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香港足球队会被中国吞并?

(德国之声中文网)事实上,这似乎是一场无足轻重的锦标赛中的一场微不足道的比赛:7月27日,香港队和中国队将在日本主办的东亚足球锦标赛中对阵。然而,多年来,但凡这两队交锋,事情便不简单,其背后的政治含义太大。

比如,2015年11月,中国国家队在香港旺角体育馆对阵香港队。其时,港人对终遭镇压的民主抗议活动尚记忆犹新。从2014年9月至12月,在俗称的“雨伞革命”中,数十万人走上街头,呼吁民主,要求在香港举行更透明选举。当“义勇军进行曲”作为两支球队队歌在旺角大球场响起时,众多香港球迷示威性背对球场,并发出嘘声。这一行为比以0-0平局结束的赛事本身更引起轰动。

### **强化控制**

四年后,类似现象重现。2019年11月,香港球迷在国歌奏响时又发嘘声。是役在香港队和柬埔寨队之间进行,也是香港在新冠疫情之前的最后一场主场比赛。“嘘声抗议”的背景是北京和香港之间的关系日趋紧张。1997年,这个前英国殖民地的主权重归北京。

研究体育社会学、文化政治和数字媒体的学者、香港中文大学讲师楚泽尔(Tobias Zuser)对德国之声表示,“无论人们有什么样的政治立场,都可以看到,中国无疑强化了对香港特区的控制,日常政治中,北京的存在已更加明显。”他补充说,这些年,香港的法律框架发生了很大变化。他指的是2020年生效的有争议的多项新法律。

### **立法禁止在奏国歌时发嘘声**

其中包括 《国家安全法》,它使北京更易起诉香港民主人士。而谁若对国歌发嘘声也属犯法:根据 《国歌法》,“不尊重”国歌者人可被处以最高三年监禁和高额罚款。香港和世界各地维权人士对该法作出愤慨反应。大赦国际东亚和东南亚副主任罗森茨威格( Joshua Rosenzweig )表示:“香港当局将和平抗议定为犯罪的这一最新企图,再度构成对言论自由权的侮辱。”

### **“强大而有意义的抗议”**

此前,足球场是反对派成员可相对安全表达对北京不满情绪的少数几个地方之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反对派人士对德国之声表示,“和其他抗议者一起游行到体育场,让人激动。通过嘘声,更有了众志成城的感觉。”他指出,“除了已经更困难、更危险的上街抗议外,没有很多其它方法可以宣示、甚至喊出我们对香港的感受、对北京的看法。在国际体育赛事上这么做,让我们感觉更有力、更有意义”。

萨克利夫(Mark Sutcliffe)于2012年至2018年任香港足总首席执行官。这位英国人证实,那些年,香港足球队越来越成为香港认同的象征。他对德国之声说,“对部分港民来说,这毫无疑问。有些人不为球赛而来,而是要作政治宣示。观众席上发出的嘘声使我们同国际足联有了麻烦,让香港政府有点尴尬。”

### **疫情期间无主场**

由于爆发新冠疫情,2019年以来,香港未主办过任何国际比赛,因而也未发生过嘘声抗议事件。迄今,香港继续实施严格入境限制。在可预见的将来,相关限制可能还会继续。这使得在当地举行国际足球比赛的可能性很小。另外,即使香港有朝一日恢复了“常态”,可能并不意味着政治抗议亦会重返体育场。

体育社会学家楚泽尔预测,“赛事中的政治行为会减少。由于有了新的《国歌法》,可能连嘘声都不会再有。也许还会有某种形式的抗议行为,但将只采用一种非常微妙的方式,外人难以觉察。”

### **为足球抗议吹哨子**?

尽管如此,香港足球队可能仍是港人自豪感的一大来源----尤其是香港队上月获得了2023年亚洲杯正赛参赛资格之后,这是香港队自1968年以来首次得以参加亚洲最具盛名的这一足球赛事。正赛本定于在中国举行,但出于对疫情的担忧,北京领导层放弃了主办权。亚洲足联将在10月决定主办地。澳大利亚、印尼、卡塔尔和韩国都表示出兴趣。

香港足总前首席执行官萨克利夫指出,对香港队来说,亚洲杯赛不仅因涉及国际足联的排名积分而重要,"它也让球员们有机会在高水平比赛中积累国际经验。亚洲杯是通往世界杯的垫脚石。" 他称,香港队如果入围世界杯,在中国内地自然让人不爽。而若足球继续成为反对派抗议的工具,则甚至可能意味着香港队独立存在的终结 。他说:"我个人认为,香港足球总会被中国足协吞并只是时间问题。它不光事关足球,也事关政府政策"。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John Duerden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