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郑国巍:习近平想做“三刘”那样的人

中国研究院第二场研讨会:习近平有能力保江山吗(4)




陈小平:我给国巍提两个问题:一个是习近平可能自身难保。相对来说,在江泽民、胡锦涛和他三人中,他上台时的条件是最好的。(郑国巍:但他面对的局面最困难。)是的,但是从权力的角度说,他最具备成为强人的基础。那么,他为什么不做?是否有别的原因?


第二个,你将重点放在省一级官员的身上,但是从中国几十年历史中看,省一级官员从来不是政治运行的关键,关键还是在中南海。省这个层次即或有什么情况发 生,也是因为上层有分裂,有阴谋家,需要下面来呼应。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你将希望放在省一级官员身上,这种可能性大不大?

郑国巍:习近平为什么不做强人?他就不是一个想做事的人!他在福建工作那么多年,福建出了远华案那么大的事,他的秘书都卷进去了,他做了什么?一点动作也 没有;他在浙江主政,这是我们都知道的,他也没有做什么事——哦,唯一一件别人没做而他主动做的事是:批谢韬的“民主社会主义”,全国只有三个省组织了对 谢韬的批判,浙江就是其中之一。有人告诉我,习近平亲自到党校去动员。

习近平不是薄熙来那种成天想事的类型,他是完全不同的人。国内网站上披露了他此前的一段话,那时他还没有想到自己会当“皇上”,说话还比较随意。他接受过 《中华儿女》的访谈,谈到了他理想中的政治领袖是什么样子,他说,他喜欢刘邦,刘秀,刘备“三刘”这样的人:自己干事不怎么样,但是会识人、善用人来做 事。他想照“三刘”来干。到中央之后,走的是险棋,越过正常的体制机构,将李源潮当作自己的主要的助手。现在一些常委,都没有发挥作用,他越过常委,要亲 自指挥,军队里就用刘源。


习近平说过喜欢刘邦。


至于省、县级官员,我倒并没有觉得是多么重要,但是,现在在整个中国系统里面,缺一个很重 要的东西:过去科举考试,考生都是自己要出来,“我要考,我要干”;过去参加共产党,也完全是主动的、自愿的。现在的官呢,从胡锦涛以下,都表白“不是我 要干的”——这就完全是两码事了!担当公共责任,第一位的条件必须是你自己主动要求。现在这个条件没有了,党叫你干你才干,就谁都可以不负责任了,失职出 问题了,连第一把手都可以振振有词地说:“不是我要干的呀”!出了事找不到该让谁负责。

必须是自己要干,这是第一条;没有这一条,后面的都谈不上。现在中国的制度里面就漏了这一条,找谁的责任?习近平对这一点都搞不清楚,把所有自己想干的人,都认为是“伸手派”,是颠覆,是威胁……那这个系统就没有解了嘛,死定了。
我认为着力点并不是在省这一级。我主张中央直接派人,下到县里。派谁?第一个必要条件就是:必须是他自己申请要干。如果不是自己报名,就不予考虑派他去;你报名了,我还要选呢,不一定就派你。(未完待续。全文收入明镜出版社《红色帝国》)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