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解读:什么是悬峙议会,如果出现悬峙议会意味着什么?

这是许多政界人士竞选过程中噩梦般的场景:一个不确定的大选结果使主要政党与少数新当选的跨党派议员进入残酷的谈判之中。

如果在计票后没有哪个政党获得明显的多数席位,那么这一选举结果将被视为“悬峙议会”(hung parliament)。

在这种情况下,联盟党或工党必须寻求与小党派或任何独立国会议员达成协议,以便执政。

对于联盟党来说,即使失去一个席位,他们也需要与跨党派议员达成协议,以少数党政府的形式执政。

虽然民调显示工党将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但如果几个关键席位上朝向工党的选民倾向并未如他们所愿,这也可能导致悬峙议会。

主要政党显然希望凭借自己的力量执政,并经常将少数派政府描绘成一个糟糕的结果。

然而,也有很多人却认为悬峙议会对国家来说是件好事。

## 在悬峙议会中会发生什么?

在拥有151个席位的众议院中,工党或联盟党(自由党和国家党议员的联盟)必须赢得至少76个席位才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执政。

如果少于这个数字,他们必须寻求党外议员的支持。

![Illustration Lower House seats](https://live-production.wcms.abc-cdn.net.au/b751ee7956343000ad451a39b9df6d5e?impolicy=wcms_crop_resize&cropH=1253&cropW=1880&xPos=0&yPos=0&width=862&height=575 "乔治·克里斯滕森从联盟党辞职后,大选前有八名国会众议院议员为跨党派议员。")

通常情况下,这意味着要保证这些议员提供所谓的“信任和支持”(confidence and supply),承诺他们将在任何投票中支持政府的合法性,并通过预算法案,使政府能够继续运作。

作为少数派政府所担心的是,每一个争议都会被视为对其继续存在的威胁,因为失去一个议员就可能意味着其执政期的结束。

早在2010年,当时的悬峙议会导致工党与绿党达成正式协议,工党每周与绿党举行会议,讨论政府的立法议程,并与三位独立议员作出承诺,以换取他们的支持。

该协议还导致吉拉德女士(Gillard)推翻了不引入碳价格的承诺,许多人将这一时刻与悬峙议会的处境联系了起来。

那一届政府的特点是不断有更换领导层的猜测和不稳定的感觉,尽管这大部分与工党内部的分裂有关。

不过,联盟党还是试图利用人们对那段时期的记忆,推动选民坚持选择联盟党,不要投票给高知名度的独立候选人,以示[对政治现状的]抗议与不满。

这一次,两党都急于表明,如果他们不能赢得多数席位,他们不会与绿党做交易,这一承诺在悬峙议会的情况下是否真的会兑现,还有待观察。

## 悬峙议会是一件坏事吗?

尽管人们认为前总理吉拉德的任期不稳定,但她的少数派政府设法通过了560多项立法,比之前的陆克文政府更多,也比霍华德在2005年至2007年期间控制政府两院时更多。

这些立法的通过是好是坏取决于你的政治立场,但它表明,少数派政府不一定会阻碍立法。

事实上,无论如何,政府通常都必须通过谈判来使其议程通过国会,而且自2007年以来,两党从未在参议院中占据多数。

少数派政府的复杂之处在于,他们在众议院中需要获得其支持的人士可能与他们在参议院中需要获得支持的人士意见不一,这使得他们更难实现其议程。

而且,如果选民在投票给工党或联盟党时,期望他们能够推行某种政策,那么如果政府在谈判中改变了这些政策以组建政府,这些选民可能会感到不悦。

然而,资深议员鲍勃·凯特(Bob Katter)(隶属党派:凯特的澳大利亚党)上个月指出了工党领袖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本人对少数派政府好处的评论。

“国会里有一句很棒的话......是阿尔巴尼斯说的,他说:‘我们通过了每一项立法,而我们当时是一个少数派政府’,”凯特先生回忆说。

“为什么我们都通过了?因为我们必须说服人们,这是正确的事情。我们通过了,因为我们必须说服人们。

“如果我们不能说服他们这样做是正确的,那么我们就没有推动立法。这有一个名字,叫做民主。”

![Bob Katter gestures enthusiastically in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Rebekha Sharkie smiles behind him, Adam Bandt giggles](https://live-production.wcms.abc-cdn.net.au/c6fe4302511aff6aebaf53ff73cbdf1e?impolicy=wcms_crop_resize&cropH=2000&cropW=2997&xPos=1&yPos=0&width=862&height=575 "鲍勃·凯特和亚当·班德都是吉拉德工党少数派政府时期的议员。(ABC News: Nick Haggarty)")

绿党议员亚当·班德(Adam Bandt )说,2010年的少数派政府也让那些原本可能被忽略的议题得到了关注。

他本周在全国新闻记者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说:“我让一项法案获得了通过,这项法案是为那些患上癌症的消防员提供保护的,[悬峙议会]使他们更容易做到这一点。”

“这就是那种[发生的]事情,当你拥有一种制度允许第三方声音将其他人不想碰的问题列入议程,然后在国会中取得进展。”

而且多数派政府也不一定是稳定的,正如十年来的领导权之争,以及最近政府国会议员投票否决自己党派提交的立法所显示的那样。

然而,总理莫里森认为,这种不稳定在少数派政府中几乎每天都会发生。



## 这次出现悬峙议会的可能性有多大?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首席选举分析师安东尼·格林(Antony Green)说,如果这次大选的民意调查是正确的话,他预计结果将不会出现悬峙议会。

格林先生说:“如果总体民意调查是正确的,工党在两党倾向性[投票]中获得大约53%的支持,如果结果是这样的话,我预计不会出现悬峙议会。”

“如果[双方支持率相差]更小,那就有可能。”

“那就得看谁拥有更多的席位了。跨党派人士总是倾向于支持拥有更多席位的政党。”

这次选举的一个不可预知的因素是在通常稳固属于自由党席位的选区竞选的那些高知名度且资金充足的独立候选人的数量。

他们自己的民意调查表明,许多人有机会击败根基深厚的政界人士,但在计票完成之前,还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能够击败对手。

格林先生说,如果结果是悬峙议会的话,按照一般规则,组建政府的谈判将在所有选票统计完毕后才会尘埃落定,这意味着澳大利亚可能至少需要两周时间才能知道谁将在未来三年内执政。



相关英文文章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