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张艾枚:习近平比中左还左非常危险

中国研究院首场研讨会:动态中的习近平是个谜(7)


习近平比中左还左,非常危险

张艾枚:冯胜平的信,很多观点相当精彩,风格颇像芦笛。芦笛的东西读起来痛快淋漓,冯胜平的也是,虽然有的观点我难以苟同,比如,冯胜平谈到中国政治改革的阻力不是来自利益集团的反抗,而是来自于弱势团体的膨胀。
冯胜平:那是前一篇文章。
张艾枚:是吗?那我放一块儿说, 算是冯胜平思想。这说法我很难赞同。弱势团体为什么弱势?因为没有权力、没有钱、没有说话的机会,假如它能够膨胀,回归正常,有何不好?但既然它什么都没有,怎能成为政治改革的阻力?

总的来说,冯胜平的东西如果在十八大前出台,可能会更有意义,因为在这之前,习近平的政治走向不十分清楚,外界对他的期望正面的居多。但十八大之后,情况 就不一样了。大家都知道,十八大报告是习近平主持、制订的。参与起草的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施芝鸿在两会的分组讨论会上,披露很多内情,他说关于改革,党 内高层已经达到很多共识,就是要坚持共产党领导。他们的讲话显示,不管怎么改,有三大不能改,共产党领导一定要坚持,社会主义特色的旗帜不能改,一党专政 也不能改。所谓的去毛化,基本不存在。
习的意图在2012年底新南巡讲话时就更清楚了,到二月初在党校的讲话,都表明与冯胜平文中主张的东西,有种背道而驰的趋势。

我们也可分析习近平过去几个月干的几件事。当然他做了很多鸡毛蒜皮的好事,除此之外,他还有三大政治安排,第一,清军,第二,整党,第三,反腐。习近平一 上台,就已在军队中动作频繁,主要原因是军队严重缺乏战斗力,所以习近平屡次讲话提到军队要绝对服从党的领导、整治腐败、提高军队战斗力,另外,他也需要 军中的人为他保驾护航。



习近平的意图与冯胜平文中主张的东西,有种背道而驰的趋势。

整党,他说要把一些贪污腐败的、不合格的、没有共产主义理想的党员清除出党,一些网友说,不合格的党员占了90%,但习近平有可能整治8000万党员中90%的党员?显然不可能。
广东、深圳已经有几个县,搞了八个清除不合格党员的试点,他们认为,拆迁中没有和上级党组织保持一致的党员,就是不合格党员;上访如果和上级不一致,也是不合格党员,所以底下的试点,和习近平的定义完全不一样,他们只是借此清除党内异己。
十八大后,王岐山、李克强、习近平,说了很多关于反腐的豪言壮语,要标本兼治,后来王岐山退了一步:我们要先治标,为治本赢得一点时间,因为他知道胡锦涛、温家宝搞了十年标本兼治,根本没治本,连治标都没多大效果。

反腐的阻力在于利益集团,不只在党内、军中、而且也反映在常委中。2012国际有影响力的报纸披露了大量的关于中国权贵腐败的调查报告,所以官员财产申报迟迟没法出台,今后五年、十年可能都出不了台。
从这些政治安排来看,习近平确实想做一点事情,但他能做的非常有限,所以我对习近平执政后中国政治走向的看法发生了变化。十八大前,我算是谨慎乐观,但几个月下来后,我比较谨慎悲观,现在的发展,我发现连“谨慎”两字大概都要去掉了。
因为习近平坚持的东西和理念,岂止是中左,李伟东认为,习近平现在是中左,一旦巩固了权力后,可能向中右发展,从现在看,一直到第二任期到来之前,我们完 全看不到他向中右发展的趋势。最近《阳光时务》周刊登了一个专刊,谈的是红二代,习近平主张的一些东西明显采纳了张木生、刘源的新民主主义。
我认为习近平的理念在很多方面可能是真正的信仰者,现在的趋向,反而比中左还左,这是非常危险的发展。等他掌握权力,到了第二任期,就是把现在七常委中不 符合他期望的人换掉,他能做蒋经国吗?现在中国进入常人政治,习近平能否像冯胜平说的,给中共找一个体面退让的路,给国家一个好的出路,现在是巨大的未知 数。

王军涛:我们也都不认为习近平具备胜平说的条件,但从发展历史来看也不悲观,因为蒋经国刚出道时,先跟斯大林学,后来跟老蒋学,国民党到台湾的政战系统,是蒋经国建立起来的,即使这样一个政治人物,后来也可以做政治改革,所以没有定论。
在现在的制度下,习近平要顺势干坏事容易,要逆势做好事比较难,现在要摆脱太子党集团很难,现在共产党觉得老百姓要不清算很难。国民党能做在野党,是因为 社会经济政策岛内争议不大,国民党没有被查出严重贪腐问题。民进党上台后,社会经济政策变化不大,吵的主要还是统独问题,苏东也是,反对党、执政党转来转 去,会左右政治光谱的话题不多,所以习近平其实做好事搞政改的空间不大。

张艾枚:我再补充一点,去年薄熙来事件发生后,海外一直有种看法,包括布鲁金斯学会的李成,觉得薄熙来事件非常像1984年的江南事件,我当时比较赞同这个看法,但中共居然安然无恙地度过这个难关。
第二,关于民间力量的成长。长平一篇文章给我很大启示,中国政府想在临界点执政,是非常危险的走钢丝行为,但中共知道革命革不动,改革改不成,所以他敢这样,长平的文章似乎对习近平的三个自信提供了一种解释。
冯胜平:我说一个别的观点。很多人认为习近平现在走不下去,强国梦走不好,成了亡国梦,万润南跟我说,实际上人家根本不这样想,他们可能觉得自己是康乾盛世,三个自信有很多成分是真的。

我们看微博看多了,自由派又喜欢在一起,一起取暖,觉得自己无比强大,以为全国人民都在反对共产党,但我自己的接触,国内的90%的人,尽管不喜欢共产党,也不主张把中国撕裂,你说要把中国撕裂,就是站到他们的对面去了,因为中国是他们的国家。

胡平:撕裂是政党意义。
冯胜平:还有另一个意思,就是夏明先生讲的,不惜一切代价把中共搞乱。廖亦武说,中共的血腥帝国必须分裂,要谈这个问题,第一,有没有这个能力?根据我的 观察,没有这个能力,如果退一步,有这个能力,真的把中国结束,之后一定是派系林立的状况,所以要有圆桌会议。我第二个问题是,是否能收拾残局?
用不着先把13亿人的国家撕裂,现在海外民运已经够撕裂了,哪一个人有能耐整合海外民运?(未完待续。全文收入明镜出版社《红色帝国》)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