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何频:习近平两届任期三步棋?

中国研究院首场研讨会:动态中的习近平是个谜(15)






何频

何频:我们现在看习近平,都比较静态,而且得到的资讯弄不清何者是真:他的公开讲话是真心的吗?私底下获得关于他的信息,也无法判断是不是准确。
一个政治人物,在现实政治中是比较动态的,现在大家的基本认识都是,中国改革的最大阻力是既得利益集团,但其实历史上很多变革就是由权贵集团进行的。

中国的困惑在于,缺乏新思想。我发现,既得利益集团也在寻找新的想法,寻找他们的出路,他们很明白,现在走下去,他们必定是死路。冯胜平的文章,激活了思想,使大家思考、讨论这问题。其实现在党也在思考这个东西,不管是提出党内民主或其他方式,都是在寻求新思路。

习近平上台后,为什么最开始对他有很多期望,后来又觉得他是极左?都是因为静止化地看待他的讲话。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习近平与胡锦涛最大的不同,是迅速激 活了话题,他上台后讲了很多话,引发了争论,水变活了。就好像冯胜平的上书,不论内容,这件事本身就激起大家的讨论,这就是它的政治意义。
习近平的父亲、习近平在浙江、福建的表现、对某些事件的处理等,都不足以来评估习近平未来的政治作为,而只能是参考。

去年十八大之前,习近平消失了一段时间,我们也关注了这件事,并且得出了与外界完全不同的解释。我们发现,习近平醖酿把原来军委班子换掉,这是非常令人吃惊的,当时外界还没有人报导,只有明镜新闻网完整披露了新的军委名单。两个月后,我们判断的名单被证实。
我们问北京和习近平亲近的人士:为什么习近平在军队有这么大的动作?对方说:你可能还没开始做事,别人就会把你弄下来。当总书记,不管做什么事,先要把军队的权力拿到手,防止有人用军队逼你下台。
中共十八大的政治局常委、委员人选,大体在一个范围内,国务院的班子,基本上是温家宝的旧内阁,都在我们可以分析的范围内。但军队不是这样,四总部全换掉,中央军委负责军事指挥的常务副主席范长龙,也是从大军区来的。

阮铭:五年以后,你写的政治局常委都没有了,除了习近平和李克强。
何频:有支持习近平的人试图来游说我:你要相信,习近平是有自己一套作法的,会有大动作的。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很多太子党、很多比较接近权力中心的知识分子支持习近平的原因。

中共十八大开完后,中国精英阶层的一些人对习近平抱有非常大的期望——这些期望并不是我们在媒体上看到的自由派分子的期望或失望。他们至今为止仍然是比较坚定的,他们坚定的理由是说,习近平是有一个计画表的,这个计画表是:

首先,拿到军权,事实上十八大前,就已经将军事班子铺好了。
第二步,今年开始进行整党,一定要把队伍给整治。
第三步,建立新的国安委,废除政法委。现在有一套是对外的国家安全机制,就是国家安全领导小组。新国家安全委员会,与江泽民下台前想建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是一样?还是一个全新的系统?眼下还不清楚。

江泽民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没弄成,国家安全领导小组完全是空的,与中共中央外事领导小组,是两套牌子、一套人马。非常糟糕的是,宣传系统和军队系统的人进入了外事领导小组,使外事领导小组的权力产生了质变。
军队和宣传系统人员,原来是不进入外事领导小组的,它只是中共外交系统的领导会议,但在江泽民后期,这个机构膨胀起来。

习近平准备在前五年完成三步:抓军权、整党、建立法制体系;第二个任期就要走向民主 。
中共现在这种奇怪的世袭制度,弊端非常明显。新领袖,前五年当小媳妇,什么都没有,要从头掌握权力;后五年,什么都做不了,因为马上要准备交班了。而且, 从第二个五年开始,人们就不太在乎他了,而是关注新领导人了,这个新领导人大家都看见了,因为如果按照现在这种方式,到十九大时,就会确定新的接班人,到 时候习近平的重要性就下降了。
这样的接班体系,使胡锦涛的后期很悲惨,一个是他没有作为,另一个原因是人们知道你和温家宝快要滚蛋了,所以拼命打胡温。这么做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因素 就是要拍新主子的马屁。所以,中共这套权力机制如果要继续下去,习近平在第二任期也是不好做事的,除非十九大时,不确立新的领导人。

我觉得,冯胜平这封信,打开了一扇窗,跟我们研究习近平、预测中国变化,有很好的关联。我认为政治就应该是流动、变化的,也许,我们今天讲的逻辑在新的某个变革中一点价值都没有,也许我们今天讲的某一点看起来不合理,却就是未来发生的事。习近平是动态的,中国的未来也是。

冯胜平:我敢断言,习近平如果真想有所做为,首先一定要抓军队。党国之后,必是军国。如果习近平不能掌握党、政、军大权,就只能像他的前任一样,混十年下台,任人笑骂。
对习近平而言,当务之急是收拾人心。其中最重要的又是收拾党心。即使完全从他的个人利益出发,我都相信他会十年内推行党内民主。
蒋经国开放党禁时,应该知道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他想用有限的几年生命换取千年的赞誉。受十年任期的限制,习近平很可能也会有以有限换永恒的冲动。与其 鞠躬谢幕,击鼓传花,把矛盾留给下一代,不如厉行改革,开始选举,给历史一个交代。如果习近平在任期结束时实行党内选举,他几乎肯定会高票当选,成为中国 共产党第一个选举出来的总统。
习近平正在强国梦和宪政梦之间纠结:他不知道到底该学拿破仑还是华盛顿。在很大程度上,未来对他并不确定,关键在于他是否能掌控权力。
李进进:胜平讲的东西,都有非常强的自我假设和期待,很危险的一个东西是,刚刚我有一点没讲清楚,我这么讲好像很空洞,实际上不空洞,他相信在现有体制 下,只要做得好,就能解决现有的问题,他不需要动大刀子,也不需要搞民主,最多开放一点点自由,建立一点点司法独立,但这司法权力还是在党的控制之下。
冯胜平:我没讲他要司法脱离党的控制。
李进进:他最后走不到民国,问题就在这。(本场研讨会完。全文收入明镜出版社《红色帝国》)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