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高伐林:习近平是否有某种“基因”?如何激活而突变?

中国研究院首场研讨会:动态中的习近平是个谜(12)


习近平是否有某种“基因”?如何激活而突变?

高伐林:目前我们对习近平做出任何判断,都依据不足——一朵没有开的花,到底是红是白,都只能是猜测。他从2007年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以来,说过很多话,但从这些话是不是能判断他的真实意图?我没有把握。

下乡插队时与他在同一公社、不同大队的前知青告诉我,习近平当时就是一个很有雄心壮志的人,会头头是道地对知青伙伴分析当时的国际形势和国内问题。也有跟 他一块在清华读书的同学介绍,习近平很念旧情,大家举行校友会时,只要通知到他,他都会赶来,还带着夫人一起来,有时还要求夫人给大家唱歌,他是比较有人 情味的。

他是红二代,但是因为父亲很早就遭到政治打击,他跟一般红二代又很不一样。这都是研究他今天思想脉络的参考因素,但是这些因素又毕竟只能参考,不排除有某 种“基因”,又碰到某种激活的机会,就会发生突变。蒋经国1986年解除党禁报禁,但往前两三年,谁能预测他会有这样石破天惊的一天?对习近平,断言他一 定会怎样,一定不会怎样,恐怕都是一厢情愿。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全面地搜集关于习近平的资讯,接近真相,接近内心。



谁能事先预测蒋经国会有石破天惊的一天?


例如,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他在浙江主政时搞的温州模式,后来叫浙江模式——开始是张德江 搞的,他接任之后把这个模式加以发展,不仅是经济模式,在保障公民权利、扩展社会空间上也有不少创新和尝试。社科院和中科院分别派出调查组,总结浙江经 验,写出了很详细的调查报告。那个时候,他还没有被定为王储,所以这两院将浙江列为课题,还不能看成拍马屁行为。

张博树:我们社科院的那一套调查报告大概有7、8本,送了我一套,只有其中谈文化体制的那一本有些真东西。

高伐林:你比我掌握更多第一手情况。他在浙江主政时,体制、社会改革方面,做了一定的探索,这段经历会不会影响到他今后几年执政的方针,尚待观察。

还有一点,刚才有朋友在中场休息时说起,我们这些人,年龄相仿,观点相近,我们坐到一起来讨论好像很热闹,但我们和现在中国年轻一辈相当隔膜,对他们的价 值观念、思维方式、行为方式,我们都不了解。现在30岁以下的人,是社会最有活力、思想最活跃的人,他们在想些什么?他们的偶像是谁?他们怎么看习近平? 怎么看中国的前景?我们不知道——至少我不知道。微博、论坛当然能反映他们一部分想法,但只是他们内心、他们关注的公众议题的一小部分。我们与下一代的代 沟,比我们与上一代的代沟还要严重。

阮铭:高伐林提出的两个问题很重要,一个是20岁的年轻人在想什么?他们不想革命,所以革命搞不起来,因为革命从来都是年轻人搞的,所谓怕革命,是既得利益的菁英吓唬共产党的,说改革会引起大革命。

第二,习近平是个谜,我感觉习近平和蒋经国有类似之处——蒋经国也是个谜,两人对老百姓、对年轻学生、农民等,是亲切的,但对党内的干部是疏离的,因为他 长期管特务,有人问他能不能用一些比较好的人,他说,好一点的人不会来找我,找我的人都是人家不要的,他不相信他爸爸的反攻大陆那一套,所以他前期很颓废 苦闷。

后来他转变了,与老百姓建立感情。虽然蒋经国干了那么多坏事,最后做了一件好事,至今民调六个总统中,他支持度永远第一。

所以习近平这个人可以好好研究一下。中国的改革当然要靠民众压力,但习近平自己能不能走出一条正路,是很关键的,如果他像江泽民,那永远不会改革,但我觉得他可能跟江泽民不太一样。

阮铭:政治局里最重要的就三个人,习近平、李克强、李源潮——李源潮虽然不是常委,他比常委更重要。(未完待续。全文收入明镜出版社《红色帝国》)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