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维权人士许志永、丁家喜即将面临“颠覆国家政权罪”审判

华盛顿 — 近日,被关押两年多的中国知名维权人士许志永和丁家喜的律师,收到了山东临沂法院的“庭前会议通知书”,意味着二人的案件将很快开庭审理。此次二人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审判结果恐怕不容乐观。前中国人权律师滕彪和丁家喜爱人罗胜春均表示判决结果可能较重,近年来中共对维权人士打压史无前例的严厉,中国未来的民主进程也暂时希望渺茫,但不会轻言放弃抗争。






**维权人士许志永和丁家喜入狱两年多后接到庭前会议通知**

2022年6月13日,中国知名维权人士许志永的律师张磊接到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份“庭前会议通知书”。通知书说:“本院审理临沂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许志永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因证据材料较多、案情重大复杂,为保证庭审活动的顺利进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87条第2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226条之规定,合议庭经研究决定,于2022年6月17日9:00在临沐县人民法院第三审判庭召开庭前会议。请准时参加。”

同样收到庭前会议通知书的还有维权人士丁家喜的律师彭剑,庭前会议安排在6月20日。

现居美国的丁家喜的爱人罗胜春告诉美国之音说:“按照中共一贯的做法,就是大概庭前会议以后一周,就会催律师开庭。因为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走个过场。所以呢这个庭前会议,基本上就是预示外界,我们这个案子要开庭了。”

她说:“本来庭前会议主要的任务是听取律师的意见,听取当事人的意见,汇总之后要考虑当事人和律师的意见。但是,他们第一根本不许律师说话。第二,许志永和丁家喜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们也不会尊重。所以只不过就是走个过场而已。”

2019年12月26日,丁家喜在北京被警方带走,关押至今。

2020年2月15日,许志永在广州被警方带走,关押至今。

现居美国的前中国人权律师和芝加哥大学客座教授滕彪在谈到量刑的时候对美国之音表示:“这个很难预估,但是我们估计会判的比较重,因为他们两个都是第二次入狱了。许志永实际上是第三次了。他这次颠覆国家政权罪,在政治罪名里面是比较重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05条,组织、策划、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对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对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罗胜春表示,像许志永和丁家喜这样的温和改良主义者,从法律的角度来说,根本一天也不该被判,但是目前法院的做法毫无章法和规矩。

她说:“他们是哪个领导一高兴,一拍脑袋,最后怎么定,下面的人就怎么听。判多少年都不是重要的,关键是他们是怎么判的。我们根本不在乎,包括许志永,包括丁家喜,包括作为家属,我已经不在乎他们怎么判了。所以他们想怎么判就怎么判吧,随他们胡来。反正我所能做的就是揭露他们的无耻。”

滕彪表示,在实践当中,“颠覆国家政权罪”几乎都是用来对付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比如说真正成立一个组织,要用暴力的方式去推翻政府啊等等,这种颠覆国家政权,法律应该处罚的。问题是用这种罪名的时候,几乎所有都是政治犯、良心犯、维权人士、异议人士。他们没有任何犯罪行为,没有暴力行为,没法违反法律的任何犯罪行为。所以使用起来也是相当随意的。”

**多年的维权抗争让“改良主义者”几度入狱**

早在2003年,针对孙志刚被打死案件,许志永和其他两位法学博士俞江和滕彪一起联名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废除收容遣送制度。同年,他们和另外几位同道人在北京创办公益性民间组织“阳光宪政”,也就是后来的“公盟”,长期关注如上访群众和打工子弟学校等弱势群体的生存状况和法律保障问题,并且大力协助北京维权律师推动北京律协的民主选举。

2009年,公盟被取缔,许志永也遭到“涉嫌偷税”的指控,短暂入狱后被取保候审。

2012年11月,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上台伊始,许志永发表了一篇致习近平的万字公开信《一个公民对国家命运的思考》。信中批评了中国为了开十八大到处严格管控制造紧张气氛,说“无论多么高举团结的旗帜,我们民族从类没有像今天这样人心离散”、“这个体制已没有任何前途”,因为“它的文化基因和现代文明格格不入”。公开信指出,过去十年,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加1.8倍,维稳费用却增长了4倍多。

公开信还倡议实现新闻自由、多党竞争、地方自治、司法独立和军队国家化。许志永在信中写道:“十年前,我是一个改良主义者。……十年后,其实我依然还是一个改良主义者”,并且直接向习近平呼吁“希望您像您的父亲一样,在任何恶劣环境下都能保有内在的良知,希望您展现您的勇气和智慧带领中国走向民主宪政的人间正道”。

2013年4月,许志永在北京的家中遭到软禁。同年7月16日,他被警方拘留。2014年1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处许志永有期徒刑4年。

2020年1月,许志永在躲避抓捕过程中,再次发表致党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题为《劝退书》的公开信,直言“习近平先生,您让位吧”。信中对习的内政外交政策直接提出批评,尤其是他为了连任修改宪法,以及在新疆、香港问题和对待疫情的处理方式上的做法。信中说:“我为中国的未来深切忧虑,担心这越来越绷紧的体制突然脆断而公民社会尚没准备好”。

从工程师转行为律师的丁家喜,也是“公盟”后身“新公民运动”的主要组织者和协调人。2012年12月,丁家喜和许志永等人发表致习近平等中共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包括习在内的205名中国部级以上官员率先财产公示,并且征集到8000多人联署。

2014年,丁家喜等四人被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丁被判刑3年6个月。丁家喜在法庭当事人陈述阶段时说:“我的行动微不足道,我也不后悔,这是良心告知我应该做的事。我要做一个有态度、有声音的中国公民。我要做一只蝴蝶。蝴蝶不停搧动翅膀,一定会引发社会变革的飓风。将来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公民享有言论、集会、结社自由的社会。”

罗胜春对美国之音表示,许丁二人代表了中国的希望:“他们是知而行之,知道中国需要民主和自由,知道这个极权专制的罪恶,所以他们必须要和这个极权专制进行合法的对抗。他们的投入,他们的乐观,他们对这个民主自由坚定的信仰和献身精神都是让我非常佩服的。”

曾和许志永一起工作多年的滕彪认为,许志永一直以来对自己的信仰都很坚定。“他知道这个风险,但他还是继续去做这些事情。他是一个非常坚定的理想主义者,具有牺牲精神。我和他在1999年就认识了,后来也是多年一起从事人权活动。像他这样这么坚定的,勇敢的理想主义者是非常罕见的。”

滕彪还提到,许志永一直拒绝妥协,也拒绝离开中国。“我和他也谈过,在2013年他被抓那次,不但不愿意出国,都不愿意妥协。根据他的回忆,国保也跟他谈过,比如让他保证退出维权活动,当年还是有机会不被判刑的。但是他拒绝妥协。”

滕彪表示,虽然从长远来看,极权体制不可持续,但是他对中国短期内的未来不抱太多希望:“习近平上台之前也有一些维权人士被判刑。但是和过去江泽民胡锦涛时代相比,习近平的打压力度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是非常非常严厉的。”

他说:“近十年的发展趋势都是朝着人权法治的反方向,越来越专制,越来越极权,而且用高科技来控制民众的信息和行动。尤其对于民间人士来说,这种高科技的监控是非常严密也是非常高效的。这种高科技极权体制让人权活动、有组织的民间活动技术上变得非常非常困难。另外一方面,信息的控制更严了,洗脑宣传也更厉害了。所以民众的觉醒也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