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评论:乌克兰走上通往西方大道

(德国之声中文网)对欧盟、对这两个前苏联加盟就共和国,欧盟的这一决定具历史性划时代意义。它是一个转折点。乌克兰敲欧盟大门几近20载,布鲁塞尔一直不想打开。新千年头几年,在俄罗斯和西方之间求取平衡的前威权总统库奇马( Leonid Kutschma )曾发出首批信号。不过,机会之窗在他下台以及2004年基辅 “橙色革命”胜利后方得以打开。其时,亲西方政治家尤先科( Viktor Juschtschenko )为其后任。

更多阅读:乌克兰、摩尔多瓦成欧盟候选国 泽连斯基称“历史时刻”

然而,彼时未能成功。乌克兰的民主变革在欧盟第一次大规模东扩之时发生,西欧戒惧:担心遭受廉价劳力冲击。此类忧虑所幸未成为现实,但欧盟仍无意继续以同样速度发展。布鲁塞尔安排休整。孰料,国际金融危机接踵而至;后来又发生移民危机。

### 西欧曾不希望乌克兰入盟

然而,乌克兰迄今不能更接近欧盟的最重要原因是,起决定性作用的欧盟创始国的抵制。对它们来说,让这个面积最大的纯欧洲国家在欧洲大陆地理中心构成欧盟与俄罗斯之间的某种缓冲区,再理想不过。西欧担心乌克兰的加入会改变平衡关系,有利于东、中欧诸国,而布鲁塞尔与这些国家之间的关系本就复杂。

对这一点未公开谈论过,但长期以来,西欧所能接受的是:乌克兰仍属于莫斯科势力圈。按欧盟官员所说,理由是,乌、俄 “兄弟国家和人民”之间的那种长期纽带关系。的确,乌克兰人自己选举得到俄罗斯支持的亚努科维奇( Viktor Janukowitsch )成为总统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点。其实,他当时的亲欧言论只是虚饰。

欧盟当时希望,乌克兰能满足于互助计划和自由贸易区协议。而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致命错误,间接促成了目前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战争。欧洲无意把乌克兰揽过来,而俄罗斯则蓄意将这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重新置于其控制之下——不惜一切代价。

更多阅读:乌克兰:从欧盟候选国到成员国还有多远?

### 被低估的决心

但欧盟和俄罗斯都低估了乌克兰人的决心。在2004年和2014年的两次革命中,他们都明确显示了,他们把自由和民主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还有,即使这听上去似乎悲情:他们也准备为之献身,——这正是目前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情。

现在,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迫使欧盟纠正其错误。在这样做的时候,布鲁塞尔会有多大的一致性,尚待观察。当然,会有人试图减缓这一进程,但扭转方向已不可能。乌克兰和邻国摩尔多瓦获候选国地位意味着欧洲中部的缓冲区时代行将结束。这两个后苏维埃国家都在往西进发。倒计时已然开始,新铁幕正在降下。这是冷战结束后开始的欧洲大陆改组的最后阶段。

### 无长期优惠待遇

而格鲁吉亚这个率先在2003年以“玫瑰革命”宣布其西方取向的后苏联国家呢?第比利斯政府与基辅和基希讷乌同时提交了加入欧盟的申请,但未获绿灯。欧盟峰会只确认格鲁吉亚具备 “欧洲远景”。其原因有多种。该国2020年的政治危机是其中之一。当时,议会选举后,反对派指控政府欺选。布鲁塞尔现在做出的决定是正确的,是向第比利斯当局清晰表明,即使成就不小,欧盟也不会对该国存在的问题视而不见。

有关格鲁吉亚的决定也是向乌克兰和摩尔多瓦发出的一个信号:不能指望得到长期优惠待遇。两国都须以行动证明自己已为进一步一体化和痛苦的改革做好了准备。但毫无疑问,它们能做到,并终将加入欧盟,——且快于很多人的想象。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Roman Goncharenko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