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陈小平:只有军事力量能撕裂统治者

中国研究院首场研讨会:动态中的习近平是个谜(6)

由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发起成立的“中国研究院”,2013年4月13日于纽约举办首场研讨会,邀请海内外专家一起探讨“习近平时代”下的中国问题与前景。以下继续刊登由明镜记者柯宇倩整理的会议发言记录稿。


只有军事力量能撕裂统治者吗?

胡平(续前):其实当局出手的惩罚并不得那么严厉,百姓担心的都是蝇头小利,当老师的不敢 签名是因为担心签名后可能被革职,但很多人签了名实际也没事,说明现在有非暴力抗争的空间,风险有限,只要大家上去了,我们就能赢的,但大家觉得那点得失 还是很要紧。只是小小吓唬你一下,大家就退了,这就造成一个很大的困难,上层感受不到有那么大的压力。
这与中国太大也有关,一个十几亿人的国家,一、两百万人上街都是很小的事,群体事件要成规模,要很多时间和精力酝酿,所以稍成规模的事件,一定以打砸抢告终,因为大家有气,闹了一阵,自知赢不了,就打砸抢一阵就算了。
所以现在基本同意:上层没有主动性,基本要靠民间,但现在很难看到民间有机会一下子形成一种很大的运动。

陈小平:根据我对宪政动力来源问题的思考,能撕裂统治者的力量只有一个:军事因素。尤其在专制国家,军事因素会产生巨大冲击力量,导致统治集团大撕裂。
近代所有国家的宪政运动,都跟军事和战争因素有关。在这个意义上,战争是宪政的产婆。清末到民初的宪政运动,是系列战争的后果之一,台湾的宪政运动,就是 怕美国断军售,为什么怕美国断军售?那是中共要武力解放台湾!有个研究亚洲政治的美国教授说,缅甸的转型是军事爱国主义推动的转型,缅甸就怕中国吃掉他。 军事因素对于日本、德国这两个巨大专制国家的意义更不用说了,他们的宪政化纯粹就是外国军事占领的结果,所以战争是现代宪政的催化剂,有这东西,才会导致 体制内部的分裂,体制内的健康力量占上风,体制外力量也才有用武之地。





陈小平


胡平:所以我批评李泽厚的“救亡压倒启蒙”,应该倒过来,每次都是救亡才刺激了启蒙,没有甲午战败就没有戊戌变法,没有“21条”就没有五四运动。

陈小平:宪政是国家制度的颠覆,需要一个巨大的力量。美国政治学家William Riker写过一本书就说,所有的联邦主义都是军事因素导致的。美国、加拿大都不例外。美国华盛顿集团不可能一党独大,联邦党和州权党就是美国立宪斗争的 两条主线,研究美国政治宪政,不能不考虑华盛顿和纽约、华盛达与威斯康辛等各州的关系。

王军涛:我不同意军事失败是转型的唯一动因的说法。比较转型认为,治理失败还包括其他问题,例如经济危机。此外,最高权力继承也是转型的机遇。战争引起变 革,变革不一定建立宪政。其实,历史上健康的宪政转型,都是内政问题需求宪政制约专断的权力。各种各样的安全问题触发权益和公正问题的思考,公民要宪政来 保护自己。
中国大陆和台湾民主运动的比较,大陆的困境在哪?第一,国民党的合法性来自于自由民主,威权是因为戡乱,民主化只是解严;但大陆共产党有一套意识形态支持 极权政治,宪政民主要有一套从意识形态到制度的根本性的变革。第二,台湾反对运动一直有个不认同外来政权的知识分子,蒋经国建设得再好,还是不认同,但大 陆只要有一点蝇头小利,精英就接受了专制统治和维稳理由。第三,台湾有美国制约。台湾精英崇美并受美国教育。大陆则独立于世界之外。第四,国民党在威权的 时候从来没有消灭私有制度,共产党彻底建立集权后,至今国家仍掌控大部分资源,你不想被边缘化,就得跟国家合作。最后,大陆的威胁也是个因素,台湾是威权 政治时,大陆其实在政治功能上就是最大的反对党。台湾必须要与大陆争取国内外民心。
另外,蒋经国能大刀阔斧、力排众议地改革,是因为他在国民党内一言九鼎,习近平不是一言九鼎,赵紫阳被软禁期间说:政治改革我改不了、耀邦改不了,现在领 导也搞不了、除了小平能搞,这是开天辟地的事,一定要党政军都动,必须要有像蒋经国这样的人以及他能统合全党全国全军,才能搞顶层设计。
战争引起变革,但真正变革导致宪政,一定要在内政中间有安全问题;否则,还可能在战争中建立更加专制的政体。现在大陆的机会,就是每次冲击最大的公共事 件,都涉及安全,这样的问题,如果我们能抓住,就能建立宪政,否则战争能引起更大的集权,更有效率的战争机器,由威权变集权都有可能。(未完待续。全文收 入明镜出版社《红色 帝国》)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