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不得以扩招军队决定可能反向冲击普京政权

 

普京发动入侵乌克兰战争7个月来,不仅在国际舞台日显孤立,在战场上也陷入被动。普京本周宣布扩招预备役军人,补充兵源。但征召令在国内引发不同形式的抵制。《费加罗报》头版头条的标题凸出普京遭遇的困境:普京政权面对压力。该报的头版社论文章指出,这是自二战以来俄罗斯首次动员招兵,但尽管俄罗斯社会缺少自由表达空间,但俄罗斯年轻人不想为普京和他的帝国复兴梦送死,走上街头挑战普京政权,而这样做,他们可能会被判刑15年。那些可以用脚投票的人则选择逃离俄罗斯。克里姆林宫原本希望尽可能保证俄罗斯民众正常生活,以维持他们对战争的被动支持,但总统违背了此前不扩招军队的承诺。而这项因应战场形势而不得已的决定可能正反向冲击政权,文章认为,这有可能改变战略形势。

普京提升战争威胁,中国谨慎并保持距离

《解放报》社论文章指出,普京想用核武威胁以及征召预备役扩充军力吓倒国际社会的招数目前没有奏效。那些此前一直支持或谨慎保持中立的国家立场出现微妙变化。到目前为止一直立场骑墙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开始做出诸如,没有什么可以成为侵略的理由,或战争没有赢家之类的评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及印度总理莫迪好像也要与普京拉开距离。而俄罗斯国内更响起不满和愤怒的声音。虽然尚难说有反叛行动,但有可能是一场革命的起点。

俄罗斯人是否都应当为乌克兰战争负责?

财经报刊《回声报》发表分析文章,针对俄罗斯民间的某种漠不关心的状态提出问题:俄罗斯人是否都应当对乌克兰战争负责?普京刚刚发出的征召预备役的命令在国内引发不同反响。这篇文章认为这反映着俄罗斯社会长期以来对普京政权的默许或支持。多年来,俄罗斯人对政治漠不关心,对政权的专制倾向以及它在国际舞台带着帝国主义痕迹的外交政策无动于衷。有人今天后悔没有及早意识到危险,有人则索性加入支持克里姆林宫的行列。这两种倾向的人都习惯于不闻不问。尽管因特网上可以查询到揭露政权谎言的资讯,但大多数俄罗斯人并不想知道更多。结果就是乌克兰认为所有俄罗斯人都应当为战争负责。但这篇文章的作者认为,这种将个别人的责任与一个民族混淆起来的态度很危险。从长远看,有可能影响这两个姐妹民族的和解,短期看也可能适得其反,因为既被乌克兰指责,又面对欧洲制裁的俄罗斯中产阶层因此无法起来反抗克里姆林宫政权,甚至相反,可能很多人不得不支持克里姆林宫政权,而不是成为俄罗斯改变的动力。

柬埔寨特别法庭首次以种族灭绝罪判决前红色高棉领导人

柬埔寨特别法庭2022年9月22日驳回前红色高棉领导人乔森潘的上诉,维持对他“反人类”罪、“严重违反日内瓦公约”罪和“种族屠杀”罪三项罪名做出的终身监禁判决。《费加罗报》发自金边的报道认为,这个由联合国支持的特别法庭做出的这项决定时历史性的,这是前红色高棉政权对越南以及穆斯林信仰的占族社团赶尽杀绝的行为,首次被冠以“种族灭绝”一词。乔森潘是目前唯一仍然在世的前红色高棉领导人。随着最高法院这项终审裁决,柬埔寨彻底翻过了当代历史以及20世纪大规模灭绝行为的一页历史篇章。

《解放报》的报道也特别强调特别法庭首次对红色高棉政权的罪行使用了“种族灭绝”一词。指出,乔森潘作为当代历史上一个种族灭绝暴行最严重的政权唯一在世者,如今成为孤家寡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