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何岸泉:中共统治现在可能是最稳定时期

中国研究院首场研讨会:动态中的习近平是个谜(10)


共产党统治现在可能是最稳定时期

何岸泉:从毛共到邓共,经历了一场政变。共产党从阶级斗争的毛共,变成了专权黑金的邓共。唯一不变的是一党专制和极左思维。邓共是被迫改革开放的。
1978年,从邓小平全面掌权起,党开始摸索新的思路。因为大家认识到,毛泽东的阶级斗争 路线对中国是有害的,包括对共产党。所以邓小平等人,压制了党内一些不同意见,制定了改革开放政策。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落实之后,马上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拥 护。最拥护的自然是那些高干子弟,因为不受约束的权力给他们带来了先富起来的先天性优势。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改革开放政策,与其说是邓小平领导的共产党的主动思维,还不如说是共产 党在毛泽东阶级斗争路线死路一条情形下的被动选择。所以才有“摸着石头过河”的“新的长征”。大家已经了解,当年长征是被迫的行为,是迫于无奈的逃窜。 “摸着石头过河”的说法,就证明了当时邓小平共产党的一种心态:被动选择。


何岸泉

因此,我认为:改革开放政策,是共产党迫于前途茫茫形势下的被动选择,而不是通常认为的主动的英明决定。当然,仍然可以被认为是一个英明决定。我要强调的是“被动”二字。
今天,习近平上位后,他自认为找到了一条正确的道路,那就是邓小平式的道路。邓的道路就是 今天共产党该走的路;邓小平的道路,就是:经济上改革开放,政治上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经过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的30年实践,共产党终于不用再摸着石头过河 了,而是找到了明白清晰的道路。这让习近平们有了信心。

习近平任内,是极左、极右并进。
极左,就是继续毛泽东共产党的一党专制传统,也是共产党政权合法性来源。比如坚持马列主义 和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思想。毛泽东搞无产阶级专政,搞阶级斗争,最后斗到共产党自己头上。所以绝大多数共产党员都反对毛泽东的“继续革命”。到了邓小平时 代,被迫进行改革开放,以挽救共产党的政治生命。改革开放的内涵是经济上改革开放,政治上则坚持不改革,坚持一党专制。政治上的一党专制,加上经济上改革 开放,演变成了社会层面的权贵资本主义——按照毛共的政治立场,权贵资本主义,是一种“极右”路线。所以,我认为习近平的思维,和邓共今天的政策路线,是 “极左极右并进”。

有人说共产党政权即将崩溃。我不这么认为,而且相反。
十八大之后,习近平全面掌权的共产党政权,三十年来,从来没有这么团结过。有人说,现在的 中国社会,革命无路,政改无望,社会矛盾不断积聚,到了一个行将爆发的临界点。我反而认为,邓共现在找到了一个平衡点。理由是,各方面的政治势力,在剔除 了薄熙来这个变数之后,权贵利益集团通过反复的利益交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达成了空前的平衡和团结一致。
共产党的统治,从1949年起,现在可能是最稳定的时期。曾经对共产党造成最大伤害的,不是其他,是毛泽东本人。例如十年“文革”。

极左思维是共产党的潜意识。
1921年共产党成立后,党内曾发生过很多次路线斗争,但胜的一方,都是极左派。即使他们 把打倒的一方称为右倾或者左倾,或反党集团,或机会主义或分裂主义,胜利的一方都是以极左的面貌出现。长期的路线斗争经验教训,深深地铭刻在共产党人的思 维深处,成为一种潜意识,代代相传。极左的潜意识传到习近平这一代,我们有理想相信,一旦共产党政权受到内外威胁时,他们会用极左思维作出抉择。邓小平面 对六四学生示威,最后选择屠杀市民和学生。当共产党政权面临政治改革压力的时候,吴邦国提出的:“五不搞”。这些都是共产党的极左潜意识思维。

在共产党的潜意识里,大量事实证明,极左是正确的,使政权稳固了,喊极左的人在党内的地位 也稳固了。所以习近平上台后,首访选择深圳,并向邓小平像鲜花,同时在各种场合,大量引用毛泽东语录,让邓小平、毛泽东为他背书。因为他知道,只有在思 想、政治上采取极左的方式,才能确保他的政治地位屹立不倒。
有充分的理由判断,习近平将来10年的政治走向,跳不出极左的框框。一旦跳出极左保险框, 首先要面对来自党内的政治对手,只要党内政治对手比他更左,他就会占下风。同样,在处理国内和国际事务,只有运用极左方式处理,才会得到党内、甚至全国民 众的支持。习近平即将展开的“整党整风”,“照镜子”“洗澡”“正衣”“治病”等,都源于毛共时期的极左思维。
政治改革是统治者的被迫行为,不可能主动。

讨论共产党政权从专制走向宪政的途径,有人说只能由共产党恩赐,有人说要靠民众自己去争 取。若能恩赐当然好,但不知道要等几百年。这里可以借用冯胜平先生给习近平的信来举例。信的本意是什么?是请求恩赐。因为不去请求,他会装糊涂,已经装了 60年。但共产党会不会按照我们的请求办事?这要回过头分析共产党的本质。根据苏东波的经验教训,相信习近平们已经得出结论,任何程度的政治改革只会加速 共产党政权的灭亡。所以,相信习近平这一届常委,已经达成“政治上坚持极左不改”的共识。
有人建议先实行党内民主。党内民主是什么?党内民主本质上是政治局成员之间的利益交换。征求已退休的政治局常委的意见,都可以解释为一种党内民主。不管是恩赐或争取民主,都要看共产党的脸色。
习近平上台之后,大家都在瞪大眼睛看,看习近平的政治改革动静。开头提了邓小平的改革开 放,是一种被动的选择。我以为专制统治者的政治改革,也只能是被动的,没有主动政治改革的可能。日子过得好好的,权贵集团既得利益集团“排排坐,吃果 果”,谁愿主动政治改革?政治改革就是瓜分他们的既得利益。除非到万不得已,谁会傻到主动出让既得利益?
因此结论是:政治改革,不可能是当权者主动的,一定是被动的,一定是在极大压力之下,专制统治者心不甘情不愿的让步让权让利。所以,日思夜想习近平进行政治改革的人们,请把目光从习近平身上移开,去看看共产党内部或外界是否发生了重大突发事件。(未完待续。全文收入明镜出版社《红色帝国》)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