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张博树:什么路径中国可能行得通?

中国研究院首场研讨会:动态中的习近平是个谜(8)


什么样的路径对中国来说可能行得通?

张博树:中国问题很复杂,我自己感觉有两大块问题肯定要面对,一块是当下和未来,一块是过去,或称历史。
对于前面一块问题,我想讲八个字,叫厘定当下、设计未来。

到底怎样看当下的中国?怎样看习近平时代?习近平的路子今后会往哪走?胜平的信提供了一种思路。这里有一些辩论。这实际上是中国转型路径的选择问题,什么 样的路径对中国来说可能行得通。军涛说要先要街头运动,下一步圆桌会议,国内有些人可能觉得这个思路不一定行得通,因为共产党现在掐得非常死,但没有民间 压力,只靠党内出一个蒋经国,也不现实。最好的情况,是体制内和体制外的温和派协商,在民间压力和体制内分化的基础上促进转型进程,但在中国今天的条件 下,好像也很难,民间压力也似乎看不到太好的前景,这些都要分析、研究。这叫厘定当下,是中国研究院肯定要面对的事情,而且需要做很多功夫,可能需要一些 力量的整合。
第二要设计未来,既然大家认定这个制度不行,那就要往前走,最终要取代今天这个党国体系,要有一个替代物,是什么?已经有不少人在做这个事,比如今天在座 的陈小平1999年就出版了《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政府》,再早些还有严家祺的联邦中国构想,国内也有人搞过一些方案,我本人也提出过一个未来宪政的框架,但 相互之间的对话、切磋不够,可能是因为这事比较远,也有的觉得制度不是设计出来的,而是到时现实政治力量博奕的结果。



张博树


其实如果看各国的宪政历史,会发现有现实博奕的一面,但也有一个前期知识准备,这也是中国研究院应该做的。而且只有海外能做,国内在目前条件下,没法做成。
第二大块就是历史,也是八个字:清理史实,重塑史观。清理史实,过去100年、过去60年,中国到底发生过什么?即使是亲历者,可能只是亲历的那段比较了 解,加上党国在这方面做得很成功,有意识地阻断历史记忆,很多人对过去事件不清楚,所以需要清理,这块已经有很多人在做。

还有一个很重要、但相对来说做得不够的,就是重塑史观。最近习近平说,不能用前30年否定后30年,也不能用后30年否定前30年。共产党有一套完整的史 观,尽管这套东西在我们看来千疮百孔,但作为意识型态,现在还是有效的,现在还在学校讲这套东西,有的信,有的不信,即使是不信的,也没有另一个东西取代 它。
一旦中国的民主宪政转型往前走了,就要思考如何重新解释过去的历史,不仅是提供大家所不知道的史实,还要提供一套历史何以如此的哲学、形而上解释,这是中国研究院必须做的。(未完待续。全文收入明镜出版社《红色帝国》)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