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阿富汗难民在宾夕法尼亚庆祝第一个感恩节

华盛顿/宾夕法尼亚 — 朱迪斯·萨姆科夫(Judith Samkoff)今年的感恩节需要一张更大的餐桌。

这位65岁的宾夕法尼亚州哈里斯堡居民帮助一个八口人的阿富汗移民家庭重新安置,由于这是他们第一次在美国过节,萨姆科夫邀请他们来到她的父亲和妹妹的家中共度感恩节。

“因为他们餐厅的桌子更大,餐椅也比我的多,”她说。她补充说:“我们的大餐不完全是传统式的,因为我们是素食者。”

在美国各地的不同人家,帮助阿富汗人重新安置的犹太志愿者欢迎他们第一次在美国的土地上享用感恩节大餐。

萨姆科夫的客人之一是24岁的阿富汗难民哈迪亚(Hadia)。她的家庭在2021年11月逃离了阿富汗。

哈迪亚谈到家人逃离喀布尔的经历时说:“我们收到电话,他们说我们必须立刻去机场。”出于安全原因,美国之音(VOA)只披露她的名而隐去姓氏。

在阿富汗,哈迪亚在巴尔赫省获得了公共管理学的学士学位。她也曾支援帮助来自其他国家的流离失所者。

当喀布尔被塔利班攻陷时,她的家人被迫迅速制定计划。

美国在2021年8月完成了撤军,结束了历时近20年的战争。在混乱的几周内,美国帮助撤离了13万多阿富汗人。

她说:“我们决定离开自己的国家,因为我父亲有军事背景。”

哈迪亚的父亲在阿富汗陆军服役,并直接与美军共事。

她没有披露是谁帮助他们家离开的阿富汗,但是他们属于一组得以前往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首都阿布扎比的阿富汗难民。

他们在阿布扎比生活了四个月,然后获得批准,在2022年3月前来美国。

美国政府把宾夕法尼亚州选为他们一家人重建生活的地点。

“我们这里谁也不认识。我们感到担心,”她说。她补充说:“我们刚来时,真的很难......我们怎么办呢?从零开始真的很难。你把一切都留在了故国。你来这里必须从零开始。”

萨姆科夫和其他志愿者及时伸出了援手。他们帮助哈迪亚一家等最近抵达的阿富汗人,向他们提供在新家园获得成功所必须的资源。

萨姆科夫说,她与帮助另一户阿富汗家庭的朋友交谈后,自己也成了志愿者。

“我当时说:‘把我的名字也加进去吧。这件事我们该怎么做呢?’”萨姆科夫对美国之音说。

**善意**

萨姆科夫是1866名志愿者之一,他们是北美犹太人联合会(Jewish Federations of North America)成员。该网络与夏皮罗基金会(Shapiro Foundation)合作,发起了一项100万美元的难民重新安置行动倡议,支持全美各地的社区,包括大哈里斯堡地区犹太家庭服务中心(JFS)。

该网络已在美国各地重新安置了1.9万名阿富汗人,并准备重新安置更多的抵美阿富汗人。

北美犹太人联合会公共事务助理副总裁达希·赫尔什(Darcy Hirsh)说,志愿者们在帮助重新安置难民家庭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她说:“很多真的是出自善意......我们的模式让每个社区以他们认为对自己最为合理的方式作出回应......我真的是为我们在各个社区所看到的那种接触互动而感到自豪。”

赫尔什说,志愿者帮助为阿富汗人找到公寓和住宅。他们还一道努力,为新居所提供家具,帮助他们的孩子在学校注册,为他们的工作面谈提供交通工具,还教他们英语。

她说:“我们在各机构提供的支持服务将帮助任何走进门来的阿富汗人,但是我们与很多重新安置机构结盟,密切合作......争取通过《阿富汗调整法案》(Afghan Adjustment Act),这不仅将帮助调整身份,而且为那些仍然留在阿富汗的人提供更为容易的路径。”

《阿富汗调整法案》是一项两党性质的法案,将允许符合资格的阿富汗人申请美国合法永久居民身份。这是今年8月在国会两院推出的。

“因此,我们希望这部议案将被附加到国会在12月前通过的法案中,”她说。

**第一个感恩节**

在餐桌上,家人和朋友们享用了豆腐火鸡(Tofurky),这是一种基于植物的肉类替代品,用豆腐制作。

哈迪亚说,她试图向母亲解释这个全国假日对美国意味着什么。

她说:“这像是他们聚在一起,彼此感谢......所以这真的是很棒。在我们文化里,也有类似处,但是我们没有某个具体的日子去表示感恩,可是我们对每个人都说感谢。”

哈迪亚说,她期盼着未来,并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外交官,帮助其他难民,像她一样找到安全。在哈里斯堡,她是一名社会服务工作者,而且志愿帮助其他难民家庭。

她对美国之音说,她的家人在新的国家里仍在调整适应的过程之中。

“美国很忙碌......这里的每个人都很忙碌......但是我们在这里有很多机会。我上午可以工作,晚上可以上课。”

萨姆科夫说,帮助哈迪亚一家是她的福气,让她感觉“真棒”。

“我自己没有任何孙辈。我感觉像是,如果有任何人问我有没有孙辈,我会说:‘有,我有七个。其中一个在德国。我还没有跟他亲自见面,但他要来了,”萨姆科夫对美国之音说。她指的是哈迪亚的兄弟,他正等待在美国重新安置。

哈迪亚说:“朱迪斯或者其他志愿者邀请我们的时候,我家人总是很兴奋。我们来这里的时候,举目无亲。现在,他们是我们的家人了。我把朱迪斯叫奶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