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魏碧洲:在美华人应通过美国督促中国进步

中国研究院首场研讨会:动态中的习近平是个谜(11)


在美华人应通过美国督促中国进步

魏碧洲:我讲几点心得。第一,这是一个斗争。因为中共不可能放弃手上既有权力,所以大家要 行动成事,就要有准备,否则就是浪费时间。胜平兄所谈的东西是一种软化剂,让民间与官方的僵硬思路,软化灵活起来,不要再抱残守缺,紧抱教条,所以胜平兄 的讲法有他的正面功能,一旦遇有别的东西刺激,就可能产生不同的碰撞思路,思想会放开。

我现在比较希望看到行动,然后才会有结果。何频兄成立中国研究院是行动,然后要有结果、要 有产品出来,必须让大家知道,我们可以做出东西,并且是跟现实结合的,让大家有信心的。我们要知道产品是什么,我们必须拟定执行步骤,这只是短期目标。然 后再去筹款,找到说服愿意“投资”我们计划与行动等人 ,愿意投钱,然后把计画一步步实行。
但我可以预见,哪天我们明确订出这是一个大动员的计画方案时,一定会遭受到所有力量加之的灭绝。最后我们不一定能成功,这是大家必须面对的问题。

但我们现在都在美国,做什么事对中共来讲都鞭长莫及,何频兄今天会成立这样的智库机构,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应该要做,终于有人愿意出来做。
我提出我个人对在美华人问题的看法。今天我们都是在美华人的一部分,不管你自何方而来。我 们今天有华工血泪史,那是因为清朝中国积弱,人民被迫漂洋,海外谋生。凡是有中国城的地方,必定都在市政府旁边,因为我们知道那边有很多人,可以做生意, 餐馆、洗衣、裁缝,中国城旁边一定是风化区,因为美国不准中国人带女眷,不能在美国有后代,这些歧见成见偏见一直压着中国人,整个华埠是一滩死水。

后来排华法案取消,但当时中国相对落后与封闭。抗战前后有一些中国留学来美,战后不久,整个中国给关进铁幕竹幕。当时美国的华人移民都是来自香港、台湾,这些人大都是学生和少数跳船的,这些人打不进老侨区,但老侨区也没办法活起来,因为家乡都断了。

1976年后,中国慢慢活起来,出来的人越来越年轻,1989年后,此前到美国的人必须留 下——大家不知道中国会怎样,这些准备留下来的人不见得跟老侨在一起,但这个力量在壮大中。到了2000年朱熔基拍板让中国进入世贸——中国进入世贸的先 决条件是美国,因为“六四”的关系,美国开会讨论要不要给中国最惠国待遇,美国最后给了,中国可以加入世贸了,中国与世界接轨了,这是一个绝大的机会,中 国变成世界工厂。2000年开始,中国的改变慢慢让我们感受到了,中国的社会、政治、经济的重大新闻都开放报导,2004年时,中国的讯息量排山倒海,迎 面而来。

2008年,金融海啸爆发了,世界突然之间成立一个G8会议,拉着中国做老大,因为全世界只能靠中国救,一下子把中国推到世界第一的舞台,每个国家都对中国有期盼、要求,都看不到人权的字眼。

从在美华人的角度来看,中国这个力量出来了,他还与美国对话;在美国华人要如何拥抱、接纳中国?同时,还要有一批人拆中国的墙。现在习李上台,未来10年,奥巴马下台后起码要换两届总统,中国如果不能把一个有建设性的取代方案作出来,美国会吃掉中国的。

胡平:本来就该这样啊,这明摆着是最邪恶的力量。建立世贸时,中国就是发起国,后来共产党掌权,搞计画经济,世贸是市场经济,所以中国后来想重新申请世贸,困难度很大,后来加入了,意味着要回到1949年前,意味共产党革命全是错的。

共产党是带着一大堆罪恶崛起的,怎么会有好心眼?所以共产党不是不知道,一旦开放下去,就会失去政权。

魏碧洲:我了解,我都赞成,所以倒过来讲,在美华人的力量是什么?假定我们都认同刚刚说的 这些普世价值,同时也符合美国的利益,那我们就必须透过美国,压迫中国改善进步,这是一刀多刃,在美华人透过地方选举、亲自参与,不但可以掌握美国政治的 一部分,还可以从各个方面去逼迫中国,让中国去改,中国必须达到一个标准。

今天中国的力量起来,如果要抗议,全世界只有美国能抗议,刚好我们在美国,我们的下一代是怎么想这个事情?他们如何透过我们所遗留下来的东西,继续与中国来往?

