照片,误当成陈氏琼安,在媒体发布后,搅动新话题,这位女大学生和她母亲匆匆上网澄清,并非这起新闻的主角。

这是越南长年来出重拳反腐败的新话题。“内寇不除、国难不已。”这是越南社会对腐败分子的普遍认识,越南民众视腐败为“国难”,视腐败分子为“内寇”。越南反腐有著深厚的社会民意支持,因此,越南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革新开放”以来,越共用重拳“打虎”始终不遗馀力,更主张以规章制度的健全来预防腐败行为的再次发生。

十二月八日,越共中央政治局作出停止丁罗升参加党的组织生活的决定,越南第十四届国会常委会则通过了对丁起诉、拘留并终止其国会代表权限的决议。同日,越南公安部调查警察机关办公室对丁罗升发出起诉书和拘留令,对其与两起特大经济案件的关联展开调查。丁罗升一九六零年生于越南南定省,现年五十七岁的他是有博士学位的“六零后”政坛明星。他当过企业主管,在地方党委任领导职务,曾任交通部长,自二零一六年一月当选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同年二月被任命为胡志明市市委书记。

据越南一位外交官说,越共十二届五中全会原来主要讨论经济发展问题,人事问题只占会议议程一小部分,但由于越南油气集团腐败案,人事任免成了会议主要议题之一,可见越共中央对反腐的重视。丁罗升是数十年来第一位涉贪被捕的越共前政治局要员,此举昭示越共反腐败“打虎”、“拍苍蝇”上的坚定决心。此前,越南只有陈春柏和阮河潘两名原政治局委员受过免职处分;越南前国家主席张晋创也受党内警告处分,但没有被开除出政治局。丁罗升被免职后,十九人的越共第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剩下十八名委员。

越南政坛流传一说法,丁罗升是越南少见的“敢说话”的官员,在一些敏感议题上往往直言不讳。因此,越南民众对他始终有热议话题。丁罗升涉及两起正处于调查阶段的特大经济案件:一是在越南国家油气集团与大洋股份商业银行合资中,违反刑法关于经济管理的规定而造成严重后果,违反刑法规定滥用职权侵占财产并造成八千亿越南盾(约三千五百万美元)的损失;二是其在越南油气安装总公司任职期间,违反国家关于经济管理的规定并造成严重后果,违反刑法而贪污财产。对丁罗升两起特大经济案件展开调查,其弟丁孟胜及其他多名涉案人员也被拘押或起诉。

广西民族大学东盟研究中心研究员葛红亮认为,从中可以看到:一,“革新开放”进程中,特大经济案件使越南蒙受巨额损失;二,“革新开放”进程中,存在明显官商勾结及在这一过程中渔利国家财产的行为;三,国家经济管理规定、刑法是越南重拳“打虎”和惩治经济领域犯罪分子的重要依据。葛红亮认为,丁罗升一案只是腐败问题持续发酵的一个涉及越共前高官的特大案件。在“革新开放”后不到十年,即一九九四年,越共七届中央委员会代表大会就将腐败列为越共面临的“四大危机”之一,除腐败外,其他三大危机是经济滞后、偏离社会主义方向与和平演变。越共承认“腐败”及“和平演变”足以给越共的执政带来致命威胁。二零一二年,现任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就强调,“腐败现象在越南多个领域和部门存在,而这对越共领导和国家的管理已形成巨大挑战”。

多年以来,越南在政治改革方面取得不小成就,一再于中国共产党内部引发热议:越共行,为什么中共不行?越共透过党内直选、自荐参选、差额选举、党内质询制度、重大事项由党内无记名投票来决定等,初步实现党内民主;针对腐败问题,越南立法要官员公开财产。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越共始终致力于拟定和确立反腐领域的相关制度。一九九二年,越南以新宪法规定党政之间和政府部门之间的权责界限。一九九八年,越南公布三部涉及反腐领域的法律制度:《干部、公务员法》、《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法》与《反贪污法》。二零零五年,越南国会修改《申诉控告法》,随后制定《防治腐败国家战略》。同年十一月,《预防和反腐败法》正式通过与颁布,标志反腐工作的法制化形成。二零一二年十一月,越南又修正该法,在法案中明确要求高官申报财产和解释新增财产,越南职能部门还在该国刑法中明确补充相关贪腐行为。近年,舆论普遍指越南腐败最严重的领域是警察、海关、税务、医疗与教育、银行与金融等职能部门。

越南反腐联席机制

据悉,越共中央二零一六年成立类似反腐败协调小组的联席机制,由总书记阮富仲担任组长,加大反腐力度,并把反腐与党的建设相结合。二零一六年一月召开的越共十二大提出越共六大核心任务,列在前两位的就是党建和反腐。二零一六年四月,阮富仲在越共中央反腐败指导委员会常委会会议上,要求依法严厉处理引起舆论关注的案件,并点名要求严厉处理几件金融大案。阮富仲决定成立八个行动组,以在全国二十个省检查监督备受舆论关注的特大经济案和腐败案的调查、起诉、追诉、审理等工作,同时指出存在的不足及其原因,从而明确方向与措施,进一步提高反腐败案查处效率。二零一三至二零一六年,越南中央反腐败指导委员会已成立三十二个行动组,在十五个中央部委和四十三个地方监督相关工作。

近年来,越南党和政府加大反腐力度,多名高级官员落马。二零一七年二月,河内法院以贪污罪判处国有航运企业越南远洋运输公司前总经理陈文廉、前销售部代理经理江金达死刑,两人合计贪污二千五百八十一亿越南盾。二零一六年十一月,越共中央书记处免除时任越南工贸部前部长武辉煌的工贸部党组书记职务,他任命其子武光海为越南烟草总公司纪检委员和西贡酒业公司副总经理等职务,违反越共中央委员会和中央书记处有关党员干部行为准则的规定。此次丁罗升的落马,令越南油气集团腐败案再度进入公众视线。二零一六年九月,越南油气集团子公司越南石油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的四名前高管,因管理不善、导致公司损失一点五亿美元而被起诉,警方对另外一名在逃高管郑春青发出“红色通缉令”。郑的犯罪已导致公司损失三点三万亿越南盾。二零一五年七月,越南油气集团前董事长阮春山因违反国家有关经济管理的规定、渎职和滥用权力导致严重后果而被公诉。

丁罗升曾怒斥中方人员

丁罗升在中国人眼里并不陌生。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越南VTC电视台播放两天前的一则三分钟报道,越南交通运输部与城轨项目中国总承包商中铁六局代表会议上,时任越南交通运输部长的丁罗升满脸怒容,怒视中方人员,并用手指著中方人员大声发泄不满。城轨项目发生事故,造成一死数伤,丁罗升“高声怒斥”的影像报道是在晚间黄金时段播出,收视率颇高。

十二月十四日,河内国防部会场,越南老战士协会第六届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全国六十三个省市老战士协会的五百多名代表出席。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强调,协会应继续落实好首要任务,即坚决保卫革命成果,为粉碎敌对势力的“和平演变、军队非政治化”阴谋及手段作出贡献,积极参与建设和保卫党、国家、人民和社会主义制度。尤其是,协会需积极参加反贪反腐反浪费斗争,提高警惕,不让不良分子和敌对势力利用破坏内部团结,诬陷攻击党、国家和社会制度。

亚洲周刊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