到现在,要去猜习近平到底是个什么人,可能已经不重要了,习近平也必须跟着事实、配合国际情势来做,与其瞎子摸象猜习近平对我们有什么影响,不如我们在美华人去做出有益中国进步的成绩出来。


魏碧洲

张博树:魏先生的话涉及一个问题:怎么看当今的中国。刚有个很重要的区分,就是在美华人和中国人是不一样的,中国的崛起给世界一个全新的话题,特别是对在美的华人,因此也确实有个如何判断未来走向的问题。

今天中国的情况,某种意义上可能跟20世纪上半期的现象类似,当时西方比较衰弱,当年的苏 联显得独树一帜,这是导致世界左倾化的一个重要因素,包括中国。当然后来大家意识到,苏联这一套还是一个走下坡的东西,西方经过20、30年代的短暂衰 弱,崛起了。现在好像又回来了,中国高速增长,不但成了世界老二,未来十年还可能成老大。
现在中央台的口气跟以前完全不一样,像北朝鲜的事,王毅对联合国秘书长的说法,是中国不允许任何人在家门口生事。这说明我们做为反对派,第一,要正视这个事实。第二,要研究它,找出何以这样的原因。第三,在这个系统上找一个合适的方式,看我们怎么继续做。

张艾枚:中国加入WTO十年有什么教训,西方有一点特别警惕,我们也应该警惕,就是中国想改变世界秩序,一旦改变,绝对世界文明大倒退,这种事情不能发生。
习近平绝对不会放弃权力,而且还觉得权力在他手上会进一步巩固,20多年来,他们研究了一整套统治中国的办法,从党的利益来讲,绝不会放权,也不会上你的当。虽然会有一些姿态,但都是为了巩固他的权力。

旁听者插话:这20年来,我们有时扮演两个角色,其中一个是专家学者。现实是20年以后,这些反对派还是回不了中国,在这情况下猜中国想做什么,是很离谱的,这20年,我做了什么改变过它?有些不必要之恶,共产党就楞做,毫无顾忌。

我跟胜平说过,虽然你能上书,但他比你聪明得多,不是说你没带武器要求民主,他们就恩赐。共产党集历史上大恶的总和,已经到了我们对他无可奈何的时候,胜平20年前绝对不会说这话,这20年的变化过程,可能包括对民运的失望。

我们分析共产党20年,落到今天的政治现实,就是我们离这张牌越来越远,而且还看不到坐上牌桌的资源在哪。

但我也觉得,有些事情虽然可能看不到结果,比如要办中国研究院,想法很好,比如胜平的上书,作法不错,揪结一大帮想法相同的人一起上书,形成社会影响力,也肯定制造了话题,虽然我不见得同意胜平的理论,但中国现在的变化要方方面面的触动。

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不要自己骗自己,不要以为开个会就能改变中国。习近平绝对不会放弃权力,而且还觉得权力在他手上会进一步巩固,20多年来,他们研究了一整套统治中国的办法,从党的利益来讲,绝不会放权,也不会上你的当。虽然会有一些姿态,但都是为了巩固他的权力。

但今天的共产党也不是把中国统治得一点缝隙也没有,现在维权是走得最远的,现在很多大老 板,都拐弯抹角地表达了他们对制度的不满,因为除了共产党的既得利益者,对这个制度满意的人很少,只是大家看不到替代力量,这样的力量本来可能在我们中间 产生,只是我们这20年做得不够好。

很多时候,我们要看什么是力所能及的事。中国实现宪政,这个梦固然很好,但如果基本事情都没做,就是口头说说,但反过来,有些事情就算做了,共产党没有彻底改观,至少我们在中国整个变化当中做了一点事,就看看现在大家各自做的事情中,能不能找到几个地方,大家能同时着力。(未完待续。全文收入明镜出版社《红色帝国》)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